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美國不必擔心被中國買下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5月08日 03:40   僑報

  不少美國人擔心,中國資本的大量進入會把美國給“買下”。本版圖片均為網絡圖片

  在中國舉辦的一場以投資美國為主題的洽談會,吸引了大量中國商人。

  新聞焦點

  中國投資洶湧來襲 美國政府悲喜交加

  4月29日,美國商會(UnitedStates Chamber of Commerce)宣佈,中國在美投資金額首次超過美國在華投資。與此同時,中國在美投資暴漲引起美國國內的熱議和質疑。就此,《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6日刊文稱,在美中國公司在增加就業機會的同時,也必須遵循美國的“游戲規則”進行商業運作。

  過去10年,從能源産業到食品加工再到好萊塢電影,中國投資已全面進駐美國各大産業,影響力與日俱增。美國人擔心,中國會“買下”全世界。事實上,美國政府、企業以及公民應該用另一種方式看待目前的形勢:寬容接受。

  需要注意的是,中國在美投資在過去10年間發展態勢良好。未來幾十年,中國在美投資還將持續增加,譜寫出數百億美元的旋律。紐約諮詢公司榮鼎集團(RhodiumGroup)數據顯示,2005年至2013年間,中國在美投資金額從20億美元迅速增長到140億美元,增幅達到600%。

  當然,很多美國人有理由擔心中國投資危及國土安全,並帶來更為激烈的競爭,但美國現行的監管流程完全可以解決中國投資帶來的風險。

  美國海外投資跨機構委員會(Inter-agency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是專門對海外投資美國企業進行評估的機構。該機構可以審查交易流程,確定交易將産生的國家層面的影響,並限制或阻止影響國家安全的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國內存在一種廣泛的誤解,即獲得中國投資的公司與美國本土公司對待員工的標準不同。事實上,不論是食品安全、勞動標準、還是公司會計報告,美國境內的中國公司與美國本土公司採用的是同一套法律法規流程,沒有例外。

  中國在美投資也算是雙向選擇。中國公司在極度渴望入駐美國的同時,也會嚴格審核交易獲益的可能性。如果中國公司遭遇政治動機明顯的管製程序,那麼美國將會錯失大好機會。鑒於此,美國媒體以及政客不應過度渲染少數失敗的中國投資項目。

  僑報編譯王青

  現實案例

  中國投資是如何造福美國企業的

  隨着中國在美投資不斷增加,越來越多的美國人開始關注更為細節的問題。誰將共享美國人智能手機的相關信息?家裏食用的牛肉是否安全?中國公司會不會對美國員工實行不公平的勞動標準?事實上,研究證明,美國不但完全有能力控制這些風險,也有能力利用目前的形勢。

  首先,中國公司帶來了大把現金。2013年,中國對全球投資達到850億美元,140億投向美國。中國在美投資積極面的力證就是位於密执安州的耐世特汽車轉向器公司(Nexteer)。

  在全球經濟危機期間,該公司首席執行官羅伯特·雷梅納爾(RobertRemenar)尋求中國投資者,輓救了搖搖欲墜的公司。

  2010年,中國國企中航汽車公司(AVICAutomotive)以4.65億美元的價格買下了耐世特汽車公司。獲得了中方投資后,雷梅納爾保留了自己的管理團隊以及決策核心人員,短短幾年即恢復元氣。2013年12月,耐世特全球首席運營官洛朗·布列松(LaurentBresson)表示,公司正處於快速增長期。

  其次,中國在美投資也提供了大量就業機會,為聯邦政府與州政府帶來數量可觀的稅款。2000年11月,丹麥航運巨頭馬士基航運公司(MaerskLine)計劃結束其在波士頓港的服務,危及當地10000個工作崗位。

