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韓喬生稱北京奧運給中國壓力 金牌差太多恐遭笑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8月04日 15:17   京華時報

  韓喬生(微博)看上去總是有忙不完的事兒,他說自己總是能感覺到生活中的紛繁複雜,社會的浮躁也讓他感觸良多,只有體育給他帶來的快樂是永久的。

  11次報道奧運會受認可

  韓喬生很自豪地透露:“國際奧委會(微博)給報道過10屆以上冬夏奧運會的媒體人有個頒獎,中國是我和寧辛兩個人,我比她還多一屆。”隨後他開始回顧這段歷史,“1988年漢城,韋晴光、陳龍燦拿到男雙金牌,還有體操,那屆中國總共就拿了五枚金牌,我解說的是兩枚。漢城那次我們去了24個人,巴塞羅那32個人,亞特蘭大就160多人了,悉尼那次連白岩松都加入了我們。不過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在悉尼請澳大利亞評論員吃飯,那還是1992年為了了解馬術,我專門通過香港無線電視台女主播(當年選美冠軍)找到他,請他們喝咖啡。感覺中國人有錢了,花了140多澳元,在以前難以想象。2004年雅典,羅雪娟第一泳道拿第一。隨後就感覺過得非常快,北京奧運會還像是昨天的事兒。似乎我們昨天還在為籌備北京奧運會做着很多工作,而今天倫敦奧運會就到了。” 

  韓喬生說體育媒體人都會有感受,4年一次的奧運會,4年一次的世界杯,中間穿插着歐洲杯、亞運會、大型運動會、單項的世界錦標賽,就會讓你感覺生活過得非常的快,時間就讓你有緊迫感。“昨天我和搭檔葉喬波已經在談2014年索契冬奧會電視解說怎麼策劃,同時也在考慮巴西的世界杯和奧運會該做什麼。當今傳媒人,總是要考慮幾年以後的事兒,節奏特別快。”

  學生時代就想做解說員

  對於自己這幾十年,韓喬生說感覺自己的人生特別快樂和充實,“1993年前後,我參加第一次申奧節目,當時叫奧林匹克夢、奧林匹克風、奧林匹克魂的節目,我們台裡的一些文藝導演非常喜歡我的主持風格,甚至我們台裡一位文藝中心負責人還跟我講,能不能到文藝中心去當主持人。為此我還徵求過體育中心負責人馬國力的意見,當時他就問我自己覺得怎麼樣,我是略加思索,脫口而出,體育帶給我的是真實的激情,是看最真實的比賽,體會最真實的快樂,這種人生中的幸福感、滿足感,確實在精神上得到滿足。” 

  對於幸福,韓喬生說不見得是有什麼豪車、豪宅、游艇、飛機,或者手底下指揮多少人馬,最大的幸福是做自己願意做的事,能不斷從中獲得快樂,“我在學生時代就期待成為一個體育解說員,到現在我已經過五望六了,但我仍然有工作的熱情,這種積極性,以及不知疲倦的精神,我覺得很有樂趣,最大的原因就是我對體育的熱愛。如果我身體健康,我希望和體育相伴到退休。”

  跟觀衆打賭畫正字統計口誤

  談到自己作為體育評論員的工作,韓喬生這樣來形容,他說:“體育評論員屬於給自己挖墳墓的職業,這是黃健翔(微博)說的。通過我們的解說評論,大家對於體育增加更多的興趣,甚至於由於我們的加入,加快了對於體育的熟悉程度,繼而變成鐵桿體育迷了,所以加大了對我們工作當中的要求。”韓喬生說自己在不斷地總結,包括當年風靡一時的“語錄風波”,“很多觀衆很專業,都可以做我們的老師,我們也需要虛心地學習。” 

  韓喬生還舉了一個例子,他說去年去瑞士女排(微博)精英賽時,曾跟球迷打了一個賭,“比賽過程當中的夾敘夾議,我覺得很難做到滿意,只能說盡量做得還不錯。你像賀煒(微博)在這次歐洲杯上那句‘思考人生’,就讓觀衆和媒體廣為傳誦。對於解說滿意與否,關鍵在於對自己的要求,比如說去年在瑞士女排精英賽現場,我擔任解說跟觀衆打賭,給自己畫‘正字’,看自己每場比賽口誤幾次。”

  倫敦拿到25金也會被笑話

  韓喬生認為,中國在倫敦會面臨很大考驗,“天時地利人和,其中人和非常重要,中國運動員對於賽場的適應能力,心理素質方面是有欠缺的。北京奧運會我們拿了51枚金牌,確實能超過美國。倫敦奧運會人家關注的焦點,第一金牌是不是會和北京形成巨大的落差,這次在倫敦就算是拿到25枚或者再多一些,排在第三或者第四,也會讓世人笑話,讓中國人自己感到臉上無光,難以與我們現在的國際地位相匹配”。 

  獎牌數也很關鍵。北京奧運會雖然美國金牌數不及中國,但他們的獎牌數超過中國。他說:“我們很多團隊項目這次很吃力,比如女排,能拿到獎牌就算是不錯了,女籃、女曲、女子水球都不樂觀,男籃要取得好成績更是天方夜譚,男女足索性都沒進決賽圈。因此可以說中國面臨嚴峻考驗。”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