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中國孕婦集體“大逃亡”

http://news.sina.com   2015年04月24日 00:19   僑報

  【僑報記者邱晨、高睿報導】近日,在美國南加州月子中心案中被法庭要求留美作證的中國産婦和家屬連續發生棄保逃跑事件,其中一名中國産婦在洛杉磯國際機場試圖搭乘國內航班回國時,被聯邦警員逮捕。

  這場戲劇化的突發事件讓此次月子中心掃蕩案的進展變得更加前途未卜。中國孕婦的不辭而別,讓王婧和劉龍珠等辯護律師處境十分尷尬,同時也搞得美國檢察官和法官“灰頭土臉”。

  針對其中細節,孕婦辯護律師劉龍珠認為,從本質上講,雙方並不是對立面,並且還有互相幫助的空間,只是事件處理的手法太粗糙,造成混亂。

  中國孕婦吳瑩15日在洛杉磯國際機場登機時被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逮捕。

  不辭而別

  4月17日下午,試圖登機返回北京而被捕的中國産婦吳瑩帶着手銬腳鐐出現在聖塔安納聯邦法院法庭內。

  庭上的吳瑩看上去近30歲,披肩長髮,身穿深色帶帽休閒服及緊身休閒褲,除了手銬腳鐐外,看不出她是一個失去自由的人。

  當天,法官麥克考米克(Douglas F. McCormick)並未給吳瑩設定具體罪名,僅表示她違反了保 釋條款中的居住地條款與聯絡條款,並非逃逸。法官還在庭上特別詢問辯方律師,吳瑩剛剛出生的兒子及其丈夫是否仍在美國,得到的回答是肯定的。

  今年3月,美國聯邦執法人員突擊檢查了南加州的數家月子中心。原因是這些月子中心可能涉及洗錢,偷逃稅款,協助他人騙取入境許可等罪名。

  盡管尚未實施逮捕,但美國政府將會限制所涉及的中國孕婦離境,要求她們留美作證。

  然而,讓美方始料未及的是,中國産婦和家屬連續發生棄保逃跑事件。據統計,目前已有11名産婦及家屬私自離開美國。

  不過,作為此案證人的之一的吳瑩卻沒有這麼幸運,當她15日在洛杉磯國際機場登機時被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逮捕。

  取保候審的孕産婦和家人不辭而別突然集體逃回中國,讓王婧和劉龍珠等辯護律師處境十分尷尬。

  劉龍珠表示,聖伯納迪諾縣庫卡蒙伽(Cucamonga)市“美國幸福寶貝”月子中心的多個孕産婦家庭不辭而別,並通過電子郵件通知劉龍珠,说他們已經回到中國。

  劉龍珠分析,孕産婦及其家人的不辭而別可能是因為:1、他們對法官出爾反爾的言行表示不信任,開始说約談完就可以回國,后又说要延期半年,現在又说保釋金要增加到20萬以上;2、孕産婦對美國的司法制度沒有信心;3、保釋金的突然增加也是把他們嚇跑的原因之一。

  華裔刑事律師鄧洪表示,早就聽说這些中國産婦有急事要回國,可起訴月子中心的案件一拖再拖,這些證人也只好無奈地等待下去。鄧洪表示,這些産婦目前的處境是可以理解的,但她們不可違抗法官的命令。

  鄧洪说,法官的命令可能以兩種形式出現,一是法官當庭宣佈哪些人不可離境,或者法官可向當事人士發出傳票,當事人收到了法官的命令后若希望表達不同看法時,她們須通過律師向法官反映情況,但違背法官的命令是違法行為。鄧洪指出,一旦違反了法官的命令,輕則可被收押,重則會被檢察官以刑事罪名起訴。

  微信煽動

  中國孕産婦集體逃離美國的事件引起聯邦法院的高度重視,法官布瑞托(David T. Britow)16日緊急開庭,召集剩餘的孕産婦和他們的辯護律師以及檢察官商量應急措施,以便做到及不要用出逃孕産婦的違法行為來懲罸留下的孕産婦“證人”,又能確保剩下的10名孕産婦不再逃離,從而影響整個月子中心案件的審理。

  檢察官佩爾(Pell)首先承認自己工作上的疏失,沒能防患於未然,因為5000元的保證金而過分相信這些“證人”,沒有在洛杉磯機場把她們列入移民海關執法局電腦系統的攔截名單。

  為此,他建議法官亡羊補牢,採取以下措施,以免集體出逃事件繼續發酵。這些措施包括:1、立刻收回所有孕産婦及家屬的護照;2、給這些人帶上GPS腳環,居家監視;3、乾脆把剩下的10名“證人”全部羈押。

  一名聯邦執法人員在法庭上表示,集體出逃事件發生后,他們已經採取了亡羊補牢的措施,把剩下的月子中心的所有孕産婦名單全部輸入到美國各個機場的電腦系統,由移民海關執法局的官員負責攔截可能發生的繼續出逃事件。

  檢察官針對公派律師的“證人”一個沒走,而私人律師的客人全部走光這一點,對公派律師提出了表揚,以此向法官暗示孕産婦集體出逃可能和劉龍珠、王婧兩位華裔私人律師有關,指出這21名孕産婦通過微信建立了一個群,有人在群裏鼓動孕産婦三十六計走為上,憑藉手中的護照隨時回國,而劉、王兩位律師也在其中。

