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在美“被虐”女子是前央視主持?圈內人這樣说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9月12日 11:44   僑報

  【僑報網綜合報導】近日,一則標題自帶流量的新聞佔據了各大媒體的版面:原央視女主持嫁美國后遭虐待,一包衛生巾用一年,當庭哭訴需要食物。曹女士控訴自己的丈夫屠中恆先生對自己有虐待行為。她在向法院提交的證詞中表示,她沒有車,沒有足夠的、新鮮的食物。“反正我也沒有車,Palmdale那麼偏遠,我哪裏也去不了。”

  ▲曹女士和屠先生當初舉行了隆重的中式婚禮圖據網絡

  據僑報記者報導,位於洛杉磯北部的蘭卡斯特市北區高等法庭,受理了這起華裔夫妻間的離奇訴訟。丈夫針對妻子申請法庭禁令,妻子告丈夫虐待,同樣申請法庭禁令,並當庭哭訴需要食物。

  曹女士介紹,自己為媒體人,來美國之前,在中國中央電視台打工,做節目女主持。2015年1月28日與在美國做醫生的屠先生結婚,當年中國前外交部長作為證婚人參加了婚禮。2016年6月9日曹女士隨屠先生移民美國,曹女士说屠先生曾在公衆場合表示會照顧她,她很放心。

  除了“什麼”都沒有,更加奇怪的是,據曹女士提交法院的證詞中寫到,“我的丈夫只給我買了一包衛生巾讓我用一年,在Costco價值1美元……做飯不讓我用油、油不能打開,會引來螞蟻、控制我洗澡用水、夏天家裏溫度保持在89度,冬天61度……等等”。而日常生活中,最讓曹女士不能忍受的是,她沒有足夠的、新鮮的食物,冰箱几乎空空如也,“都是過期食物,沒辦法吃。”

  相關連結:家暴?感情糾葛?原央視女主持當庭哭訴需要食物

  隨后,曹女士繼續發聲,表示已至洛杉磯縣,投訴洛杉磯縣警局駐帕姆代爾市警員涉嫌歧視。

  曹女士電話告知僑報記者,准備至洛杉磯縣檢察官辦公室尋求幫助。雖然來美一年多,曹女士卻沒有辦理身份證(ID),也沒有車,而帕姆代爾市(Palmdale)遠離洛杉磯市區,曹女士说幸虧有熱心人士幫忙,願意順路搭她至洛縣檢察官辦公室,她凌晨4點多即已起床,清晨出發去洛杉磯市區。

  相關連結:華裔家庭糾紛繼續升溫 妻子懷疑受歧視赴洛縣投訴警員

  曹女士口中提到的帕姆代爾市的住處什麼樣?騰訊娛樂第一時間聯繫了華裔著名律師劉龍珠,經過他的調查與核實,曹女士的丈夫屠先生確實有一處位於帕姆代爾市的房産。這是屠先生於2008年以27萬美元購置的一套使用面積約223平米的雙層別墅,擁有4個卧室、3個洗手間。該別墅目前的市場估價大約為37萬美元,租金預估為2300美元/月。據曹女士本人说,屠先生將Palmdale房子的鑰匙給了她,所以,曹女士很有可能住在此別墅中。

  相關連結:“被虐”央視女主播的美國生活

  中國有句話清官難斷家務事,其中的孰是孰非究竟如何?

  曹女士頂着“前央視女主持”頭銜,卻不斷受到網友質疑——為什麼沒看過她主持的央視節目?她婚禮時邀請到的侯耀華和她又是什麼關係?她網上的那些經歷是否屬實?

  對此,紅星新聞對照曹女士曾經的百度百科簡歷列表,採訪了多位知情人士和那場婚禮的主婚人、明星侯耀華,試圖還原曹女士的人生經歷。此前,紅星新聞也曾經專訪過當事人曹女士,她稱自己“願犧牲隱私讓每個男人反思”。上一頁 1 2345678下一頁分享此頁面

  是否為央視女主持?

