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華人孩子在美國學校過得好嗎? 語言不通常遭欺負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3月10日 19:53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3月11日電 據美國《僑報》報導,近20年來,越來越多的華人家庭經過多種考量,選擇全家移民到美國。大部分人的新移民生活都是如出一轍,父母為生活拼搏,孩子則是去當地的學校開始新的校園生活。

  出國前,很多移民父母總聽說美國孩子讀書如何輕鬆,華人孩子很容易在學校中取得優異成績。所以,相當一部分家長認為自己的孩子在學習上不會有大問題,就將自己的大部分精力和時間放在了如何賺錢和工作上。當其中一部分人猛然回頭時,卻發現,孩子的成長早已偏離了自己的預想,想要輓回卻已無從下手。當然,也有部分家長保持着中國一貫的傳統教育方針,讓自己的孩子不斷地在學習上名列前茅。但是,不論哪種孩子,他們是否真正地融入了美國的校園生活中,個中答案也只有孩子們心中最清楚。

  隨着一代代新移民家庭中的孩子不斷成長,很多在美國的華人父母也有了這樣的疑問:當黑頭髮黃皮膚的中國孩子們漂洋過海來到滿是藍眼睛黃頭髮白皮膚美國孩子的校園生活中,他們是否能用自己傲人的數理化成績贏得新同學的友誼?自己的孩子又該如何融入真正的美國學校生活?隨着學校中成績優異的亞裔學生不斷增加,家長是放任孩子自由成長,還是將華人的教育傳統施加在自己好不容易能“減負”的孩子身上呢?這些小移民到美國后,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學習環境中,面對困惑和壓力,有多少人能夠走上一條康莊大道呢?

  帶着這些疑問,記者採訪了一些華人新移民,從他們口中聽到了他們的孩子在美國學校讀書所遇到的困難和問題。

  來美語言不通 上學常受欺負

  現年33歲的Ken告訴記者,自己14歲時來到美國和父母團聚,在那之前很長一段時間是和台灣的姥姥一起生活。

  談起自己童年,Ken說:“感覺在台灣的日子真的過得很開心,即使考試成績不好,被老師用戒尺懲罸,或是因為打游戲機,被舅舅追到游戲廳守株待兔,現在想來都非常的有意思。”

  Ken介紹說,自己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到美國打拼了,所以14歲前自己很少和他們生活在一起。他到美國后,父母忙於餐館生意,也沒有時間陪伴他。有時候,他下課回到家中,也看不見他們。往往是他休息了,父母才回到家中。Ken告訴記者:“你不要看我現在有1米88的身高,人高馬大的,我剛來美國時,在學校中卻常常遭人欺負。”他回憶說,自己剛來美國時,英語几乎一點都不懂,本來學習成績就不太好,來到這樣一個陌生的語言環境更是讓他無所適從。由於附近學區的學校中當時還沒有可以教授外國學生語言的專門學習班,老師只好把學期當中插班進來的他安置在普通班級中一起上課。

  Ken苦笑着說:“那時候起碼有兩年時間,我都不知道老師在講什麼,因為根本就聽不懂,后來才漸漸有了起色,但是也只能聽懂兩三成。”記者了解到,由於美國沒有課后老師留下單獨輔導的習俗,所以,Ken即使聽不懂,也只有回家自己學習,或是在父母的幫助下進行提高。可是,忙於生意的父母根本無法為他提供任何幫助。更讓他的校園生活雪上加霜的是,剛到美國、又不會英語的他成了校園“惡霸”欺負的對象。

  面對欺凌,Ken反抗過,但換來的卻是變本加厲的欺負。他孤立無援,又不會英語,很難將自己受欺負的事溝通給學校,而父母也無暇顧及。Ken很坦誠地告訴記者,自己從那時開始就討厭學校,甚至有一次哭着告訴父母“再也不想去學校了”,但得到的是父母的呵斥。

  他平淡地告訴記者,后來他只能忍耐,等到又有新學生轉來,那些“惡霸”才不再騷擾他了。Ken說,校園中這樣的事情不少,尤其在那些社區中有很多不同族裔新移民子女共同就讀的學校,亞裔學生的身體素質劣勢很容易受到那些非裔和墨裔學生的騷擾。

  據記者了解,Ken高中畢業后只選擇了一所普通社區大學,畢業后在一家華人公司工作。由於他學歷不高,很多人都指使他做這做那。就算心裏有氣,他也只能在Facebook上發泄一下,別無他法。

