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假結婚辦綠卡美華人圈較盛行 遇嚴審拖延苦樂自知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7月11日 23:57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7月12日電 據美國《僑報》報道,紐約時報廣場的炸彈客就擒,引發了一個意想不到的結果:移民局從此加緊了對結婚移民的審查,因為炸彈客沙哈就是靠結婚為手段取得美國公民資格的。據保守的估計,過去10年,在華人圈裡,以假結婚手段獲取綠卡者的人數相當驚人,至少占假結婚總數的1/3。

  假結婚換綠卡 華人圈較盛行

  過去1年,在數十萬為外國配偶申請移民的結婚案件中,有2萬500多件被拒。其中只有507件被證實是真的假結婚,而其它被拒絶的,只是由於面談時男女雙方所答問題不一致。

  過去10年裡,用假結婚換綠卡的人究竟有多少?得逞的又有多少?沒有人知道。但據保守的估計,在華人圈裡,這個數字相當驚人,至少占總數的1/3。尤其在低層次人群中,比例特別高。相對來說,女性公民出賣身份,為男人辦理假結婚的較少;男性公民比較常見。

  在移民潮流高漲的今天,結婚移民確實是一個便捷高效的途徑。可是,有些人只想要身份,不想要婚姻,那結婚就不單是一條路,還可變成一件可以隨時脫去的外衣。深潛在生活的水中,許多年來,人們看多了形形色色的婚姻。真的有,假的也不少。假結婚是交易,真結婚也難免不是。因為不少異族通婚,看似生活在一起,但綠卡到手,便勞燕分飛,也沒人去追究他們到底初衷是什麼。

  其實,對美國來說,多一個移民,少一個移民,並不是多了不起的事,用什麼方式移民,也無關緊要。加上婚姻本身又具外人難斷真假的因素,所以,一直以來,移民局對假結婚礙於人力精力睜眼閉眼,沒當作大事。

  如今不同了,不光是歸化後的移民有恐怖分子嫌疑,重要的是,利用欺騙的手段取得綠卡公民,踐踏了法律的尊嚴。對真正守法者極不公平,對暗中打算出賣公民身份,以幫別人假結婚換取利益的不良公民,更是一種變相鼓勵。移民局這招兒一出,生生攪亂了很多人的好夢。不知有多少人神經緊張暗自叫苦呢。有一對結婚者,兩人住一棟房子裡,但絶不同居。女的是需要錢的一方,男的是要身份一方。女的是個老太婆,比男的大將近十歲。當初約好,男的每月付800美金,直到綠卡到手。

  偏偏忘了一件事,那就是期限。也許老太婆老奸巨猾,心思細密,盤算太久,故意不提多久辦成;而男的急於求成又缺乏經驗,沒琢磨細節,就簽了合約。結果拖拖拉拉快10年了,不但綠卡杳無蹤影,連個工卡也沒見着。原來老太婆並不真正合作,該出示的檔案總是短缺。男的呢,既然已經上了賊船,想下來也不容易。前期投資投進去不少,也沒法告她,自己英語不好,也不敢毀約。最後是老太婆生病死掉,無意中成功。

  假結婚辦綠卡越來越難

  一般說來,急於獲取綠卡一方,肯定希望越快越好。出賣公民一方,也當然願意周期縮短,美金到手,皆大歡喜。像上面提到的這倆人,是男的上了老太的當,給她做了長期付款的奴隸。好在他也沒吃虧,一來拖長了時間,假戲似真,消除了移民局的疑惑;二來最後落了一套老太的房子,算是連本帶利全都賺回來。

  美國政府雖然注重人的權利,注重個人隱私,不輕易侵犯婚姻的神聖和尊嚴,卻也不是傻瓜。對結婚移民的嚴格審查,我看他們就採取了一個“拖”的辦法。所謂拒絶,並不是隨口否定你的婚姻。目前不給你通過,也不見得就給你定義成假結婚。不是馬上讓獲利者因罪坐牢,讓作假者永遠離開美國。