  多位資深央視員工稱,《聚焦三農》固定主持班底沒她

  《聚焦三農》是央視七套軍事農業頻道的一檔新聞類深度報導節目。在“央視前主持遠嫁美國受虐挨餓”的消息在網上發酵后,也讓《聚焦三農》欄目組的多位工作人員萬分詫異。

  資深員工:沒見過,沒聽说

  在曹女士的百度百科履歷表裏,曾寫明2006年在央視農業頻道《聚焦三農》欄目任新聞快報主持,這在該頻道內部的一個交流群裏“炸”了,一位在《聚焦三農》工作了十年的資深員工陳筱(化名)告訴紅星新聞,曹女士的事讓他們內部交流群裏的同仁都很詫異,“我到《聚焦三農》十年,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人,在了解的範圍也沒有聽说她曾是欄目主持人,欄目交流群裏也沒有認識她的人。”

  陳筱说,他們同事之間討論過這件事,但即使是工作了更長時間的同事,也不認識曹女士。“固定的主持人班底裏,我了解的是不太可能有她。”陳筱说,《聚焦三農》最早的主持人是周玉,之后張瑋、顧國寧、李威,中間有北京台的主持人來主持過幾期,但並沒有聽過曹女士的名字。對方稱,欄目一般不會有客串,都是固定的主持人,和中心內部簽約的。

  陳筱说,如果是欄目遇到大型節目,不排除是在舞台上站了一下就走了,“做個新聞出個小鏡頭,那樣的話並不叫主持人,那種客串出鏡的人太多了。”紅星新聞記者注意到,在央視網2010年的《聚焦三農》主頁上,有欄目製片人、主持人、記者、編輯、攝像等崗位的人員名單,但名單中並沒有曹女士的名字。

  ▲曹女士(資料圖片)圖據網絡

  《聚焦三農》工作十多年員工:

  出個鏡和參與不等於主持人

  另一位在《聚焦三農》工作了十多年的工作人員張喬(化名)告訴紅星新聞記者,2006年的時候,自己並沒有聽到《聚焦三農》有新聞快報這一说。“電視台的欄目通常是固定製,就算是實習也並不允許跨欄目,除非是跨頻道。至於三農人物頒獎活動等,從安排車位、接待,發紀念品以及簽到等等,參與的工作人員就太多了。”

  在《聚焦三農》工作了十多年的攝像師李勁(化名)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在欄目待了這麼多年,《聚焦三農》的主持人中並沒有聽過曹女士的名字。李勁隨后表示,他有聽同事提起,曹女士曾經是原來《聚焦三農》一位製片人在北京廣院(現中國傳媒大學)的同學,不排除在《聚焦三農》干過。但他稱,《聚焦三農》的節目就是主持人加小片,沒有外景主持人,2006年的時候也沒有。他表示,女主持人必須在欄目主持才叫主持人,外景出鏡的只是外景出鏡記者。上一頁 1 2345678下一頁分享此頁面

  《聚焦三農》原製片人:

  她確實沒做過主持人

  參加活動不等於策劃

  此前,在曹女士的百度百科資料裏,提到了一位曾經是《聚焦三農》製片人的名字,資料裏顯示和對方是合伙人,多年策劃參與CCTV-7年度三農人物頒獎典禮。

  ▲曹女士此前在百度百科的工作經歷簡介圖據百度百科截圖

  紅星新聞記者隨后聯繫上了那位《聚焦三農》的原製片人。對於曹女士是否曾在《聚焦三農》做過主持人的問題,那位原製片人先是表示不清楚,隨后说:“對,確實沒有(做過主持人)。”對方還表示,“誰能隨便成為央視女主播?”至於“合伙人”身份,那位製片人表示,中央電視台沒有合伙人這個稱謂,而年度三農人物頒獎典禮一事,也是台裏策劃的,和個人沒有關係,“難道说參加過一個活動,就说是自己策劃的嗎?”

  提及自己和曹女士的關係,這位製片人说,在傳媒大學很多人都認識曹女士,但他和曹女士本人已經沒什麼聯繫了。

  此外,根據百度百科顯示,曹女士還曾在2000年擔任央視科教頻道《走進科學》外景主持、記者。紅星新聞查詢了央視網站,並未找到《走進科學》,只有《走近科學》欄目。而央視科教頻道一位工作了十多年的吳姓主編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他並沒有聽说過曹女士曾在《走近科學》欄目工作過,也沒有什麼印象,即便有的話,也是極短時間。

  紅星新聞注意到,目前,曹女士的百度百科已經部分修改,刪改了此前一些關於合伙人和相關策劃的表述。

  ▲曹女士目前在百度百科的人物經歷簡介,相比之前刪減了一些內容圖據百度百科截圖上一頁 1 2345678下一頁分享此頁面

  大學校園裏的名人?