  明知小孩遭罪 父母無暇照顧

  據記者了解,不僅像Ken這樣的中學生在學校受到欺負,一些華裔孩子在幼兒園和小學也同樣會遇到這樣的事。

  王女士告訴記者,當年,自己的大女兒在美國出生后,自己和丈夫要打拼生意,每天早上5點就要到店裏工作,因此只能把孩子送到幼兒園。很快她就發現孩子的手臂上經常有淤青,還帶有小孩子的指甲掐印。憤怒的她趕到托兒所,只聽到老師解釋說是小孩子玩鬧時不小心弄的,以后他們會多注意些。

  王女士紅着眼說:“我發現每次孩子身上有傷痕后,就去幼兒園,第二天,孩子平安無事。但是,過幾天,傷痕又出現了,有時候還更嚴重。我和丈夫在店裏非常忙,那時候家裏生活很困難,一家5口人的嚼用只能依靠生意,所以我根本就不可能經常去幼兒園讓老師多多照看孩子。”女士最后不得不對生活妥協,即使看見3歲多的女兒身上帶有青紫的傷痕,也無計可施。

  王女士還告訴記者,孩子上幼兒園之前,在家都說中文,不怎麼會英語,所以受了同學欺負,也沒辦法及時向老師表達出來。每次王女士去幼兒園質問,老師都問她,為什麼她女兒當時沒有對老師報告?因此,從那以后,王女士要求所有的孩子在家裏也說英文,哪怕其教育方法被國內的家人責備,她也絶不退讓。

  王女士說:“華人家庭很多孩子剛入學時,因為不會英文而遭受同學欺負和疏離的現象並不少,雖然一些家長認為孩子小,很快就會融入新的語言環境,但是那個過程對年幼的孩子來說實在是太殘酷了,那些欺負人的小孩本身並不多壞,他們只是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訴自己的孩子,你不屬於這裏,讓華人的孩子不得不用最殘忍的方式快速改變自己。”

  最后,王女士告訴記者,如今已上12年級的大女兒雖然已忘了幼時的遭遇,但是她卻能清楚地感覺到那段遭遇在女兒的性格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記。

  強求子女成才 難忘中式教育

  很多華人父母從小接受傳統教育觀念,又在競爭激烈的教育環境中長大,因此對自己的孩子要求嚴格,要他們時刻保持優異的成績,同時多才多藝。

  這樣的教育思想早已深深地烙在許多華人家長的心中。和那些學歷不高、為了生計忙碌而無暇顧及子女教育的家長不同,他們一般都有高學歷和高收入的穩定工作,能花大量的時間和金錢在孩子的教育上。雖然美國提倡個性教育,學校老師不會給孩子佈置大量作業,但是那些迫切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家長仍在施行着自己的“中國式教育”。

  張太太就是這樣一個家長。她告訴記者,自己和丈夫都是在國內高等學府畢業的研究生,赴美之后又繼續讀書,直讀到獲得博士學位。因為丈夫收入不菲,工作穩定,又因為有了一雙子女要照顧,所以她成了一名全職太太。正是因為有大把的時間和精力,自己對子女的教育非常關注和細心。

  據她介紹,她家所在的社區有不少美國孩子放學后在戶外結伴玩耍、跑跑跳跳,但是,自己的孩子們卻被要求在屋內學中文、練鋼琴、補算數。

  她的理由很簡單,也很樸實。她說:“我們作為家長,飄洋過海,拼搏多年,吃了不少苦,就是希望讓孩子可以享受到優渥的生活。我們如今做到了,自是希望他們長大后,他們的子女也能享受這一切,所以嚴格要求他們,是為他們的將來考慮。”

  這其實就是很多華人的傳統育兒觀。張女士說,有些鄰居勸她不要讓孩子學習太過緊張,但是她卻另有自己的看法,她告訴記者:“那些美國鄰居們天生的黃頭髮、白皮膚,已經為他們融入未來的美國主流社會、甚至是上流社會打下了基礎,我的孩子們,雖然在美國出生,但是他們的外表依然改變不了他們是‘外國人’的事實,想讓他們長大后得到更多的認可,自己本身不具有強大的優勢,又如何能讓他們脫穎而出呢?”

  張女士承認,孩子得到優異的成績,也能滿足自己的一點點虛榮心,但更多地是為他們的未來着想。雖然自己當初來美國,就是希望下一代不要經歷自己那樣艱苦的求學生涯,但當自己有了孩子后,卻不得不承認“中國式教育”的確很值得借鑒。

  記者了解到,近年來,隨着華人移民家庭不斷增加,美國不少周末和寒暑假補習學校早已人滿為患,除了大部分是亞裔學生,現在許多白人家長也有了學習競爭意識,送自己的孩子去補習。(思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