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在淡然生活中品自釀醇香紅酒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8月12日 01:25   僑報

  【僑報記者於麗娜報導】“聖者無名,大者無形”, 真正的強者總是莫測高深。就像記者第一次走進沈宇喬的家, 遠遠望去隱匿在一片山谷間的最高處,白色的建築坐落在頗具規模的葡萄種植架之間,在陽光的照耀下,葡萄樹那綠油油的葉子閃閃發亮。這壯觀的葡萄園美麗景色,不禁讓人想起那部《美好的一年》(AGood Year)當中的情景。

  因為妻子,開啟了沈宇喬對紅酒的興趣,也最終使得兩人擁有了今天的夢想家園。(僑報記者於麗娜攝)

  沈宇喬請記者品嘗他自釀的酒。(僑報記者於麗娜攝)

  沈宇喬家中葡萄種植區(局部)。(僑報記者於麗娜攝)

  沈宇喬介紹種植情況。(僑報記者於麗娜攝)

  恆溫酒窖。(僑報記者於麗娜攝)

  復旦學霸 來美獲分子生物學博士

  年輕時的麥斯·史金納在他叔叔亨利位於法國東南方普羅旺斯的葡萄園裏過的那個暑假,不論是葡萄園還是葡萄酒,都給美好的生活增添了色彩。都说葡萄酒具有優雅、成熟、低調的特質,而這座酒莊的主人也正是如此,默默耕耘,幾年時間把平凡的山谷變成美麗的莊園。他難道是葡萄種植專家?不是,他是一位開了掛的生物界“大咖”。

  说他是學霸一點也不為過,畢業於復旦大學生物系的沈宇喬畢業后來美,就讀於紐約州立大學布法羅分校的分子生物學專業,師從Jeremy Bruenn 教授並獲得分子生物學博士學位。

  之后前往普林斯頓大學,在美國科學院院士Tom Shenk 的實驗室做博士后研究,專攻病毒和細胞癌變之間的關係。那時的他天天泡在實驗室裏並不感覺辛苦,反而很享受做試驗的過程,也許這和后來他把試驗室“建”到家裏,天天和瓶瓶罐罐打交道,進行葡萄酒種植的各種實驗不無關係。

  1998 年他來到加州后,供職於Onyx 製藥公司,先后參與融癌病毒和免疫癌症療法的研究,獲得多項專利,發表了多篇論文,並受邀撰寫了一系列的行業綜述。在此期間他所參與研發的融瘤病毒Onyx- 015 后經過技術轉讓由中國三維生物公司在中國上市,成為治療鼻咽癌的一種創新性的手段。

  鑒於他在這一領域的研究具有權威性,他受邀撰寫費氏病毒學教科書(FieldsVirology)中關於病毒載體及其在基因治療方面應用的章節,至今還被美國各大學本科和研究生作為病毒學的專類教材。

  十年磨一劍 當總裁平凡人不平凡

  2007 年,他加入由中美共同投資的LEADTherapeutics 創業公司任藥物研發的生物學副總裁,經他參與研發的抗癌藥LT-673 獲得多項專利,被行業內許多專家評為“最強力的PARP 抑製劑”,是治療BRCA 陽性的乳腺癌、卵巢癌及其他腫瘤非常有前途的研發類新藥。

  2010 年, 創業公司被罕見病藥物行業的楚翹——百傲萬里(BioMarin Pharmaceutical)以9700 萬美元的價格收購,沈宇喬也隨之加入其中並任小分子藥研發的執行總監,負責多個遺傳病藥物的研發。

  在美國每一種藥品上市,往往需要消耗10 年以上的時間進行研發和臨床實驗,和耗資上億美元的投入,可以说任何從事生物學領域的專家和學者,几乎都是傾注其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而投入其中。

  在製藥行業,用“十年磨一劍” 一點不為過,沈宇喬繼續參與LT- 673 的開發,由他帶領的團隊經過不懈的努力,一款針對BRCA 陽性腫瘤的藥品,經過近十年的實驗、開發,已經成功進入三期臨床研究並有望不久上市,這也是他最期待的事情。

  用他自己的話講:“行業領軍人物談不上,我也就是個挺平凡的人。”

  在印象裏很多擁有酒莊的人都過着或准備過一種類似歸隱的生活,眼前這片茂盛而具有規模的葡萄園在沈宇喬一家剛搬到這裏之時,可完全不是這個景象——荒草叢生的后山,夏天驕陽似火一片土黃。

