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華人“閃婚”生活喜怒哀樂誰人知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5月04日 00:10   僑報

  沉浸在甜蜜中的夫婦。網絡圖片

  婚姻快餐。網絡圖片

  閃婚對雙方都會造成傷害。網絡圖片

  “閃婚”一詞在美國社會中的使用頻率非常之高,近年來在美國華人的生活圈中,“閃婚”一詞也不再是那麼新鮮少見了。有些華人認為,“閃婚”是一種對美國文化的接受度正在提高的表現,但是也有不少華人在提到自己的“閃婚”生活時都會自嘲一番——其中的喜怒哀樂又有誰人知道呢?

  父母介紹相親

  兩個月就“閃婚”

  陳先生來自中國南方某一綫城市,在一家知名度極高的醫院擔任主任醫師,目前剛到美國開始學習他所申請的深造項目。當記者問及單身的他今后是否會繼續留在美國成家立業時,陳先生沉默了一小會兒,有些自嘲地表示,他其實在4個月前剛結束自己的第一段婚姻,這場為時不到半年的“閃婚”倉促地開始,迅速地收場。

  陳先生回憶到,一年前,已經34歲的他依然單身,這讓家中的老父母非常擔憂他的終身大事。常年圍繞着醫院手術室的他很少有機會接觸到適合的單身女性。但因為在一綫城市工作多年,眼界相對比較廣,因此他希望能尋找到一個有着留學背景和經歷的伴侶。在父母的介紹下,他和前妻楊小姐很快就相識了。

  相識之初,楊小姐的父母告訴陳先生及其父母,女兒在美國讀完會計碩士學位后已經找到工作,連房子都也已經買好了,如果兩人能夠成功,“男方願意去美國的話我們非常支持,如果男方想繼續在國內發展,我們女兒也會回國來發展。”

  兩個月的網上聊天后,楊小姐在聖誕節期間專門抽空回了趟國和楊先生見面,雙方面對面都感覺沒什麼大問題,又考慮到兩人的年齡都老大不小了,所以當3個月后楊小姐再一次回國之時,便與陳先生舉行了婚禮。

  賣房不成

  妻子翻臉

  甜蜜的生活沒持續多久,楊小姐就因為在美國的工作需要而不得不與陳先生分居兩地。因此,盼望着能與妻子團聚的陳先生努力爭取到了一個短期海外培訓項目后也來到了美國。陳先生说:“一是想着總和妻子分居不是個辦法,擔心兩人認識時間短,所以想盡快要個孩子能夠穩定家庭。二是看妻子的意願更希望留在美國繼續發展,自己想去看看出國后能有怎樣的一番天地。”

  可是陳先生沒想到的是,在到達美國后,妻子總是敦促他將自己在國內的一套房産盡快出售,然后把錢帶到美國來買房子。陳先生對此表示不解:妻子明明已經有了房子,且在結婚前女方也表示和他結婚並不是貪圖自己在國內的房産,因此陳先生一直不同意。陳先生说,這套在國內的房子是陳先生婚前就擁有的,而且完全無貸,並且産權上只寫着他一個人的名字。而當楊小姐發現自己無論怎樣都無法動搖陳先生的決心后,突然間就彷彿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據陳先生介紹,自己的老父母當時正好來美國探親,和夫妻倆住在一起,而楊小姐經常因一點小事情就吵得天翻地覆。有一次,楊小姐指着陳先生父親的鼻子破口大駡说:“如果不是我,你們能來美國嗎?”這讓陳先生的老父親一下子血氣翻湧。父親隨后告訴兒子:“我立馬走,這輩子都不會再來美國了。”陳先生痛苦地说,父親回國后不久就“小中風”了,前妻的言行舉止對他的父親刺激太大。

  隨后,讓陳先生意想不到的是,沒多久自己收到移民局通知,其配偶取消了他的身份申請手續,並責令陳先生在指定日期前離開美國。談到這裏,陳先生苦笑着说:“我前妻當時一點都沒有和我提過這件事,當我把那份通知拿給她看時,她只是‘哦’了一聲,然后冷淡地说,‘既然你不願把國內的房子賣掉后來美國和我一起生活,那就走吧。’我聽后心在一瞬間冰涼了。”想到被氣病的父親,陳先生決定回國,並和妻子辦理了離婚手續。