  綽號“紅衣姐姐”,考播音系研究生多年未果

  校友:她大膽潑辣,性格張揚

  “我其實在廣院(現中國傳媒大學)讀書的時候就認識她。”張喬(化名)表示,自己曾是原北京廣播學院93級播音系專科班的學生,曹女士則是94級化妝專業大專班的學生,學製為兩年。提起曹女士,張喬稱老廣院“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曹女士在學校有一個綽號叫做‘紅衣姐姐’,經常穿一身大紅色衣服在校園經過。那個時候她給人感覺大膽、潑辣、不含蓄,毫無顧忌,性格非常張揚。很多男生都有點怕她,和她保持距離。”

  ▲曹女士曾是學校裏的“紅衣姐姐”圖據網絡

  張喬回憶,在廣院期間的曹女士和現在網上看到的照片判若兩人:以前的曹女士,皮膚很黑,並不能稱得上是美女,她畢業之后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離開廣院,一直想考播音系的研究生,但廣院的老師覺得她條件不符合,一直沒收。“剛畢業那幾年,她給我打過電話問有沒有關係什麼的,后來我也沒再和她聯繫。”

  學校教授:

  她考播音系研究生,形象通不過

  中國傳媒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雲貴彬曾負責過研究生的招生工作。對於曹女士,他表示依然有印象。他告訴紅星新聞,原北京廣播學院(現中國傳媒大學)的電視學院是曾經辦過一個化妝大專班,曹女士在那裏學習,拿到一個大專文憑。據其回憶,曹女士在學校期間穿的衣服都是大紅大綠,人也非常張揚。

  按照國家規定,大專畢業應該兩年以后以同等學力,可以報考研究生,但是要修完本科段的八門課程。在曹女士大專畢業兩年后,她選擇報考研究生,審核是復合要求的,“但是她要報考播音系的研究生,這個專業對形象是有一定要求的。”雲貴彬说,曹女士的臉盤比較寬,形象上通不過。

  ▲曹女士(資料圖片)圖據網絡

  在2005年他離開研究生處之前,他記得曹女士考過3到4次研究生,2005年以后也考過。雲貴彬還記得,曹女士考過的那幾次,因為成績不夠無法進入覆試,“有一次初試總分過了,進入覆試,結果覆試還是不符合要求,不通過。”盡管雲貴彬通過他人向曹女士表達過,播音系的標準她不可能通過,希望勸她換一個其他的專業去考,但曹女士一直堅持考播音系,堅決不換,年復一年,讓她成為了廣院“名人”。

  雲貴彬说,他知道曹女士在學校前后待了十多年,聽说她曾在央視農業頻道打過工,“但说她是央視主持人,沒有絲毫印象。”雲貴彬说,幾年前曹女士結婚的時候,廣院的師生們聽到消息覺得她總算有了一個歸宿,沒想到現在是這樣一個結果,“她自我感覺良好,追求上位,沒想到會這樣。”上一頁 1 2345678下一頁分享此頁面

  和名人明星是朋友?

  婚禮主婚人侯耀華:我和曹女士不熟

  2015年,曹女士和丈夫屠先生舉行了一場中式婚禮,婚禮上,娛樂圈人士侯耀華是主婚人。9月8日,紅星新聞記者聯繫上了侯耀華,他表示:“我和她本人其實並不特別熟。”侯耀華告訴紅星新聞,他當時去參加曹女士的婚禮是因為朋友的邀請,而婚禮上也有一些他認識的熟人。“想到就是去參加一個婚禮,因此就去了。”

  ▲侯耀華(左一)是曹女士婚禮上的主婚人圖據網絡

  侯耀華说,他只知道曹女士在央視主持,外語特別好,堅持十年考研究生,至於曹女士屬於央視什麼欄目等更具體的信息,他表示並不知道。“我去參加婚禮,只知道她的先生是大夫(醫生),姓什麼當時都不知道。”侯耀華说,他和曹女士基本沒有活動的交集,他稱自己看過曹女士主持節目的錄像,是曹女士拿給他看的。

  侯耀華提到,自己認識《聚焦三農》的一位製片人,曾經有一次他作為嘉賓,出席了年度三農人物的頒獎典禮,當時,曹女士給他打過電話,说希望他幫忙去錄次日的節目。除此之外,侯耀華说,他和曹女士並沒有什麼交集,除了一次吃飯時偶遇過。

