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兩遭實名舉報 華潤董事長落馬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4月18日 03:50   僑報

  中共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17日發布消息稱,華潤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宋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中新社/資料圖片

  山西省古交市,華潤煤業發運站17日大門緊鎖,官方資料顯示,如今的華潤煤業前身是其收購的金業集團。 中新社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12日發布消息,中國科協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申維辰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中新社/資料圖片

  王文志舉報宋林包養情婦的微博中所附的照片。網絡圖片

  中共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17日發布消息稱,華潤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宋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今年51歲的宋林也許沒有想到,自發出聲明駁斥新華社記者王文志舉報、希望有關部門盡快進行調查之后僅僅一天,自己就被帶走——這與上次被王文志舉報后“頂”了近一年的情況大相徑庭。

  根據舉報的內容,宋林在華潤收購山西金業資産過程中存在嚴重的瀆職行為,造成巨額國有資産流失,並有巨額貪腐之嫌,且長期包養一名模特出身的情婦。

  兩次舉報 ·落馬

  新華社記者實名舉報2次 宋林落馬

  中共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17日發布消息稱,華潤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宋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在兩度被新華社下屬《經濟參考報》首席記者王文志舉報后,宋林終於落馬。

  北京《新京報》報導,王文志第一次舉報宋林還是在2013年7月。當時王文志稱宋林等華潤集團高管在對山西金業的百億元(人民幣,下同)併購案中故意放水,致使數十億元國資流失。王文志稱宋林等已構成瀆職,並有巨額貪腐之嫌。

  隨后中紀委表示,已經收到該舉報,已在程序處理中,但一直沒有明確的調查結果公佈。消息人士透露,當時高層領導即已批示嚴查,“但據说遇到阻力,被‘頂’了近一年”。

  除王文志外,還有多路人士針對宋林涉嫌違紀違法的問題進行舉報。接近此事件的人士稱,在被王文志曝光之前,這類舉報已經開始。

  北京時間2014年4月15日下午,王文志再次實名舉報宋林包養情婦,並涉嫌貪腐。16日,宋林在華潤集團官網發布聲明稱,舉報內容純屬捏造和惡意中傷。

  但這次,宋林並未如一年前那樣“幸運”。17日晚,距離宋林“希望相關部門盡快調查”的聲明發布僅1天,中紀委網站在頭條的位置發布消息稱,宋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最后行蹤:輾轉港深,終於深圳落網

  宋林落馬的消息公佈后,其近期活動引起外界關注。香港大公網援引香港媒體報導,17日上午宋還在香港,但當晚即被中紀委從深圳帶走調查。

  報導稱,宋林前段時間在深圳看病,16日看到王文志的舉報后赴香港,發表聲明“辟謡”,同時向主管華潤集團的國資委寫彙報,稱網絡舉報不屬實。報導披露,17日上午宋還在香港,但當晚就被中紀委從深圳帶走調查。

  此外,以商人施政樂為首的華潤電力6名小股東,正計劃再度入稟高院,並正調查宋林包養情婦一事與當年的山西煤礦收購有無關連。

  香港大公網報導,華潤是國資委監管的53家副部級央企之一。在香港擁有5家上市公司,在內地間接控股6家上市公司。華潤董事長無正式官階,但待遇相當於副部級官員。

  執掌華潤多年的宋林生於1963年,畢業於同濟大學,1985年進入華潤集團,2008年接任華潤董事長,2012年當選中共十八大代表。同年,曾盛傳宋會升任國資委主任,此職位其后由來自中石油的蔣潔敏擔任,但蔣已於去年撤職受查。

  中新社報導,目前,華潤集團已發布公告中稱,“中紀委公佈公司董事長宋林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本公司將全力配合調查工作,並努力確保各項業務正常開展。”

  貪色斂財 ·黑幕

  華潤百億元收購撂荒資産 小股東:10億元都不值

  王文志的舉報源於華潤2010年一起百億元收購。對於這起收購,有小股東評價说,“一個10億元不值的東西,最后華潤能120多億元接受,我們覺得不可思議。”

  北京《新京報》報導,2010年2月9日,華潤集團以太原華潤為重組平台,收購原金業集團的資産包。該資産包由金業集團旗下10個實體組成,包括3個可采儲量達2.55億噸的煤礦、兩家焦化廠、一家洗煤廠、一家煤矸石發電廠、一家運輸公司、一個鐵路發運站和一家化工廠,資産包權益整體作價約103億元。

  而在華潤電力介入收購前不到3個月,2009年9月,前買主同煤集團與金業集團達成的這部分資産股價約為52億元。僅僅3個月后,華潤收購金業集團資産包的對價,卻比同煤集團出價高出50多億元。

  有媒體報導稱,走訪山西省古交市發現,華潤電力收購的金業集團資産大多處於“撂荒”狀態,有的煤礦竟然淪為放羊場;焦化廠也一直處於停産、半停産狀態。

  更令人質疑的是,金業集團諸多煤礦證件已過期,卻在收購時順利過關。

  對於這一系列的不合理,王文志舉報稱,在宋林的直接指示下,華潤電力卻迅速向金業集團直接支付或間接支付81億元收購款,其中違反收購協議提前支付50多億元。

  王文志稱,在該巨額收購案中,宋林的個人意見起了很大作用,而付款環節是在宋林的指示下完成的。宋林等高管100%存在問題,至少是瀆職。

  另據上海《第一財經日報》報導,華潤旗下華潤燃氣小股東舉報,類似“匪夷所思”的併購案在華潤燃氣也有出現。

  但之后的2013年7月25日,宋林現身國資委頒獎典禮,華潤集團因鋭意進取被國資委授予業績優秀奬。外界由此認為,宋林已經從舉報風波中脫身。

  模特情婦或系宋林錢袋子

  王文志在2014年4月15日的第二次實名舉報信中稱,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包養情婦楊某,而楊某是宋林收受賄賂和洗錢的重要渠道。王文志還同時發布了兩張宋林和一個女子的照片。

