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海明欲回北京控告桑蘭誹謗:拿不到綠卡怨氣撒律師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9月20日 18:06   揚子晚報

曾以兄妹相稱的桑蘭與海明

曾以兄妹相稱的桑蘭與海明

  近日與桑蘭(微博)鬧得不可開交的律師海明昨天發布微博再次爆料,由於桑蘭已經對己造成誣衊誹謗,今年年底前將回到北京,與中國律師一起商量控告他們。同時,海明也明確告訴桑蘭:“拿不到綠卡,是因為你不夠條件,不合格。不要把怨氣撒到律師頭上。”而桑蘭昨天則在微博中稱,對於海明爆料中的那些不實之詞,暫時不想作出回應。

  從原本一個戰壕的戰友,到如今對立,桑蘭跟海明之間兄妹相稱的良好關係也是急轉直下。在桑蘭剛剛提交給美國法庭的證詞當中,她表示,她跟劉國生一家人的官司,是海明律師在她不知情也不同意的情況下,單方面報案。用桑蘭的話說就是,海明誤導她向檢察官報了案。因為按照美國法律,誤導當事人提出起訴的話,律師會被吊銷執照。此言一出,海明再度被推上風口浪尖。

  而海明本人也一直通過微博的方式做出回應。北京時間9月20日一早,海明的微博再次更新,這一次他列舉了桑蘭一行的一些異常舉動,“桑蘭黃健(微博)有2個iphone, 國內用的。來了美國沒法打電話。所以,我就給他們買了一個新手機及2年使用合同,價值超過一千美金。但是,每次我同他們談話,他們都把2個無用iphone放在我面前,我問是不是在錄音,他們否認。後又威脅我有錄音記錄我的講話。我相信他們是錄了音,但是沒有找到我講什麼錯話作把柄。”

  由於雙方的糾紛已經曠日持久,對於海明在美國的聲譽也造成影響。因此,海明藉著微博正式宣稱,“桑蘭欠的已經不止是律師費,法庭費和房租了。他們已經誣衊和誹謗我,惡意控告我,對我的名譽和生意造成了嚴重損失。我會在中美兩地控告他們的。今年年底前,我會到北京去控告他們。我已經有10年沒有回北京了。現在在找北京法律界同行,一起商量控告桑蘭一事。”

  18日晚,海明通過微博表示,桑蘭打性侵官司,本意是想獲得美國綠卡。“桑蘭黃健想移民美國,在美國生美國公民既不是隱私,也不是秘密。世人皆知。劉國生早在他2011年4月9日的博客裡就公佈了桑蘭黃健共同署名的一封E-mail,裏面他們清清楚楚地說了要在美國生美國公民和將來到美國生活的。”

  劉國生是桑蘭當年在美國時的監護人,也是桑蘭天價索賠案最早的被告之一。海明透露,劉國生公佈的那封E-mail中,桑蘭這樣說:“我們想馬年要個小孩,在美國生,做美國公民。以後我們也會擇機到美國生活,我想的只有快樂,不想想太複雜的事情,我腦子費了太多,覺得太累了。請你們理解。”

  19日早,海明補充說:“桑蘭希望我幫助她辦綠卡。我盡了力了。但是,還是找不到什麼理由。桑蘭已經不是什麼美國需要的‘特殊人才’了,反而還可能成為美國納稅人的公共負擔,這條‘特殊人才’綠卡路走不通。”“實際上如果桑蘭報性侵案能成功,桑蘭可以作為受害婦女辦U簽證。U簽證只給刑事重罪受害者。當然強姦罪受害者合格。U簽證是可以轉換成綠卡的。桑蘭知道這個法律。所以說桑蘭有強烈的企圖,希望性侵案能夠成功立案,她將一舉兩得:既有賠償金又得綠卡。”

  關於雙方新的矛盾焦點是因為桑蘭是否能拿到美國綠卡,海明昨天明確告訴桑蘭,“拿不到綠卡,是因為你不夠條件,不合格。不要把怨氣撒到律師頭上。我至少已經為你爭取到了美國保險公司的巨大賠償,供奉你終身。你說過,贏了就付律師費。現在你贏了,你卻偷偷地通知保險公司直接把錢電匯給你,一分律師費不付。我是可以合法攔截保險公司給你的錢的,但是我沒有那樣做。你不懂嗎?”

  藉此機會,海明也從律師的角度科普了美國法律知識,“有些網友不懂美國法律。當客戶欠律師費的時候,律師可以lien住客戶在本案的資産。這在general obligation law裏面,程序是給保險公司發信,告訴他們桑蘭欠律師費。之後,要法院來決定究竟應支付多少律師費。一封信的事,很簡單。任何做律師的都知道這個法律的。”

  海明表示,桑蘭說自己“誤導”她,其實是在指責他沒能夠給“好主意”,來讓性侵案得以成功。“桑蘭黃健又在美國中文電視上撒謊了,說他們報性侵案是被我和檢控官逼着去的,“檢控官傳訊我們去,我們哪裏敢不去呢?”檢控官在你報案前都沒見過你,沒跟你講過話,也沒給你發過信,是怎麼傳訊你的呢?那你跟檢控官說的那些性侵故事也是被檢控官逼的嗎?帶證據說了5個小時,出來了還說他們態度多麼好。”

  (王鵬)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