  弄明白假結婚者的心態,就知道這一招實在是無奈中的高招。如果是真的結婚,那麼一年兩年,甚或幾年之內拿到綠卡,都不是大問題。結婚就是過日子嘛,假如拿綠卡不是目的,那就慢慢等好了,一次一次過關,總有過得去的一天。不給你綠卡,並不妨礙你生活。

  結婚17年 申請綠卡路漫長

  菲爾德曼女士(Ms. Feldman)在一封抗議信中寫道:“如果我真的是同我的丈夫假結婚,而目的是為了讓他得到一張綠卡的話,我難道還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出陳情嗎?如果我的丈夫同我結婚只是為了得到一張綠卡,我敢肯定,他會在許多年前就離開了我,並尋找一個符合U.S.C.I.S有關什麼是夫婦的理念的妻子。”

  從這封信得出結論,他們的檔案的份量並不比這對夫婦在2006年接受約談時所回答的問題的差異更大,如她說他們的房租為677.17美元,而他說,大約為700美元。這對夫婦說,他們希望聯邦有關當局到他們在5樓的公寓中去看一看,他們是如何設法用她的Supplemental Security Income的傷殘費和他的微薄的工資來過活的。

  據《紐約時報》報道,在其它州,移民局的官員常常會用這種家庭視察的方法來鑒別一對男女的結婚究竟是真是假,盡管這種做法受到許多人的抱怨,認為它在侵犯了個人隱私的同時,並不一定會給他們帶來更好的結果。但在紐約,這種床笫核查被看作是一種禁忌。

  按照一般的解決方法,如果一對夫婦在第一次面談的時候被聯邦當局懷疑有欺詐之嫌的話,該聯邦機構必須給申請人在進行第二次面談之前一個雇請律師的機會,該聯邦機構必須讓被約談的人有一個機會來解釋兩人回答有出入的地方,而且當局必須對這一過程進行錄音以備將來申訴之用。

  在皇后區的這對夫婦的最近的陳情書中,他們的律師要求檢查官給予被約談人額外的耐心。該律師說,辛格先生的記憶力有問題,因為他在過去工作過的糖果店中曾經被搶劫者用一枝槍敲擊過頭部。有關當局拒絶了重新給予這對夫婦一次約談的機會,相反,他們一再強調該夫婦在2006年回答有關問題時兩人之間回答不相吻合之處有長長的一個單子,其中包括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有關內容,這是在1993年夏天在一個當地公園中的第一次見面。

  菲爾德曼女士回憶說,那是一個“音樂之夜”,而辛格先生卻說,那晚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活動。但菲爾德曼女士後來說,也許是因為,當他們見面的時候,音樂會已經結束。她說,她記下了他的電話號碼,但卻不願意將她的號碼告訴他。但辛格先生卻說,他們倆交換了電話號碼。在他們結婚的時候,她回憶道,他當時穿着一套西裝,但他卻記得當時穿的是一件皮夾克。他不知道為什麼她的母親沒有來參加他們的婚禮,但她說,她母親住得太遠,在新澤西州。

  嚴打假結婚意味什麼?

  但是,對真正假結婚的人來說,這可是件倒霉透頂的事。夜長夢多,說不定哪會兒就露餡了。讓假的自然暴露,也許正是移民局新政的策略。

  有人是真結婚。當時去移民局面談時,一波三折,緊張至極。那個移民官,就某一個小問題糾纏不放,一定要細節。不但兩人分開面談,還要求某個書面材料確鑿無疑。因為是幾年前的材料,他們遺失找不到。移民官斷然拒絶通過,說需要另外一次更加詳細地面談。結果,在送他們出門的那一個時刻,他表現坦然,直視移民官嚴厲的眼睛,毫無驚慌忐忑,一切平淡自然。

  當然人們知道,實際上,許許多多的假結婚也通過了。還有許許多多的假結婚正在進行。從盼望華人多多移民,期盼弱小華人,特別是華人女性成功留美這個角度上講,大家願意看到她們以結婚方式留下來,不管是真是假,拿到綠卡就好。但從國家安全,尊重法律角度講,應贊成美國政府嚴把移民關,尤其應該嚴懲那些出賣公民旗號的不良公民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