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祖爾菲亞:去哈薩克為參加奧運 哭是因想起艱辛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7月30日 16:09   成都商報

  核心快遞

  新機制 小趙,你想參加奧運會嗎?你覺得自己能夠參加奧運會嗎?現在有個機會,這要看你的想法了!(5年前)

  苦孩子 如果在中國,我可能就沒有機會……(現在)

  成都商報記者 張龑

  兩個小姑娘的命運

  北京時間29日晚上,倫敦ExCeL展覽中心,奧運會女子舉重53公斤級的A組比賽正在進行,當運動員出場的時候,卻有一個熟悉的面孔,來自哈薩克的祖爾菲亞加油讓現場中國記者眼前一亮,“這是我們湖南的運動員啊!”祖爾菲亞最終獲得了哈薩克在本屆奧運會的第一塊金牌,然而這塊金牌背後,留給國人的是太多的疑問。祖爾菲亞為何會為他國征戰?

  這一切緣於中國體育總局數年前推出的“養狼計劃”。為什麼要養狼?因為中國一些優勢項目太過強大,所以要採取“走出去”和“請進來”的辦法,幫助外國運動員提高水平,以形成一種虎狼相爭的局面。讓對手有勁頭,觀衆有看頭,自己有奔頭。 “一個項目的發展,一枝獨秀就沒有了生命力。我想她(趙常玲)不管代表哪個國家或地區比賽,從大的方面來看,這也是對世界舉重作出了貢獻”,國家舉重隊領 隊龐高興評價說。

  為什麼哭

  祖爾菲亞:我想起了過去的艱辛

  這是祖爾菲亞第一次參加奧運會,但她卻並沒有覺得奧運賽場有什麼特別之處,她甚至覺得奧運賽場的氣氛還不如世錦賽。 在奪得金牌後,祖爾菲亞在後台接了一個電話。這個電話是哈薩克的總統打來的,“是總統打電話過來祝賀我奪冠。”她自豪地說。

  當記者問她這枚金牌能為她帶來多少獎勵時,祖爾菲亞卻笑着說:“這是秘密,我說了怕你們打劫我!”

  祖爾菲亞很神秘,記者問了她很多問題,但她卻基本不回答,她現在甚至都已經忘了何時加入哈薩克國籍了。不過,正是代表哈薩克出戰才使她獲得了這枚奧運金牌,如果在中國,“我可能就沒有參加奧運會的機會了。”祖爾菲亞說。

  “流淚是因為我想到了過去訓練中遇到的挫折和艱辛”,在女子舉重53公斤級的頒獎儀式結束後,祖爾菲亞用很流利的普通話說道。

  為什麼放

  中國舉重隊領隊:當年經過層層批示

  據湖南省體育局官員周均甫介紹,2007年3月,哈薩克舉重隊到長沙訓練,他們通過觀察向湖南省舉重隊提出,希望能讓趙常玲和鄧建英能到哈薩克生活,並代表哈薩克隊參加比賽。湖南省體育局根據程序,將此事彙報給了國家體育總局和國家舉重協會,最後的批復是不同意當時成績已經比較突出的鄧建英被交流到哈薩克。2008年,馬內扎與趙常玲一起到了哈薩克。這件事情得到了國家體育總局的批准。

  據了解,為了推廣“養狼計劃”,四川乒乓球(微博)隊堅持了10多年,一直邀請德國優秀的青少年乒乓球運動員到成都訓練和比賽,併爲他們提供教練員,期間也幫助德國培養出了波爾(微博)加油這樣的名將。當然,乒乓球這個計劃大家最熟悉的運動員是日本隊的福原愛加油,作為日本的乒乓球童星,她10歲左右就到瀋陽接受乒乓球訓練,一直在中國訓練和比賽,現在 她能說流利的東北話。

  能否反推

  中國足協官員:外籍人士轉中國籍很難

  當然,不光是中國在推出“養狼計劃”,其他國家在自己的優勢項目上允許運動員代表其他國家或地區比賽的也不在少數。其中大家最熟悉的是足球,前葡萄牙國腳德科、現役國腳佩佩都是巴西人,阿根廷更是有多達38人代表其他球隊參加國家比賽,湧現出了迪·斯蒂法諾這樣的世界舉星。 在趙常玲被交流出去奧運會奪金後,成都商報記者再次就“交流”球員問題採訪了中國足協競賽部主任戚軍,他表示:““外籍人士轉入中國國籍非常複雜和艱難, 不說咱們國家的國籍政策上的規定,那樣做的意義也不大,還容易被別人詬病”。