  北京財新網報導,楊麗娟目前供職於瑞士聯合銀行集團(下稱瑞銀)投行部中國團隊,級別是執行董事(ED),她是於2012年6月加入瑞銀香港的。自4月15日王文志舉報后,瑞銀的內部合規部門已對楊麗娟展開內部調查。知情人士透露,楊目前仍正常上班。

  有接近楊的人士说,現年36歲的楊麗娟,英文名叫Helen,出生於江蘇吳江,五官清晰,“一米七的個子,身材很不錯。”

  在楊麗娟同事眼中,楊是性格爽快、有些江湖氣的瘦高挑女子。“很少有人知道她和宋林的關係,內部只是说華潤某高管是她叔叔。”楊麗娟的同事说,“她很少來辦公室,如果來,有時會提着大小購物袋。

  楊麗娟的好身材得益於早年的模特經歷。“她與宋林在一起很久了,曾經談婚論嫁,但宋林最終沒有兌現他的承諾。”上述人士说到,此事也被宋林的妻子知曉,並憤而來美國陪讀。宋林的兒子曾在美國讀書。

  王文志稱,楊麗娟是宋林的“錢袋子”。王文志稱,根據他獲得的信息,情婦楊某本人及其親屬名下,在境內外擁有10億元以上資産,在蘇州、常州、上海、香港的等地擁有大量別墅等高檔房産,在境內外銀行有巨額存款。王文志還稱,宋林認識情婦楊麗娟后,利用職務影響將其安排到華潤的合作方瑞銀香港和上海分支機構上班。

  目前尚不清楚楊麗娟事件會否給相應投行造成影響。但美國司法機構正在調查海外投行為取得交易而雇佣中國官員或央企高管子女的行為。根據1977年出台的《海外反腐敗法》,美國企業不得為贏得業務向外國官員提供金錢或其它財物。

  前《山西晚報》記者則稱,宋林在香港還另有情婦。

  案例

  連結

  申維辰落馬:賣了許多地 睡了一群女人

  中央組織部有關負責人近日證實,中國科協黨組書記、副主席、書記處第一書記申維辰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中央已決定免去其領導職務,現正在按程序辦理。

  申維辰是今年首名受查的正部級官員,亦是首名落馬的中紀委委員。他長期在山西任職,曾任省委宣傳部長、太原市委書記,當地對他有3句話概括:“賣了許多地, 拍了一部戲, 睡了一群女人”。一部戲,就是曾熱播的電視劇《喬家大院》,申任總策劃。而此番出事,主要在賣地和女人問題上被盯上。

  有傳言稱,早前,中紀委在調查另一宗案件時,一名有國家一級演員名銜的山西籍知名女歌手因涉案被問話時,交代曾與申有過一段“私情”。此事雖僅屬“生活作風問題”,但申由此進入調查視野。而申與該女歌手的關係有不少人知道,山西前首富張新明為巴結申,曾一次斥資500萬元贊助該女歌手的演唱會。北京《法制晚報》

  國家能源局核電司司長郝衛平疑被查

  繼中國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劉鐵男落馬后,能源局再有官員被查。多個渠道證實,國家能源局核電司郝衛平司長被帶走調查。能源局內部一定層級以上官員都已知道此事。

  此前,郝衛平及其妻子都已被邊控,4月15日其妻准備從首都機場出境被發現,隨即有關部門直接去郝家,將郝也帶走。

  郝被查的具體原因目前尚不清楚,但據傳是“另有他因”,與原發改委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局長劉鐵男案並無關聯。2013年3月18日,劉鐵男卸任國家能源局局長。2013年8月8日,劉鐵男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輿論指出,種種跡象表明,電力行業反腐正加速推進,電力十年反腐無大貪落馬的局面即將扭轉。

  《鄭州晚報》

  七千萬嫁女煤老闆捲入

  在華潤對金業集團的收購案中,作為控股太原華潤49%股權的華潤聯盛,在收購中擔當的角色自然不容忽視。而究其背后的參與者,山西另一煤炭大佬邢利斌的身影隨即出現。

  3月12日,曾“7000萬元嫁女”的邢利斌被警方從太原武宿機場帶走,當時邢利斌正要搭乘從太原飛往深圳的班機,轉道去香港。

  上海《第一財經日報》

  觀察

  反腐“不作為”

  央企紀檢在空轉?

  宋林案在舉報人堅持舉報近一年后,終於進入調查程序。這说明了中央紀檢部門的介入,有利於推動案件調查。但問題是,為什麼企業的紀檢組織,未能擔此重任?

  去年王文志首次舉報宋林后,國資委曾於7月19日表態稱,已經注意到相關舉報與媒體報導,並將研究相應措施。“若存在違法違紀行為,將依法依紀嚴肅處理。”但這一暌違,就是9個月。

  近日恰從國資委傳出消息稱,央企腐敗案呈上升趨勢,將開展向央企派駐紀檢機構的試點。此外,央企紀委書記從5月1日起將不再分管其他業務,轉而專職“反腐”,這樣的制度反思與改進,當然是必要的。同樣應受到重視的機制完善還在於,要讓機關或國企的主要負責人,不因權力過於集中而架空了基層紀檢組織的應有功能。如此,才能讓反腐逐漸擺脫對中央紀檢部門的過度依賴,從而更好地形成“虎蠅同打”的反腐態勢。

  北京《京華時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