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奧運和尚馬背上的修行 奧運期間每天仍打坐念經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7月31日 16:15   成都商報

  核心快遞

  “參加奧運是我的家族夢想,對我的修行也有幫助,我不太在意結果,關鍵是我在這裏面學到什麼。”

  “我覺得與馬在一起也是一種修行,我在那裏精神得到了升華,我將名利看得很淡,我追求的是一種精神的提升。”

  佐藤賢希

  Kenki Sato

  性別:男

  國籍:日本

  生日:1984.7.11

  出生地:日本長野

  身高:1.63米

  項目:馬術

  禪者心也,心中有禪,坐亦禪,立亦禪,行亦禪,睡亦禪,時時處處莫非禪也……

  “參加奧運是我的家族夢想”

  或許沒有哪個家族像佐藤家那樣特別。佐藤的父親佐藤小豆是日本一家有着460年曆史的明照寺住持,同時還經營着一家馬術俱樂部。在他當住持的寺裡,擺放着一 排排獎杯,那都是佐藤家族參加各種馬術比賽時所贏得的。佐藤小豆本是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日本代表團馬術隊員,但日本抵制了莫斯科奧運會,小豆的奧運夢 想未能在賽場上實現。於是他將自己的夢想放在了他的孩子身上。小豆有兩兒一女,全部都是馬術好手。

  說起父親,佐藤眼裏滿是敬重。佐藤小豆出生在長野山區,那裏偏僻,出行不便,而馬則是惟一的交通工具。小豆從小就開始騎馬,與馬結下不解之緣。隨後小豆開始學習馬術,並在當地小有名氣。 1979年,小豆在明照寺旁建立了馬術學校,學校能夠俯瞰整個山坡,安靜而漂亮。當年小豆的夢想便是參加奧運會,夢想就要實現時,又被政治所擊碎。於是, 他轉而開始培養他的孩子。佐藤7歲就開始在馬背上玩耍,馬術訓練從那時開始。現在佐藤已經28歲,馬術訓練超過了20年。“參加奧運會是我們家族的夢想, 所以我一定要參加,一定要親自感受一下奧運的味道。”

  格林威治公園迎來盛大的節日,被稱為貴族運動的馬術比賽正在那裏進行。馬術綜合比賽分三項,盛裝舞步,越野和越障。越野全程5.7公里,馬兒的速度快得你剛拿起相機,它已經一飛而過。日本人佐藤賢希喜歡這樣的速度,但駕馭好速度可是一 門學問,並不比他想更好地鑽研佛教輕鬆。

  佐藤賢希有着雙重身份。在場上,他是日本最優秀的馬術選手,在場下,他是一個和尚。“這兩種身 份都代表着我。”佐藤在接受成都商報記者獨家專訪時說道。只有1米63的佐藤,很受英國人的喜歡,但大多數人在得知他是和尚時,那驚愕的表情全然掛在臉 上。然而,昨日是佐藤本屆奧運會的最後演出,他在障礙越野中落馬,失去了繼續比賽的資格。

  落馬出局 他有點沮喪失望

  越野比賽有28個障礙點,挺像高爾夫(微博)球場的果嶺,障礙重重。只有在人馬合一的情況下,選手才能以最快速度完成比賽。“我只犯了一點點錯誤,但卻讓我的奧運會 到此為止。”站在成都商報記者面前的佐藤,個子並不高,短短的頭髮下,有着一張娃娃臉,露嘴一笑,還有個小酒窩。第四個障礙點是一個下坡路,路中有一個大的草墻,馬兒越過草墻後,又有一個小的木堆。這考驗的是騎手應變的能力,以及與馬配合的默契。佐藤漂亮地讓馬騰空,越過草墻,然而卻沒有做好再越過木堆的 准備,馬從邊上騎過,身體的扭動下,佐藤被甩出。落馬的佐藤利索地爬了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拍了拍馬的脖子,安撫馬的情緒。落馬的結果,就是被淘汰出局。