  前妻父母輓回

  始末終清楚

  在得知女婿和女兒離婚的消息后,楊小姐的父母立刻來到陳先生父母家。在他們的再三解釋中,陳先生了解到前妻的一切無理取鬧,包括突然取消自己的身份辦理申請都是在嚇唬自己,目的是為了逼自己能夠定下心把國內的房子賣了,和她去美國生活。但是這位楊小姐沒想到的是,陳先生竟然真的會選擇離婚,因此當她看見離婚書時立刻變得六神無主,希望自己的父母能夠為其輓回這段婚姻。陳先生的一位朋友在得知他的遭遇后,直接说:“這個女的肯定不是愛你,而是愛你那套一綫城市價值數百萬的房子,早點離了也好,省的以后再出什麼幺蛾子。”

  記者問陳先生,在經歷過這樣一次“閃婚”后,他對這段婚姻的看法是否也和其朋友一樣?他嘆了口氣回答说:“這些都不重要了,經過這次鬧劇認識到‘閃婚’是真的不適合我,時間太短,對方的真正性格、人品都無法摸清,有些結婚前说的好聽話,其實根本就沒有任何約束力,真是應了那句老話‘人心難測’啊。”

  “80后”中國女生與美國人“閃婚”

  奈奈是一名80后女生,據她介紹,自己在兩年前與美國丈夫閃婚時,已經差點就跨出了剩女中30歲的“剩鬥士”門檻、要向“剩天大聖”邁進了。當談到自己的閃婚生活時,奈奈表示,自己的父母在一開始非常難以接受女兒和一個認識只不過3個月的美國人結婚的事實。

  她说:“我的父母還是比較開明的,我在談第一個男友(一個美國人)時他們並沒有反對,但是這次的閃婚也許是真的超出了他們的接受程度。”據奈奈的敘述,自己在美國讀書時認識了第一個男友,也是她唯一的一個前男友Mark。兩人相戀3年,雙方父母見過多次面,奈奈的父母也都几乎認定了這個洋女婿,沒想到一遭情變,讓奈奈這樣一個朋友眼中的“女漢子”連續一個月每晚都會躲在被子裏偷偷哭泣。

  更加讓奈奈無法向父母道出的是,早在父母以為她和前男友會准備結婚時,就把她的嫁妝錢陸續給她匯到了美國。而那時的她以為自己和Mark真的會組成一個真正的家庭,於是就提前動用那筆錢為兩人共住的公寓添置了無數家用。可沒想到,當她的嫁妝錢已經花得七七八八時,男友竟然有了外遇,並且她也明白男友的心早已經離開了她,為了維護最后一絲尊嚴,她沒有任何輓留地向男友提出了分手。

  在離開前,她將自己購買的家用以低價處理的方式大甩賣,實在賣不出也都送給了好友,奈奈说:“我當時就想着就算全送人,我也不把這些東西留給前男友,尤其是不給那可惡的第三者。”

  隨后,奈奈就離開了前男友所在的城市。靠着自己一個人的打拼,為了節省房租開銷,她選擇了較便宜的公寓,但是老舊的環境和晚上到處爬動的蟑螂讓奈奈開始整夜失眠,直到后來能面不改色地隨手打死一隻蟑螂。她自嘲地说,搬家后自己從沒敢在父母面前表露過一分處境艱難的意思,即使父母表示要再寄錢過來,她都堅定地拒絶。奈奈说:“我的父母都是工薪族,供我在美國讀書,又給我預支嫁妝,已經耗費了他們大半的積蓄,如果再向他們要錢,我都過不了自己這關。”

  在新城市工作不到一年時間,她很快認識了現任丈夫John,對方很靦腆,不多話,但是對她非常關心。雖然經歷過一次非常失敗的戀愛,但是現實生活讓奈奈明白一個女孩孤身一人在外是多麼艱難。奈奈说:“結婚是自己主動提出的,對方雖然靦腆,但是對待我是非常嚴肅認真的,因此在慎重考慮后就同意了。”但是認識3個月就閃婚,讓國內的父母難以接受,父親一直對此非常不贊成,因此在結婚那天父母也沒能出席,這成為了奈奈一生的遺憾。

  但是,她和丈夫John兩年的婚姻生活,父親也漸漸默許了她的閃婚。奈奈表示,自己昔日的好友知道閃婚的事后,雖然表面恭喜,但是她清楚地知道她們一定在背后说她想要美國身份想瘋了。對此,她承認和丈夫結婚的部分原因是希望盡快獲得身份,但最重要的一點是,獨自漂泊在異鄉的她實在是太累了,需要一個溫暖的港灣可以依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