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六大主力曝王春露管理問題 周洋:怕被批評致抑鬱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8月10日 20:14   深圳新聞網-深圳商報

內訌=自毀(特約漫畫主筆 賈 強)
日前,王■在央視接受採訪時對自己的行為向全國人民表示了歉意。(電視截屏)

  身處漩渦中的王春露對李琰所指的財務問題這樣回應:“短道隊沒有財務,中心有財務處,很清楚,外聘教練沒有簽字權力,都是一級級上報。”(資料照片)

  短道速滑隊內訌真相調查

  冬季運動管理中心好不容易“做通了王濛的思想工作”,讓王濛打消了開發布會的念頭,主教練李琰與領隊王春露之間的矛盾又徹底爆發了,近日,王春露向中心領導表示自己身體已無大礙,可以重新回到短道速滑隊正常工作,但由於李琰已經明確表示“跟王春露這樣的領隊難以合作”,中心只好決定“延長王春露的休養期”。到底李琰與王春露二人為何交惡,以至於完全無法共事?記者對多名短道隊隊員進行了採訪,還原二人交惡真相。

  為何李王交惡到如此地步?

  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李琰與王春露之間“將相交惡”到如此地步呢?在很多人看來,這與媒體曝光了李琰的合同收入高達200萬元且依然將包括出租車票這樣的“小錢”拿回隊裡報銷有着直接的關係,因為在李琰看來,能夠知道自己合同細節的,只有為數不多的幾個人,現在有人卻將它拿到了媒體之上來曝光,顯然是居心叵測,而這個人,很可能就是王春露。事實上,短道速滑隊的多名隊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證實自己是在看了媒體的報道之後,才知道李琰的收入的,並且證實短道速滑隊的報銷工作確實由王春露負責,拿報銷之類的事情來說事,確實“夠陰”的。

  不過,伴隨着記者對於李琰與王春露“交惡真相”的調查,發現其實合同收入與報銷問題只是一個表面問題,兩人之間問題真正的癥結在於——在李琰看來,王春露沒有像前任楊占武那樣做好隊伍的後勤保障工作,盡到領隊的職責;而在曾是世界冠軍的王春露看來,李琰的能量在溫哥華冬奧會上該用的都用完了,已經需要學習了……

  短道速滑隊目前的“人心惶惶”與“矛盾重重”,顯然已經很難讓外界對其寄予希望,而李琰本人雖然已經帶隊開始訓練,但在接受採訪時也坦言“不知道該怎麼辦,不知道這支隊伍是不是還能夠重新站起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能夠帶領中國短道速滑隊再創輝煌。”

  王濛:王春露愛開小會“搞離間”

  衆所周知,在青島事件發生後,王濛、周洋、劉顯偉、劉秋宏(微博)、梁文豪及韓佳良等6名隊員曾經向總局及中心的相關領導提交聯名信,要求王春露不再擔任中國短道速滑隊的領隊。而記者10日獲得的最新消息卻是:所謂的“聯名信”並不是外界此前所理解的6名隊員共同在一封“罷免信”上簽了名,而是6名隊員分別寫了一封信,並且信中也並未直接提出“罷免王春露領隊職務”之類的字眼,而是陳述了王春露在隊伍管理方面所出現的一些具體問題。從這些信中可以看到李琰與王春露“交惡”的真正原因。

  在王春露擔任領隊期間,關起門來“開小會”似乎成為了一種工作方式。王濛對記者有這樣的描述:“就在我們到青島訓練的第一天,王春露便分別找了兩名運動員談話,要求他們不要跟我在一起:‘你們就是捧臭腳的,人家什麼都有,你們有什麼啊,怎麼那麼聽她的啊’。”

  周洋:怕被王春露批評致抑鬱

  而在周洋看來,自己患上抑鬱症,某種意義上也與短道速滑隊的管理方式有關:“在隊伍轉地到青島訓練後,我們的訓練氛圍就非常不好,王領隊經常開會批評老運動員,我們覺得每天訓練都是有壓力,尤其是當王領隊出現在訓練場地的時候,那時候想的不是訓練,而想怎麼樣才能不被王領隊批評。就因為這樣每天訓練都很壓抑,我開始睡不好覺,一個星期沒吃東西到現在已經不能正常訓練,經過心理醫生的診斷說我神經性抑鬱。

  另外,我本來定好是7月26日回北京會診,經過一個階段治療後重新投入訓練的,但是現在發生這些事,我已經沒辦法正常治療了。”

  劉秋宏:王春露說李琰的東西2010冬奧會都用完了

  如果說王春露的管理方式還是事關“全局”的話,那麼王春露對訓練、比賽的直接指揮及李琰業務能力的懷疑,則是導致“一山難容二虎”的最根本原因。

  採訪中,劉秋宏與梁文豪均透露了這樣的細節——去年世界杯俄羅斯站和德國站,李琰因病沒有隨隊,按理說比賽理所當然地應該由助理教練馬延君來負責,結果卻是馬延君剛剛對隊員佈置完,王春露又來安排了一套不同的東西,弄得大家都難以適從。

  劉秋宏還披露:“有一次,王領隊還當着我的面說李教練現在應該在多學習學習一些對訓練有幫助的課程,說李教練的東西都在2010年冬奧會上該用的都用完了。”

  韓佳良、劉顯偉、梁文豪:領隊克扣伙食隊員餓肚子

  據李琰表示,王春露任領隊甚至還讓基本的後勤保障時不時都要出問題,進而影響到了隊伍正常的訓練與比賽。

  採訪中,韓佳良、劉顯偉及梁文豪這幾名男隊員均反映了這樣的問題——從去年開始,每次出國比賽,伙食几乎都成為問題,隊員提意見,也根本改善不了,甚至就連吃方便面,領隊也規定只有當日比賽的運動員才可以吃。他們還舉例說,一次在國外機場轉機,要等好多個小時,結果領隊只發給了每人一瓶礦泉水和一塊三明治,而在德國站與長春站的比賽中,發給隊員的分別只是兩隻油桃與兩個梨,“女隊員吃這些可能差不多了,我們男隊員根本就吃不飽。領隊要節省經費可以理解,但總不能讓大家經常餓肚子吧?!”

  至於央視所贈送的那十個引起了軒然大波的IPAD,劉顯偉則透露了這樣的細節:“由於當時那些IPAD已經不知被領隊拿到哪裏去了,李琰教練便建議‘那就把我們兩個人的拿出來給運動員吧’,領隊說可以,結果李教練把自己的拿給我們了,領隊卻沒有馬上拿出來,最後我們得知她是拿隊費又買了一個給我們。其實我們在乎的並不是這個IPAD,而是本來就是給大家的東西,領隊究竟拿到哪裏去了?”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發生在中國短道速滑隊的這些“家務事”看上去也是相當的“瑣碎與雜亂”,但是,也正因為這些事情發生在“家中”,而“清官難斷家務事”,因此冬季運動管理中心最終如何才能解決這樣的“家務事”,也確實是相當考手藝的一件事情。

  (特約記者 許紹連(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