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桑蘭:尊重律師一直在沉默 海明肆意指責有悖道德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8月25日 13:43   現代快報

  桑蘭跨國巨額索賠案,如今已經走到了一個令所有人想不到的境地——官司僅取得階段性勝利,桑蘭及其紐約律師海明卻開始“內訌”,海明連續發微博向桑蘭“討債”,在討要律師費、房租費等費用無果的情況下,“鐵公鷄”“白眼狼”等帶有攻擊性的激烈詞語也多次出現,矛頭直指桑蘭。昨晚,記者通過越洋電話採訪了當事雙方,試圖解讀由官司逐漸轉變為“鬧劇”的根源。 

  焦點1

  桑蘭與律師為何反目成仇?

  桑蘭初到美國時,律師海明熱情接待,桑蘭與海明彼此間也建立起了信任,對於未來在美國維權也充滿信心,但是沒過多久,海明與桑蘭之間的關係急轉之下,矛盾也一點點被擴大,雖然之後桑蘭與美國三方機構簽訂保密和解協議,桑蘭案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但雙方關係也出現裂痕。

  昨晚記者通過對桑蘭以及其律師海明的電話採訪逐漸了解到,恰恰是這個所謂的“階段性勝利”成為了兩人産生矛盾的導火索。桑蘭經紀人黃健(微博)告訴記者,當桑蘭與美三家機構達成和解協議後,作為原告的桑蘭本人想得到協議原件,並且要求海明翻譯協議具體的細節內容,以便讓桑蘭了解回國後能享受的待遇。不過持有協議原件的海明並沒有將協議交還給桑蘭,也沒有非常細緻地向桑蘭翻譯協議中有關獲利的內容,而是向桑蘭發了一封律師費用賬單索要律師費。

  對於桑蘭的這一說法,海明也給予證實,他對記者說:“確實,我扣押了桑蘭的和解協議,根據相關法律我有權扣押,只要桑蘭不付給我律師費,我就一直扣押到底!即便桑蘭將來換了新律師也無權從我手裏把這個協議檔案拿走!”

  焦點2

  桑蘭為什麼沒付相關費用?

  海明已經在微博中說明,律師費每小時200美金,打了多少小時官司,還有其他費用一共多少,這些數字已經一目了然。桑蘭昨晚也承認,收到了海明發過來的這個賬單明細。但是,桑蘭為什麼沒有按時付給海明相關費用,從而引發海明在網上的怒駡呢?

  昨晚,桑蘭和經紀人黃健給出了他們自己的解釋。桑蘭說,她承諾過的東西不會改變,“要錢可以,但是必須有一個詳細的明細,不可能白紙黑字讓海明寫空頭支票。”桑蘭所說的“空頭支票”,指的是海明律師樓會計以寫賬單的形式,寫了7張紙並把費用寫在上面,然後用聯邦快遞郵件寄給桑蘭,沒有任何的發票和收據。按照桑蘭的說法,海明索要的費用,不能僅憑幾頁紙上所寫的那樣說多少就是多少。

  那麼海明為何不將收據交給桑蘭?對此海明解釋道:“法庭庭審的費用可以有收據,但是黃健要求我把2箱子將近6000張案紙産生的費用全部要以收據的形式呈現,這我無法辦到。而律師費則不需要收據,是我們在合同裡寫好的。”

  焦點3

  桑蘭是不是連房租都不交?

  海明透露:“現在桑蘭連房東的房租、水電費也不交了,房東是我找來的。”這種狀況與桑蘭初到美國,海明熱情接待大相徑庭,額度達到十幾億美元的索賠案,現在變成為了幾千美元爭吵不休的“鬧劇”。

  對於海明質疑其拖欠房費的說法,桑蘭昨晚給出了自己的解釋,“早在來美國之前,我就已經把兩個月的房費交給海明了,一共是6000美金,有賬單為證。如今,租房期還沒有到(8月29日到期),海明就說我拖欠房租是否早了點?”另外,桑蘭還向記者透露,海明在沒有經過桑蘭授權下,直接向美保險機構索要桑蘭在美國租房等生活開支。桑蘭認為自己已經交了6000美元的房租,海明向保險公司要房租費用顯然無法解釋。

  關於房租的問題,海明解釋道:“桑蘭現在是交了2個月6000美金的房租,但是其中包括押金3000美金。我有權給保險機構打電話從中撥付,但桑蘭已經阻止這一切的發生,她禁止保險公司給我匯款。”

  焦點4

  海明被錄音並遭恐嚇威脅?

  海明稱自己遭受到桑蘭經紀人黃健的攻擊,以及桑蘭“親友團”恐嚇,就連自己的秘書也沒能倖免,多次遭受黃健的攻擊。海明還表示,桑蘭和黃健暗地對其說話進行錄音留作證據。

  對此,桑蘭方面昨晚給出了解釋,稱根本沒有必要對海明進行錄音,那是海明自己的無端猜測。至於攻擊海明秘書一說更是無稽之談,前一段時間,海明的秘書從早上7點半到下午5點半,每兩個小時就打電話催要律師費,這樣頻繁的“騷擾”,試想誰又能受得了?

  對於受到攻擊的說法,海明表示:“黃健來到律師樓對我的秘書進行攻擊,這已經有人作證,而且大家都是看得到的,我不必多說,誰做過什麼心裏都清楚。”

  聲音

  桑蘭:海明想過我的感受嗎?

  面對海明在網上的攻擊,桑蘭最近一段時間一直保持沉默。昨天,記者撥打越洋電話獨家採訪桑蘭,桑蘭給出了自己的聲音:我尊重律師,我也從沒有在網上說過一些攻擊的話,我一直保持沉默。

  對於海明的指責,桑蘭也很不理解:“我不明白,我作為海明的客戶為什麼有些事不能私下說,非要拿到網上攻擊呢,現在海明還是我的律師,到目前為止,我也沒有公開透露要撤換他,他這樣不顧及自己客戶的感受,肆意指責,隨心所欲暢所欲言,這是有悖一個職業律師的基本道德的。”

  特約記者 晨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