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中國博士在美國含冤入獄 被祖國營救回國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9月13日 15:54   僑報

  【僑報網訊】不少人可能對2010年的這則新聞還有印象:中國留美博士涉恐入獄,在異國他鄉經歷4個月的牢獄之災后終於無罪釋放,順利回國。

  翟田田 圖片來自中新網

  據觀察者網報導,2017年9月13日播出的《演说家》中,這位名叫翟田田的留學生發表了演講。如今再看那段蒙冤入獄經歷,他感嘆:無罪釋放是因外交部和駐紐約使館以及在美每一位華人的支持,身在他鄉,蒙冤入獄,國家是唯一的依靠。

  而過了這麼多年,他也終於想明白了,原來當年莫名其妙被抓進監獄,竟然是這個原因……

  演講一開始,翟田田曬出了一張自己18歲時候的照片,如今身材發福的他自嘲说:之所以會發生這麼大的變化,與七年前在美國坐的那次牢有很大的關係。

  翟田田在美國從高中讀到博士,自認為雖然經常犯些上課睡覺的小錯誤,但總的來说也算是個遵紀守法的好學生。

  沒想到,在2010年的一天,校警忽然就將他抓進了學校的警局,拿走了他的錢包、手機、護照和所有證件,還給安了一個很大的罪名:“恐怖威脅”。

  他说,他一直以為“美國是一個以自由和民主為樣板的燈塔國”,任何一個犯人進了監獄,也該有權利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但他甚至連“恐怖威脅”這個罪名是什麼意思,都搞不明白。

  而且,監獄拒絶了他任何聯繫家人朋友的要求。

  兩個月之后,他等到了自己的庭審,然而這個庭審沒到兩分鐘就結束了,法官和他的對話是這樣的:

  “你認不認罪?”

  “我認什麼罪?我錯在哪裏?”

  “不認?你走吧。”

  ……

  於是,他又被送回了監獄,直到托一個出獄的獄友帶出了一封信,事情才出現了轉機。

  如果沒有這封信,他的父母根本不知道他正被關在美國的監獄裏。

  也正是從這封信開始,國內出現了“留美博士涉恐入獄”的消息,中國政府開始介入:外交部與翟田田的父親保持聯繫,關注事態發展;駐紐約大使館的領事也去監獄看望了翟田田。

  翟田田说,迫於輿論的壓力,美國檢方開始想辦法趕快把他送出監獄。

  他們先是將翟田田的罪名從最開始的刑事犯罪、恐怖威脅,連降三次,降到最后等同於過馬路闖紅燈的“小型行為不當”。

  但是翟田田拒絶簽字出獄,因為“只要我落筆,我就認錯了,這是我不能接受的恥辱,這個鍋我表示堅決不背!”

  於是美國人又想出了第二個辦法:说翟田田的學生簽證到期了,要將他遣送回國,“他們把我護照的每一頁都用紅筆打上X,甚至把我放在了他們的黑名單上,以致於我無罪釋放、反訴他們的時候,連去美國出庭的簽證都不敢給我”。

  當時的新聞報導说,因為他在課堂上和教授吵架,揚言要拿燃燒彈炸了學校,因此被以“恐怖威脅”的罪名抓捕。美國檢方還聲稱掌握了這段錄音,還有他要製造燃燒彈的證據。

  翟田田表示這個罪名根本就是無中生有:“我連律師都沒有找就贏了官司,你覺得他們有證據嗎?”

  直到后來,他才終於想起來,在入獄的17天前,他曾參加過美國的一個聽證會,而這個聽證會,可能是他入獄的根本原因。

  翟田田當時參加的聽證會內容是:新澤西的交通總署公開討論公共交通是否應該漲價。

  他發言说,奧巴馬當局許諾的400萬美金,新澤西的交通總署沒有拿到。但這不能成為交通總署“把手放到老百姓的口袋裏去要錢的理由”。

  這一發言贏得了在場老百姓的熱烈掌聲,他下台之后,還接受了媒體的採訪。

  翟田田表示,他當時有些“口無遮攔”,甚至對“美聯儲在全球剪羊毛的金融奴役的本質”進行了抨擊。

  第二天,這些內容就被登在了新澤西的獨立日報上,兩個禮拜之后,校警就出現在他的公寓門口。

  翟田田说,在外面的留學生都有一個普遍的共識:在國外待的時間越久,越愛國。

  他舉了個例子:你在街上走,看到一座摩天大廈,可能你最先看到的是它光鮮的幕墻和巍峨的外表,但並不清楚它的內部結構。你想要了解一個國家的文化和意識形態,你要搬進去才知道。

  他表示,留學生在國外受到歧視和欺負是普遍現象,但如果和他同樣的遭遇發生在其他國家的留學生身上,可能就不會那麼走運。

  翟田田最后的這段總結,讓演講現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我之所以能夠以無罪的身份從監獄裏走出來,不是因為我個人,而是因為,美國受不了天下的輿論,而且它受不了我背后有一個強大的國家在支持着我。

  “不是因為我,是因為我們國內的媒體,是因為我們駐紐約使館的工作人員,是因為我們的外交部,是因為在美的每一個華人天天去探監和發給我的每一封信。

  “當你身在他鄉,蒙冤入獄的時候,你唯一的依靠,就是你的國家。

  “你的背后有一個強大的國家在支持着你,這種支持,不會因為你對她的抱怨而有絲毫的削弱,也不會因為你對她的嫌棄而有絲毫消減。

  “她的支持是無條件的,是沒有理由的,因為她不需要理由,僅僅因為,你是一個中國公民!

  從博士生到階下囚到回到國內,翟田田说,生活中最暗淡的那一頁似乎已經翻過去了,但是,他始終想不明白自己究竟為什麼進監獄。

  (逸清)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