  “我不清楚前頭后頭的歷史。”侯耀華说,在曹女士嫁到美國之后,他們從來沒有聯繫過,直到有人告訴他,有女孩嫁到美國“受虐”的消息,裏面有他在婚禮上的照片,才知道此事。

  早前報導

  央視女主持遠嫁美國受虐?當事人回應

  8月21日,一則“前央視女主持遠嫁美國當庭哭喊餓”的消息在網上炸開了鍋。文章中稱,這位“前央視女主持”2015年1月嫁給了美國華裔醫生屠先生,於2016年6月移居美國后,“挨餓受虐”,吃過期食品,一年只買一包Costco價值99美分的衛生巾,而且一包用一年……

  對此,有網友質疑,美國最大的連鎖會員制倉儲量販店Costco根本沒有價值99美分的衛生巾,還指出曹女士所住的位於美國洛杉磯Palmdale的房子,距離超市只有15分鐘步行距離,不至於因為沒有車而無法出遠門,只能在家挨餓。隨后幾天裏,曹女士發出視頻,稱被餓得皮包骨,還氣憤地稱,她在美國挨餓受虐,網友卻笑她(見下圖)。

  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

  近日,紅星新聞採訪了曹女士,自稱已經43歲的她稱:“我看了很多視頻和報導,我感覺(裏面描述)的那個人不是我本人。” 上一頁 1 2345678下一頁分享此頁面

  獨家回應:

  “受虐”的美國婚姻生活

  8月17日,曹女士和丈夫屠先生在一場聽證會上相互申請了禁令。曹女士告訴紅星新聞,屠先生申請臨時禁止令的理由是“她(曹女士)拿了我的飯,還報警稱被(我)打。”

  ▲曹女士(資料圖片)圖據網絡

  曹女士諮詢的免費律師提議,讓她也申請一個針對屠先生的禁令,因為她才是受虐的一方。至於屠先生申請的禁令具體內容是什麼,曹女士稱,“每個法令不一樣,我也看不太懂”,只说禁令包括“不能恐嚇,不能怎麼著怎麼著。”她曾通過華人生活網表示,沒有律師,沒有食物,需要援助。談到這段時間如何生活,曹女士對紅星新聞稱:“沒辦法啊,我現在還餓着呢,你以為呢?”

  曹女士還稱,之前關於她的報導,很多細節都是錯誤的。但她提到,一些自媒體文章讓她在氣憤的同時,也“讓我從瀕死的邊緣又活過來了。”

  “受虐”細節之一:衛生巾

  關於一年只買一包Costco價值99美分衛生巾,一包用一年的说法。曹女士稱,自己根本沒有提過Costco,“我老公一年買一次,一次買兩包,一包一美元。我為什麼要給Costco做廣告呀。”

  ▲曹女士曬出照片,稱自己吃過期食品圖據網絡上一頁 1 2345678下一頁分享此頁面

  “受虐”細節之二:證件曾被收走

  曹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她的護照、條件綠卡、社安卡都曾經被收走過,就連電動牙刷都被屠先生收走了。她稱,屠先生收走她的東西,還说“這是我的房子。”盡管她后來想辦法拿回了證件,但她稱屠先生還是持有自己證件的複印件。

  關於是否有受虐的證人證據時,曹女士告訴紅星新聞,她有屠先生催促她擦東西的音頻,還有郵差可以做她證人。她提到,當她的七大箱衣服從北京寄過去的時候,郵差叫門,但她沒有鑰匙開不了正門,最后只能從房子裏面打開車庫門收東西。

  之前,媒體一直希望拿到她的檢查報告,但她稱,“這個檢查報告我根本就不抱希望,再说也沒有受很大的傷。”她说自己曾打電話報警,稱丈夫不給她冰箱裏放吃的。警察告訴她,“他是你的丈夫,不是你的照料人”,沒有責任在冰箱裏給她放吃的。在感受到了警察的冷漠后,她選擇投訴警察。她说,屠先生曾經對她说過,很多美國警察都是他們的病人,因此,她稱自己對檢查報告不抱希望。

