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作家看奧運:劉翔爸爸不該打他 男籃並沒那麼差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7月31日 17:29   南京晨報





  熟悉這幾個南京作家蘇童、畢飛宇、葉兆言的人大概都知道,他們都是不折不扣的體育迷,尤愛籃球。而近日精彩不斷、話題不斷的倫敦奧運,這幾位怎可錯過?蘇童更是與麥家一道,應某網站之邀,去了奧運現場;畢飛宇身體力行,晚上看奧運,白天帶兒子堅持運動;葉兆言則笑稱自己是勞模,夜裏看奧運,白天在樓下裝修的嘈雜聲中堅持寫作。

  蘇童:我不好意思對劉翔爸爸說,不該打他

  記得蘇童曾經告訴記者,他當初開了微博,就是因為“他們帶我去看NBA。”如今,對方再次相邀,在倫敦賽場外開設了一檔《杯中話風雲》的奧運節目,而蘇童也在微博上每日“做功課”,闡發他的見聞、趣事和對體育的理解。原來蘇童也是飛人劉翔的粉絲。奧運開始之前,在一次午餐時,他巧遇劉翔的父親。而他忍不住向對方探聽劉翔的童年。“一問,果然是調皮搗蛋的孩子,最大愛好是修理別人家的汽車,用爛泥拌了水槽,塞住汽車的氣嘴,免不了被爸爸痛扁一頓又一頓。我不好意思對劉翔爸爸說,不該打他,這叫一劍封喉,也是冠軍氣質之一種啊。”蘇童看游泳比賽看得起勁,對同行的麥家說,賽程太短,看得真不過癮。誰知,麥家回他一句——“要想讓賽程變慢,唯一的辦法是你親自跳進泳池。”

  而作為一名作家,蘇童看奧運,有着更多感想。他說,“誰都想贏,但贏真的不是唯一。誰輸了都沮喪,但輸肯定不是罪過。金牌狂熱症飛舞着某些危險的細菌,並且以金色的名義潛伏在體育流水線上,最易感染的是年輕淳朴的運動員,要除菌,找不出有效藥劑,只能用俗套冒充箴言,來安慰那些痛苦的年輕人:體育是美好的,但不一定是你生活的全部。”

  畢飛宇:女排姑娘們的賽場 正是倫敦書展我去的地方

  上午打電話給畢飛宇時,他還沒起床,自然,熬夜看奧運看的。今年畢飛宇去過兩次英國。其中一次是4月,去英國參加倫敦書展。而畢飛宇在看奧運時有個驚喜的小發現,“女排姑娘們的賽場,原來正是倫敦書展的展廳。起初沒看出來,鏡頭轉到外場時,我認出來了,正是伯爵宮。”

  倫敦奧運會的排球賽場伯爵宮,是倫敦最理想的會展舉辦地,每年都要舉行包括展覽會、國際會議、演唱會等數百場活動。但它的惹眼,在於坐落西倫敦肯辛頓-切爾西區的尊貴,附近幾條街區標有全歐洲最貴的地價!

  4月在倫敦時,畢飛宇就感受到了這座城市對於奧運的淡定,“雖然談起奧運也是熱火朝天,但不那麼一驚一乍,它只是日常生活裡的一部分。”

  而看比賽至今,畢飛宇特別想為中國男籃說兩句,“雖然今年很多人都不看好男籃,但我覺得,其實‘後姚明時代’的男籃,沒有那麼差。”畢飛宇尤其讚賞易建聯,“以前他只有速度,現在更有力量,肌肉都給練上來了!更重要的,他已足以成為一個團隊精神上的領袖。”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這連續高溫的三伏天,在夜晚還得追奧運的情況下,畢飛宇仍然堅持每天帶兒子去跑步和打球。這個暑假,是兒子這幾年最為放鬆的暑假,因為中考剛過。畢飛宇說,現在的孩子運動太少了,再不利用暑假鍛煉,怎麼是好!這爺倆,每天鍛煉歸來,都出好多汗,每次一秤,都得掉個3斤!

  葉兆言:白天寫小說,晚上看奧運,我是勞模

  和葉兆言通上電話時,正值他的一條微博發後幾分鐘,他在微博上說:“白天寫小說,晚上看奧運,天氣死熱,樓下正大動干戈裝修,噪音入耳,驚天動地。”的確,電話裡,那背景音真是有夠嘈雜。葉兆言說:“我還真挺佩服我自己,在這麼吵的聲音裡,我還能堅持寫短篇,勞模啊。”

  葉兆言也是個體育迷,每年到了什麼奧運啊,世界杯啊,約他寫專欄的媒體不斷。而今年,他推掉了一切專欄,專心寫短篇。

  今年看奧運,葉兆言有個新體會,那就是曾經愛看的體操,原來並沒那麼熱衷。前晚看男團體操,看到最後,葉兆言想笑了,“突然發現,對於體操,我真是個外行。看什麼呢?沒看懂啊。看鞍馬,最後就是看誰沒掉下來!”

  而舉重和射擊項目,原本似乎沒有跳水、體操項目那麼具有觀賞性,但在葉兆言看來,卻特別能擊中人心,簡單、明了,“看得蠻有勁!”葉兆言還笑說,其實奧運會肯定沒有世界杯好看,“但那麼多獎牌哄着我呢。還是得看!”記者 仲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