  但在法官的追問面前,檢察官又拿不出二人為孕婦“支招”的證據。

  此外,法官對檢察官的限制留美孕婦活動的建議也不買賬,認為佩爾與其表揚公派律師,不如表揚留下來沒走的孕産婦“證人”,而表揚她們的方法絶對不是抓起來或戴GPS腳環、居所監控這種懲罸辦法。他強調“我們不能用違法者的錯誤懲罸守法者的配合。”

  但布瑞托接受了用護照換取I-94表格的建議,说這樣即可收回孕産婦及家人的護照,預防集體出逃的連鎖效應,又可避免沒有護照給這些“證人”生活上帶來的不便。

  鑒於吳瑩曾試圖離美,檢察官17日在庭上建議法官將吳瑩監禁起來。但法官回應,他非常不情願現在將吳瑩拘押起來。法官指出,月子中心案取證時間已超過35天,檢方應知道會出現證人離美的風險,“是何故導致的這一問題?”而后,法官拒絶了檢方提出拘押中國吳瑩的提議。

  法官要求吳瑩獲釋后,除出庭、看醫生,以及接受法律諮詢外,只能在住處行動,外出行動範圍不得超出加州中區聯邦法院管轄區域。另外,吳瑩須佩戴電子監控器,略有違反上述規定,她將遭到監禁。

  不過,沒有證據表明中國孕婦的私人律師參與了這次逃跑計劃,但是法官麥克考米克依然決定用公辯律師維爾伯恩(Edward Welbourn)取代吳瑩原有的華裔代理律師梁志毅。

  法官的理由是,梁志毅不再適合代理她了。梁志毅的另一名李姓中國産婦客人也被法官指定由維爾伯恩代理。

  回美有條件

  事件的發生,無論是對律師還是對檢察官或是法官來说都有些令人“灰頭土臉”。

  劉龍珠透露,有一名産婦在逃回中國后用電子郵件向聯邦法官轉達她願意配合檢察官回美出庭作證的意願,但同時提出了3個條件:1、回美后不能對她們給予懲罸;2、要法院給出確切的回美時間,不能無限期拖延;3、要退回5000元保證金。

  法官布瑞托認為這些孕産婦向政府談條件本身就是對美國司法的冒犯,但即便如此,他還是希望檢察官能夠通過辯護律師和這些“證人”達成雙方都可以接受的回美條件,但有個底線不能商量,那就是這些孕産婦違法在先,所以回美后肯定要受到法律的懲罸。至於怎樣懲罸,則由檢辯雙方商量決定,比如30天監禁,如果這些“證人”覺得30天獄中的“體驗生活”可以交換將來借公民兒女之光合法移民的話,就可以回美作證。

  對此劉龍珠分析稱,事實上,一方面美國政府需要他們回來作證,而另一方面證人不希望回到美國后就被逮捕,從本質上講,雙方並不是對立面,並且還有互相幫助的空間。只是事件處理的手法太粗糙,造成混亂。

  提議視頻作證

  此外,在16日河濱縣聯邦地區法院緊急開庭過程中,法官在言語中透露該案件最快也要到9月才能審理結束。由此不難理解,為什麼那些原以為約談后就可馬上回國的孕産婦為什麼會失去耐心,不辭而別了。

  上海澎湃新聞網報導,如果證人沒有逃回中國,劉龍珠表示,正常的做法是上訴到聯邦上訴庭舉行緊急聽證會,並要求聯邦上訴庭推翻聯邦法庭的決定。而聯邦上訴庭方面,不管是否同意,都會給出十分詳細的書面檔案,“至少一兩百頁”,而這些都會作為法庭檔案的一部分,在法律上有個延續性。

  “但是證人現在看到的東西都不是好的東西,所以他們對司法沒有信心,可能是他們逃回國的動力。他們覺得司法和行政沒有完全分開,檢察官和法官都是站在一起的。”劉龍珠表示,“事情一折騰,這些媽媽們對律師有信心,但是對美國司法制度沒有信心。此前法官明確表態,她們一個星期內就能回國,結果后來沒有走成,她們覺得這個法官言而無信。檢察官也言而無信,和之前说好的不一樣。”此前,劉龍珠的6位客人中有2名證人已經獲得了法官批准,回到了中國。

  劉龍珠還表示,從法律層面來说,聯邦檢察官沒有權利讓他們逗留這麼久。這個案件不涉及美國國家安全問題,而说到底是有關錢的問題,一些人可能涉嫌欺詐政府、騙取醫保等等。到9月時,扣留時間都超過了180天。“從法律上來講,讓他們滯留這麼久沒有道理。”

  17日,劉龍珠已向檢察官提出建議,希望證人可以在國內通過視頻或是其他方式作證。他表示,如果證人返美作證,不對證人追究、不讓他們坐牢,涉及到的是美國政府的尊嚴以及面子問題,但是要讓他們坐牢的話,證人必然不會返美。因而讓他們在中國通過視頻作證,這樣作證的目的達到了,他們也不擔心被抓了。這是和政府合作的表現,以后是不是要刑事檢控他們,還是撤銷,可以再決定。對此,聯邦檢察官也表示這個建議十分有建設性,並將會深入探討。

  (編輯:胡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