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王皓三個亞軍有多痛沒人懂 該忘記的就此忘記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8月02日 19:05   新聞晨報

  四年的時間,當奧運會乒乓球男單決賽的舞台上只剩下張繼科和王皓時,一切就像是一個圈,再度回到了原點。2011年5月15日,鹿特丹世乒賽,就像復刻的歷史一般,同樣的場面被投影到了倫敦這一邊。有人說,王皓和張繼科就像是當年的馬琳和王勵勤,還有人說,這是“馬王”的升級版。不管如何,過去的四年就像是兩組對手的交接,兩個男人通向倫敦的道路,記錄下兩個中國乒乓國手的蛻變。

  張繼科最終以較大優勢的4:1擊敗前輩王皓,實現個人冠軍大滿貫的同時,也完成了一次男單核心的交接班。

  王皓 亞軍有多痛 沒人懂

  晨報記者 黃嫣 (英國倫敦8月2日電)

  回憶,有時候就像做夢一樣。“奧運會”這三個字,對於很多人來說是夢想的代名詞,奧運會在北京舉行,更是把所有人夢想的色彩推到極致。每個有資格走進奧運村的人,都在幻想着,有一種叫做幸福的東西會隨着祥雲、載着金鑲玉、伴着《茉莉花》的交響曲撲面而來。15天的奧運過去後,一切歸於平靜,但王皓卻悵然若失般的在那裏久久無法回過神,2004年,他手裏握着的是銀牌,2008年,依然如是。

  2008年8月23日,王皓說自己已經記不清當時到底做了些什麼,好像被電視台拉去做了節目,好像在重覆收拾着東西,但一切都是麻木的,從2004年到2008年,他對於奧運金牌的期待已經深入骨髓,但時間依然沒有給他幸福的機會。“如果開心的事,肯定會記得很清楚,自己當時就是很懵,所以不記得了。”王皓說,如今已經看不見當初的委屈和傷悲。

  如果有一台隱形的攝像機,一直跟着當天晚上的王皓和王勵勤,恐怕都會拍到一樣的神情。思緒游離於身體之外,看身邊人走走停停,放演電影一樣,像看見了,又沒有看見;近在咫尺,又觸不到真實的感覺。

  雅典輸給柳承敏是噩夢

  2004年8月22日,20歲的王皓在雅典奧運會上經歷了人生第一次重大挫折,一個叫柳承敏的韓國人,送給了他一個四年的噩夢。“那會兒經常做夢,反反復復都是那場比賽。”這樣的夢境一直持續了一年多的時間,直到2006年底的亞運會奪冠之後,王皓才一點一點把自己從夢境中抽離。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

  2008年8月22日,整整四年之後,恰逢北京奧運會男單半決賽,此時的王皓和四年前的青澀已經不可同日而語。當他把四十多歲的老將佩爾森擋在決賽之外,劉國梁已然泣不成聲。對於劉國梁來說,王皓和馬琳會師決賽,意味着壓在自己心頭四年的大石頭終於放了下來:“那天凌晨,我老婆給我打電話,說四年前的同一天,我們丟掉了男單金牌。我跟我老婆說,歷史是驚人的相似,但是結果肯定會是不一樣的。在雅典,我摟着王皓,跟他說,今天我們把男單金牌丟了,四年後咱們再把它奪回來……”

  劉國梁和王皓都兌現了自己的諾言,這塊男單金牌,確實是由王皓從外國選手那裏親手奪了回來的,但幸運女神總是在關鍵時刻走神。跟在劉國梁的身後,王皓自然也感慨萬千,四年的委屈和艱辛,全在這一刻迸發了出來。憨厚的王皓忘記了最關鍵的一點,把佩爾森打敗意味着劉國梁的成功,卻並不意味着王皓的成功,這一泄氣,怎麼可能從馬琳手上奪走金牌?