  “我還是有些沮喪。”佐藤摸了摸頭髮,“那並不是一個很難的障礙,摔下來確實不應該。但沒辦法,這就是現實,我也只能接受。”在2010年的廣州亞運會上,佐藤獲得了團體和個人綜合馬術的金牌,在世錦賽上也拿到了第35名。為了提高馬術成績,他跟着綜合馬術世界冠軍邁克在德國斯圖加特附近的馬場練習了一段時間。作為最有希望為日本隊奪得奧運會馬術獎牌的選手,佐藤的出局多少讓日本團失望。“我對此沒有太大的期待。參加奧運會是我的夢想,我覺得它對我的修行有幫助。我不太在意結果是什麼,關鍵是我在這裏面學到什麼。”

  奧運期間 他每天仍打坐念經

  參加倫敦奧運會,對佐藤來說,也是為了彌補他人生中的一次遺憾。2008年,佐藤成為見習僧侶,在一座著名的寺院裡閉關修行,而他的弟弟則代表日本隊參加了北京奧運會馬術比賽。有一天寺院裡的住持偷偷給他看了一篇有關他弟弟參加奧運會的報道,讓他既高興,又有些羡慕。“去奧運會可以見識不同的人,聽到不同的語言,學習不同的宗教,我想這對我的修行也很有幫助。再說,我不想讓弟弟獨美。”

  “那你從佛教裡學到了什麼?”記者問。“每當我打坐時,我感覺一種平靜在心頭,雜念全部消失,美好長留心間。那種感覺,實在太美了。”佐藤說他不會祈求佛祖保佑他取得好成績,“只要有那種平和的感覺,我已非常滿足了。”

  每天早上,佐藤第一件事就是上炷香,然後打坐半小時,默誦經文,就連倫敦奧運會期間也不例外。在日本,和尚不用剃度,不必天天穿僧服,而且可以結婚。佐藤的左手無名指上戴着一枚戒指,他三年前結了婚,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不過還沒有要孩子。

  與馬交流 他把馬當成自己哥們

  “馬術是一項非常有趣的運動,它不枯燥,因為你得與馬互動。”佐藤向記者講述馬術的有趣之處,“馬不是物件,它是有血有肉有思維的動物,我甚至把它當做我的朋友,我的哥們。我們之間有着很深的感情。”說起他的馬chippieh, 佐藤那並不怎麼流利的英文,變得輕快起來。“chippieh並沒有特別的含義,我就是覺得叫着順口。”chippieh已經10歲了,是一匹閹了的公 馬,皮毛髮亮,非常雄壯。

  “馬是我父親的,他有一家馬術俱樂部。” 佐藤拒絶透露馬的價格,“在我的眼裏,每匹馬都是無價之寶。當你跟它有感情時,它的任何一點受傷,都讓你心痛得要死。”坐在馬上,佐藤說有一種君臨天下的感覺,說完之後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搖了搖頭,“作為修行者,我不應該産生這樣的想法。”

  沒有工資 馬匹全靠別人的贊助

  騎手,和尚,這本來就是世界的兩極,然而佐藤硬將其融合在一起。“佐藤你覺得自己是一個有修為的和尚嗎?”成都商報記者問道。佐藤眨了眨眼,“我一直都在修行。我吃飯,睡覺,打坐,都是修行。修行是練的內心,是一個人的品質。”

  馬術在日本是非常小衆的運動,由於馬匹的價格昂貴,就算是日本人也少有人能夠承受。佐藤便是那一小撮人之一,但他並沒有錢。“沒人給我付工資,我是和尚,誰會給我開工資?”但這並不影響佐藤過上較為寬裕的生活,因為他已成為名人,他能夠得到不少的贊助。“我經常與我的馬兒交流,我覺得與馬在一起也是一種修行,我在那裏精神得到了升華,我將名利看得很淡,我追求的是一種精神的提升。”回到日本,佐藤又將安心地修行,但馬術將成為他一生的追求。“是的,這將是 我回到日本後的生活,我嚮往並期待着。我們隊裡有一位71歲的長者,他是我的榜樣。我不會停止訓練,我也要賽到71歲。”

  本組稿件由 成都商報首席記者 王繼飛 發自倫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