  對於曹女士的说法,紅星新聞試圖聯繫採訪屠先生,但曹女士不願提供對方的聯繫方式。而據此前《僑報》報導,兩人鬧上法庭,開庭后,僑報記者曾找到屠先生,詢問為何夫妻之間鬧得如此之僵,屠先生當時這樣回應:

  1.要小心曹女士,说她很會利用人。

  2.對於食物、開車等問題,屠先生表示是曹女士自己不願意學開車,自己不要吃。

  3.我很愛乾淨,也很節約。平時希望她能照顧我,打掃一下衛生,她不願意,她在家不做飯。帶她去吃自助餐,她次次吃得拉肚子。

  4.屠先生強調在日常生活中才會真正了解曹女士。提到“虐待”,屠先生表示曹女士在污衊他,毀壞他的名譽,沒有明顯表示出想和解的意願,除非曹女士寫下來,说明“沒有虐待,沒有打”,他覺得曹女士可以回中國。

  自稱一無所有:

  “我是受害者,完全待我像奴隸”

  “我沒有ID,沒有駕照,沒有車,沒有聯合賬戶,沒有信用卡,沒有現金。”曹女士稱,屠先生“完全待我像奴隸。”

  紅星新聞記者詢問曹女士,通過婚姻獲得條件綠卡,通常需要提供證明夫妻真實關係的銀行聯合賬戶,以及共同報稅等信息,為何他們會沒有聯合賬戶?對此,曹女士稱,她不知道條件綠卡是怎麼辦的,她通過美國婚姻移民CR1簽證入境,因為結婚不滿兩年,所以入境后是條件綠卡。

  曹女士告訴紅星新聞,她從2016年6月9日入境,到2018年6月9日兩年到期。條件綠卡持有者需要在兩年期滿前90天內,由夫妻雙方一起提出申請,移除條件綠卡上的限制,變成十年綠卡(也稱永久綠卡,到期可更換)。

  “如果我符合條件申請美國受虐綠卡(因婚姻取得條件綠卡的持有人證明自己受虐),我可以自己申請,不讓他知道。如果那時候我離婚了,我可以自己申請。”曹女士稱:“但這個不是我的興趣所在。”上一頁 1 2345678下一頁分享此頁面

  詳述相戀結婚經過:

  認識三個月結婚,但“所有承諾最后沒實現”

  談到當初為什麼跟屠先生結婚。曹女士稱,他們是有夫妻緣分的。

  她稱,自己曾經承受了網絡暴力十幾年——自己當年考研考了十幾年,被駡了十幾年,各種挖苦,各種打擊,還有人駡她醜,但自己跟屠先生視頻聊天,從來不化妝。

  ▲曹女士(資料圖片)圖據網絡

  她提到,他們認識一個月以后見了面,三個月后在海南訂婚,還在衆人見證下交換了結婚戒指。喜歡看瓊瑤的她相信,儀式對一個人很重要,尤其對婚姻很重要。於是,盡管屠先生不想,她還是找到贊助商,辦了大家都知道的那場婚禮。從小就父母離異的她,心裏對家特別渴望。她當時覺得,這個婚姻一定能進行到底。

  曹女士稱,她41歲才結婚,但“知人知面不知心”。婚前,他們“掏心窩子談話”,每天兩次,每次至少一兩個小時,經濟問題、孩子問題、教育問題、事業問題、未來問題……他們全都談了,溝通得非常好。她说,屠先生答應得非常好,但所有承諾最后都沒有實現。

  她表示,婚前辦探親簽證時,屠先生還給美國政府提交了對她的經濟擔保,说一個月給她一千美元零花錢。那時,屠先生告訴她,照顧好家就行,但現在,連給美國政府的擔保都變了。

  她说,他們認識三個月結婚不是問題,而是所有問題都嚴肅討論了還變成這樣。她認為,這是人性問題。

  ▲曹女士(資料圖片)圖據網絡

  表示願犧牲隱私:

  換來的社會價值讓每個男人反思自己

  曹女士稱,自己在美國求告無門:“我這一年多,就像一個卧底記者一樣,活在我的生活中,活在我的婚姻中,活在美國。”她一再向記者表示:“我希望輿論導向是非常正能量的那種。”

  曹女士说,她想讓公衆知道“這個女人是受害者”,要“通過我的犧牲,我的隱私,換來的社會價值讓每個男人反思自己:是不是對身邊的老婆也這樣?”

  (編輯:文章)上一頁 1 2345678下一頁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