  熬出頭了 干這行只為吃得好

  “命若窮,掘着黃金化作銅;命若富,拾着白紙變成布”

  生命是自己父母給的,生活是自己創造的,命運是機遇和努力的結合體。祖爾菲亞在挺舉完最後一把後,她長出了一口氣,緊握的拳頭向下狠狠地砸了一下。她知道,如果這次沒有比好,恐怕未來就很難再有這樣的機會了。

  1993年,在湖南永州的一座不知名大山深處,一戶姓趙的家庭生下了一名女嬰,她有一個美麗的名字趙常玲,家人都以為這個女孩子會像這座大山裡的其他人一樣平凡地過一生。

  而在趙常玲11歲時,生活艱難的她迎來了第一次命運改變,她被父母送到了永州市冷水灘學舉重,個子小小的她開始並沒有表現出過人的天賦,舉重對於她來說,只算是一種謀生的方式。“吃得很好!”趙常玲說起自己從事舉重訓練開始階段的感覺。

  當然,趙常玲並不想平凡地過一生,這個非常有想法的女孩子那時就立志要登上奧運會的最高領奬台,然而,這個夢想那時候看起來多麼遙不可及,且不說中國舉重隊人才濟濟,就是想超過她的師姐53公斤級世界紀錄保持者李萍就非常艱難。

  但如今,公認的師姐第一人李萍只能在家裏看比賽,趙常玲卻登上了世界最高舞台。“命若富,拾着白紙變成布。”正是趙常玲的寫照。

  快回家了 5年前選擇走他鄉

  “我無法駕馭我的命運,只能與它合作”

  真正改變她命運的時刻發生在2007年某一天,這個時候,趙常玲已經進入了湖南省省隊,師承著名教練賀益成、周繼紅。前永州市體育局局長、國家隊教練、曾執 法北京奧運會的梁小冬來看她的訓練後,把趙常玲拉到一邊對她說:“小趙,你想參加奧運會、亞運會嗎?你覺得自己能夠參加奧運會嗎?”,趙常玲一頭霧水: “梁局,我能嗎?”“現在有個機會,這要看你的想法了!”

  國家女子舉重隊原主教練馬文輝後來在一次採訪中也側面證實了祖爾菲亞的真實身份,“祖爾菲亞其實是一名湖南籍的中國運動員。在她年紀很小的時候從中國隊交換過去的。”正是這一原因,體育迷從電視鏡頭裡看到的祖爾菲亞的身體條件和中國隊員沒有什麼不同:身材嬌小、體重輕、身體靈活,典型的小級別選手。

  “如果在中國,我可能沒有機會參加奧運會”,趙常玲在奪金後說道。事實上,當初她選擇去哈薩克正是為了能參加奧運會比賽。

  在哈薩克生活這幾年,趙常玲的俄語已經比較流利,“他們(哈薩克)說我的中文好,你們說我的俄語好”,趙常玲表示,奪金後,她最希望的是吃到老家的糍粑。

 

  從此變身份改民族

  “看到師姐李萍都不好打招呼”

  到哈薩克後,趙常玲與一同來的馬內扎都改了名字,她的名字被改為祖爾菲亞,馬內扎則叫邁婭·馬內扎,兩人都擁有了哈薩克國籍,從廣州亞運會開始,兩人開始代表哈薩克隊比賽。趙常玲奪得了53公斤級銀牌,馬內扎奪取了63公斤級金牌。兩人除了國籍改變,民族也變成了東干族,“我看到師姐李萍都不好打招呼”,趙常玲曾在廣州亞運會上評價說。同時,國際舉聯在介紹她們時表示,她們是屬於哈薩克東幹人,只是在中國接受培訓。

  “你什麼時候回國”,新華社記者昨天詢問趙常玲。趙常玲的回答很乾脆,“我也不知道。”根據當時與哈薩克方面的協議,趙常玲和馬內扎將代表哈薩克參加5 年比賽,奧運會後應該要回國,因為目前兩人已經有比較出色的成績,她們的歸屬權目前也沒有定論,湖南省舉重隊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表示,“奧運會後,不出意外的話,她們要回國參加一系列比賽。因為她們沒有參加過國內比賽,需要多參加比賽在國內爭取積分,這樣才可能參加全運會比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