  劉國梁將王皓拉出陰影

  8月23日,男單決賽之後,劉國梁守着王皓和王勵勤,三名參賽隊員,只能有一個勝利者,誰贏都不意外,誰輸都讓人難過。“其實因為從2005年到2008年這個周期裡,王皓的表現還是很優秀的。拿了兩次世界杯單打冠軍,奧運會團體冠軍、單打第二,世錦賽也進入前四名。我認為這個成績已經相當不錯了,換世界上任何一個運動員都可以滿意這四年了,而且也是為國爭光,大家也是把他當作英雄一樣地看待。這樣的情形跟四年前不一樣,雖然都是到最後有一些遺憾,但是這個遺憾僅僅是對他自己,對中國人來說沒有遺憾,不像四年前。”

  可是,自己有多痛永遠只有自己知道,道理誰都能說明白,真正做起來恐怕是誰都不明白。“北京奧運會之後,倒不像雅典之後總做噩夢了,但經常睡不着,想比賽、想感覺,尤其是想自己怎麼又輸了。”不知道劉國梁費了多少口舌,想把王皓從這場比賽中拉出來,但效果甚微。北京奧運會後開始運用無機膠水,第一場大賽是男子世界杯。“當時大家對馬龍的呼聲很高,都認為他應該會拿這個冠軍,前面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打上來的,突然間就到決賽了,一看對手是波爾。”不能輸外國人,是每一個中國選手心裏的底線,況且王皓還有一道在奧運會決賽中輸了外國人的傷疤。瞬間激起的警惕讓王皓打醒了精神,也讓他胸有成竹。比賽結束,王皓成為了“無機膠水”時代第一個大賽中戰勝波爾的中國隊員。

  該總結的總結,該忘記的忘記

  在王皓的心裏,2008年是一個五味雜陳的年份,世乒賽團體冠軍、奧運會團體冠軍、世界杯單打冠軍,隨便拿出一個頭銜來都足夠讓人驕傲一輩子,然後,獨獨這個奧運會單打亞軍讓他感覺抬不起頭來。在劉國梁心裏,王皓是一個內向、不會輕易表達內心真實想法的運動員,於是,他總想通過自己的深刻剖析,讓他走出牛角尖。

  為了讓他擺脫胡思亂想的狀態,北京奧運會後,王皓成為了一個超級忙碌的人,緊湊的國內外大小賽事,穿插着沒完沒了的各種活動,讓他根本沒有時間好好回顧夏天的那一段時光,也讓他沒有辦法真正審視自己的處境。“因為拿了團體冠軍,大家看我就是奧運冠軍了;但是男單第二,我自己又感覺不是奧運冠軍。這種感覺很彆扭,也很複雜。”

  王皓這樣的情緒,劉國梁看在眼裏,痛在心裏。從雅典到北京的這四年,同樣的傷痛,在他和王皓的心裏烙下了同樣的印記,也讓他和王皓之間形成了不同於普通師徒的親密關係。“作為一名優秀運動員,有些事一輩子不能忘,有些事卻要讓自己盡快忘,看在什麼階段裏面。你該總結的總結,該忘記的忘記。而且你要想拿冠軍,完成你的夢想,成為奧運會單打冠軍,必須要進決賽這個關口。一次第二和十次第二在我眼裏是一樣,對他自己也是一樣,他自己必須闖過去決賽這一關。”

  讓王皓走出來的路很艱難,但在劉國梁的這番開解下,如今呈現在每個人面前的他,已經有了灑脫的痕跡。雖然他依然很難說清楚奧運對他代表着一些什麼,但他開始深刻的領悟到,奧運,已經不再是證明自已的惟一定律。

  7月中旬的某一天,當王皓在利茲大學的體育館裡揮汗如雨時,他的臉上,已經找不到四年前那種焦慮的表情,有記者在邊上叫住他,王皓,你對奧運有想法麼?他樂得一咧嘴巴。有啊!走着瞧吧!輕輕一揮手的樣子,已經沒有了讓人沉重的東西。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