  而短短幾年時間裏屋前屋后兩片大面積黃土變綠源,鋪設觀景平台,地下室挖出“實驗基地”,客廳改造開墻破洞增加恆溫酒窖,大興土木。先不说花費的時間、精力和金錢,就這一陣子“折騰”,從無到有,而這些都離不開默默支持他的妻子,在這片土地上傾注了兩人的心血。

  學釀酒建酒窖 紅酒飄香滿庭芬芳

  正所謂“愛屋及烏”,正是因為妻子喜歡喝紅酒,是一個狂熱的紅酒愛好者,才開啟了他對紅酒的興趣,也最終使得兩人擁有了今天的夢想家園。

  如果说創造硬件條件、種植葡萄都尚且算是容易的事,那自釀造紅酒可就是個“大工程”了。為此, 沈宇喬還特意跟專業葡萄酒釀酒師學了很長一段時間釀酒,一趟趟的去釀酒師家學藝,前前后后一年半。

  這種執着的勁兒可不是容易堅持的,他说:“我是學生物的,屬於典型的理工科,搞科研有時需要反復做很多實驗,習慣了用實驗數據來说話。所以在釀酒的過程中為了獲得嚴謹的數據,也會做很多次實驗。例如,發酵是微生物消耗葡萄汁液裏的糖分泌出酒精的過程,根據經驗,釀酒用葡萄每克糖經發酵后能産生0.6 度左右的酒精,所以要釀出口感合適的葡萄酒,葡萄收穫時的含糖量要控制在每百克內含糖約23-25 克。

  每年的秋季他每三五天,有時甚至每天一次測葡萄裏邊的糖分和酸性以確定在最合適的時機收穫。但沈宇喬的釀酒可並非一帆風順,有一年的葡萄酒用他的話來说簡直可以用“糟糕”來形容,因為一次調配的比例出了問題,使得當年存儲的酒全部沒有達到他想要的口感,而他處理的辦法也相當的乾脆——直接倒在水池裏沖走,“雖然有些痛心,但還是堅持做自己想要的。” 沈宇喬看着手中的紅酒说: “酒是有性格有內涵的東西,所以每個人都有獨屬於自己的酒,把酒命名為CROSSBROOK,不僅僅源於我的酒莊所在的位置,更主要的是它打上了我的烙印和體現了我的一部分思想。”

  享受收穫與快樂 用紅酒投身公益

  對於沈宇喬來说,看着自己種的葡萄在土地上蓬勃生長是一種驕傲,喝着一杯自釀的美酒也是平常生活裏的享受之事,但他並沒有獨享這份愜意,而是胸懷更美好的心願,希望讓更多的人去分享這酒中的甘甜。“隨着葡萄種植面積的擴大、産量的增加,釀造的瓶數也會越來越多,但我從來沒有想過去賣酒,對於我來说很多是無法用價錢來衡量的。” 他说:“每年到葡萄收成的季節,親朋好友都會帶着孩子全家上陣來幫忙採摘,其中不乏公司老總,教授,律師,醫生和其他的各類專業人士。

  孩子邊摘邊吃,朋友們談笑風生,大家一起分享豐收的喜悅,共話採摘的快樂,這種過程很讓人享受,所以當成品出來時,他們是我第一批的‘嘗客’,送給他們也是我的一份心意。

  除於少部分放在家裏留存外, 其它的酒會送到一些養老機構和養老院,因為紅酒素有老年人‘牛奶’ 之稱,對預防動脈硬化,減少患骨質疏鬆等老年病有幫助,如果可以幫助到這些老人也是我及全家非常開心的事情。”

  據悉,今年兒子放暑假之餘, 他們全家將前往中國麗江的遠郊縣進行支教工作,利用各自的專長, 去幫助那裏的孩子們增長知識、開拓眼界,並和他們同吃同住度過愉快的假期。在沈宇喬看來,不論是釀造紅酒還是可以投身公益都給他帶來了別樣的收穫與快樂。

  正如大文豪歌德曾言:“酒使人心愉悅,而歡愉正是所有美德之母。……我繼續與葡萄酒作精神上的對話,它們使我産生偉大的思想,使我創造出美妙的事物。”一瓶能讓人感動讓人遐想的葡萄酒,必會出自對葡萄酒有着宗教般虔誠、身懷“絶技”、又充滿情懷的大師之手。

  (編輯:孟音)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