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想要討回公道 結果失公信--桑蘭官司留下太多思考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9月21日 02:45   新民晚報

  這是一場讓人難以理解,也很難明白的官司。

  昨天,律師海明信誓旦旦地表示,他將在中美兩地控告桑蘭(微博),並申請扣押其財産。這場內訌持續升級,雙方已“打”得刺刀見紅。

  誰能想到,一個月前他們還是並肩作戰的戰友。從當初的“一家親”到如今的“天天駡”,簡直是360度的超級轉變。細細梳理這樁“天價索賠官司”,其實一開始就已注定是鬧劇,最後的結局也許不會意外。

  從恩人到被告

  大約5個月前,沉寂了太久的桑蘭,用一紙訴狀迅速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

  1998年的美國友好運動會上,17歲的桑蘭意外重傷,胸部以下完全失去知覺,只能在輪椅上生活。13年後,桑蘭在她的而立之年突然“覺醒”,決心討回一個公道。在經紀人黃健和美國華人律師海明的張羅下,這場向8大被告索賠18億美元的官司火熱出爐了。

  桑蘭的遭遇令人同情。但最具爭議的在於,被列為被告之一的劉國生、謝曉虹夫婦,在桑蘭受傷的日子裡,承擔起照顧她的重任。而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連桑蘭自己都稱他們為“恩人”。

  桑蘭向“恩人”開炮,而且索要的是1億美金。事實上,由於後來她對大多數被告撤訴,實際只剩下劉謝夫婦一個華人被告。也難怪,這場官司被形容為伊索寓言中“農夫與蛇”的現代版,桑蘭早就背上了“忘恩負義”的駡名。

  從免費到討債

  海明與他的雇主桑蘭本該是親密的合作關係,為什麼到如今會反目成仇?不能不說,錢在其中是最重要的因素。

  回顧當初,海明一直宣稱他給桑蘭打官司是“完全免費”,不僅不收一分錢,就算以後贏了也不准備要錢。“如果桑蘭想要支付律師費,我會讓她用這些錢去建立公益基金。”海明還說,他認為桑蘭“單純善良”,所以願意義務幫她打官司。

  可後來,恰恰是在律師費上,雙方起了裂痕。海明多次或隱晦、或直白地表示,所有的費用都是他在掏腰包,桑蘭“一分錢也不想出”;但桑蘭一方卻不承認海明花了那麼多錢。

  如今海明的解釋是,“我對殘疾人的同情和愛心被人欺騙和利用了。”不過,海明一開始宣稱的義務、免費,又去哪裏了?

  從兄妹到仇人

  海明與桑蘭之間,曾經有過一段讓人艷羡的美好時光。那時候,海明總是叫桑蘭為“妹妹”,叫黃健為“妹夫”,和諧得簡直就像一家人。而桑蘭也多次強調“海明是個好人”,完全信任和支持他。

  可惜這樣的好景實在太短。左一個“妹妹”、右一個“妹妹”的海明,一個多月後,便用“鐵公鷄”、“白眼狼”來稱呼桑蘭,大駡她是“破罐子破摔,給中國人丟臉”。而如今,雙方早已不僅僅是打嘴仗。桑蘭一句“控告性侵犯是因為受律師誤導”的言論,極有可能讓海明面臨被吊銷律師執照的危險;而海明也毫不客氣地把桑蘭告上法庭。

  曾經的“兄妹”,儼然已成為最痛恨的敵人。

  從感動到責難

  不知道在今後的某一天,桑蘭會不會為自己的“維權”而後悔。毫無疑問,在這場鬧劇中,她是最受傷的一個。她想要贏回尊重,卻失去了尊重。

  很長一段時間裡,桑蘭給人的印象是樂觀堅強。美國《人物》雜誌將她評選為1998年度英雄;ABC電視台著名欄目《20/20》播發了桑蘭專題片,是繼鄧小平之後第二個出現於該欄目的中國新聞人物。而在國內,她的微笑曾感動了全社會。

  現在呢?還會有人稱她天使嗎?答案顯而易見。網上鋪天蓋地的責難聲說明了一切。

  到底是誰在撒謊?桑蘭,還是海明?也許,除了當事人,誰也無法知道真相。但可以肯定的是,在這場鬧劇中,沒有人會是勝利者。

  在中國體育界,運動員傷殘保障、退役保障一直是個老大難,又如何保證不會再有下一個桑蘭出現?如此“維權”局面卻是誰都不願看到的。

  桑蘭官司大事記

  4月28日,桑蘭及其代理律師海明向美國紐約南區聯邦地方法院提交訴狀,狀告5家機構和3名個人,共索賠18億美元,其中包括桑蘭當年受傷後照顧她的劉國生、謝曉虹夫婦;

  5月13日,桑蘭律師向法院遞交第二次訴訟申請,增加17名被告,包括劉謝夫婦的律師莫虎和衆多網民。同時,海明向紐約檢調機關正式報案,稱薛偉森對桑蘭“性侵犯”;

  5月28日,海明宣佈向法院申請撤銷對時代華納公司的起訴;

  6月29日,桑蘭、黃健一行從北京飛抵紐約,開始美國“維權之行”;

  7月6日,桑蘭在美召開新聞發布會,當衆承認曾遭性侵害,並表示“絶不會再撤訴”;

  7月8日,海明稱“律師費我已經答應免掉,但不是所有的錢都要由我出”,雙方內訌升級;

  7月12日,海明宣佈與美國體操協會及其相關保險公司簽署了保密和解協議,桑蘭官司取得“初步勝利”;

  8月23日,海明在個人微博中指責桑蘭黃健不願意付律師費,怒斥桑蘭是“鐵公鷄”;

  9月16日,桑蘭在給法庭的證詞中表示,性侵案是被海明“誤導”,海明在她不知情也不同意的情況下擅自報案;

  9月20日,海明反擊桑蘭,稱是她自願以性侵犯報案,同時表示“桑蘭打官司只是為了獲得綠卡”。

  (本報記者 關尹(微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