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上海男子憶述在日生活:懷念游戲廳“撿錢”日子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7月28日 19:35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7月29日電 據日本新華僑報網報道,1990年的上海。一切還是那麼灰。那一年方衛星33歲,在一家工廠做技術員。用他的話說,自己真是趕上了一個好年代。出生那年,家裏還能領到糧食;20歲那年,國家又恢復了高考。他是當時570萬考生中的一個,也是十年來,第一批走進大學課堂的30萬分之一。他是標準的知識分子,是別人羡慕的對象,因他拿着每月58元的高工資,而一個普通工人的工資只有36元。

  1991年的上海。街上的外國人越來越多。方衛星對他們很好奇。雖說家在大都市,從小見到的外國人也不是很多。而且,他的表姐竟然嫁到了日本,更讓他覺得不可思議。他想,有機會自己也要到國外去看一看。

  1992年的上海。方衛星對外國人失去了好奇心,他已經見得太多了。但是,越了解國外,就越讓他覺得自己身處的年代,也許並不是那麼好。身邊的朋友一個接一個地出國,讓他感到很緊張。羡慕他的人越來越少,大家轉而羡慕起那些出國的人。他開始動搖,自己就這樣下去,行嗎?

  這一年底,他通過表姐的關係,也來到了日本。據表姐的描述,日本賺錢多、生活好,上海人都很嚮往去日本。但是,從沒見過的新世界,讓他這個一直很自豪的“城裡人”出門時也有些手忙腳亂。日本打工的工資高得超乎他的想象,但他只認識有限的幾個日文字,身處這個科技發達的國家,他甚至覺得自己不像個知識分子。

  有一天,他在街邊發現了一個游戲廳。他當時高興極了,因為這個東西上海也有,他甚至能把大型游戲機拆開修理。反正機器也不會日語,他就靠這手技能得到了第一份工作。

  這是一個很大的游戲廳,每天都有很多日本人來玩。他第一天上班就被嚇壞了,日本人真是“視金錢如糞土”,從錢包裡拿出2萬日元,換一盆百元硬幣,不到2個小時就花光了。他說,他每天都能在地上撿到很多百元硬幣,日本人掉了錢,都懶得彎腰撿。他可不管那套,見到硬幣就撿起來,一天下來,光這些錢就比在國內一個月的工資還多。

  1993年下半年,他發現這些情況慢慢改變了。來游戲廳玩的人越來越少,以往熱熱鬧鬧的夜,現在也變得冷冷清清。日本人花錢越來越小氣,地上的百元硬幣也漸漸失去了蹤影。他看着身邊的員工接連被解雇,心裏又升起了知識分子的自豪。他說因為他會修機器,所以地位是很穩固的。

  就這麼撐到1996年,這家游戲廳最終倒閉了,大型游戲機也慢慢退出了歷史舞台。他的日語還是沒有太大的長進,因為他從沒系統地學過。這兩年的高科技他又不懂,他徹底迷茫了。但他很快又想通了,為了養活自己、為了寄錢回家,他開始靠賣力氣賺錢。他洗過碗、送過報紙、凡是能賺錢的他都干過。幾年下來,他的收入也還可以。

  2000年以後,他找到了一份正式的工作。在華人圈子裡兜售電話卡、倒賣些電器等等。一句話,什麼能賺錢就幹什麼。他早就不把自己當成知識分子了,他的生活質量也越來越低。每天下班回家的路上,他都會特意路過一家小小的游戲廳。直到現在,他仍稱這種地方為游戲廳,而不是什麼電玩城之類的新名詞。他說,現在的他是社會地位也沒了、經濟優勢也沒了。他很懷念當初在游戲廳裡“撿錢”的日子,那是他人生的最高峰。

  如果時間倒退回1992年的上海,他依然會選擇來到日本。許是為了找回當年被羡慕的感覺吧,誰又說得清楚呢。人這一輩子,需要理由嗎?(邢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