  2002年3月,波士頓港務局長麥克·裏昂(MikeLeone)成功與中國遠洋運輸集團(ChinaOcean Shipping)達成協議,中國遠洋集團將在波士頓港開設直接服務點。該項投資不但輓救了當地10000個工作崗位,還為波士頓港的集裝箱裝卸設備進行價值2.5億美元的擴建。

  中國公司已成功入駐美國,目前的趨勢將會持續下去。這些跨國企業將會重塑全球商業的藍圖,而它們的投資也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保證中國潛在投資者知曉美國相關法規,控制任何威脅國家安全的商業行為,可以使美國獲得最大化的利益。

  從美國角度來看,不論中國在美投資帶來何種挑戰,獲得切實的資金總比把錢扔向別處現實得多。

  連鎖反應

  中國經濟降速也會刺痛美國

  中國最近的經濟數據並不樂觀,因此有些美國人歡呼雀躍,但他們不知道,中國經濟下滑,對美國來说並不是好事。

  據美聯社報導,任何幸災樂禍都是短視的。在聯繫日益緊密的全球一體化經濟環境下,一個超級經濟大國的壞消息,對另一個經濟超級大國通常也不妙——即使雙方是競爭激烈的對手。

  “會刺痛(所有國家),” 穆迪分析機構首席經濟學家馬克·贊迪(Mark Zandi)说,“中國是目前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如果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將會影響全球。”贊迪估計,中國經濟增速每下降1%,對美國造成的損害包括:油價每桶漲20美元,美國經濟增速下降0.2%。這雖然不是災難性的,但在2008年金融危機后,美國深知,每一個對經濟有利的因素都不應輕易放過。

  一連串的經濟消息攪動着中國金融市場:中國4月份的製造業數據連續第四個月放緩;因過度建設而引發的信貸泡沫,也拉響了警報;一季度中國經濟增長放緩至7.4%,是自2008年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后最低的增幅。

  對於大多數經濟體,7.4%的增幅都是爆炸性增長,美國經濟自1984年以來,增幅就沒有超過7%,但是對於中國這個經濟增速常年達兩位數的發展中經濟體來说,最新的數據實在是低迷。

  且美國和中國的經濟聯繫越來越緊密。他們購買對方的産品,互相投資對方的市場,遊客也彼此往來。根據國會研究處的數據,去年的美中貨物貿易總額為5620億美元。中國是美國的第二大貿易伙伴,美國進口的第一來源國。

  僑報編譯龐克

  數據美中

  相互依存的美中經濟紐帶

  ——來美的中國遊客數量去年增長了23%,達到了180萬人,中國遊客平均每人花費約6000美元——超過其他任何國家的遊客。“購物排在中國遊客花費的首位,”波士頓一家專注於中國遊客的旅行社——陽光旅行社喬琳·周(Jolin Zhou,音譯)稱。

  ——榮鼎諮詢公司(Rhodium Group)的數據顯示,中國人在美國投資的企業、工廠和房地産——僅有形的資産(不包括股票、債券和其他金融工具),已經從10年前几乎沒有一躍達到去年的140億美元,全美有超過70000的美國人在中國公司工作,而在2000年,這一數字几乎為零。

  ——去年美國出口到中國的商品自2006年以來翻了一番,達到了創紀錄的1220億美元。2013年,美國企業在中國賺取了創紀錄的97億美元利潤。

  盡管目前中國經濟放緩,這些數據都會受損。但美國公司仍認為目前是有利可圖的機會,因此押注中國政府能繼續維持健康的增長速度。“在正常情況下,中國可以達到時速80英裏,但現在卻以時速60英裏行駛,” 國際紙業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約翰·法拉奇(John Faraci)今年2月份曾告訴分析師,“雖然感覺上慢,但它仍然是相當快速的增長。”

  許多美國公司計劃利用中國政府推動清理環境、使經濟更加節能的機遇,如通用電氣就向中國出售依靠甲烷運行的清潔能源發電機,新澤西的卡萬塔公司(Covanta)在中國四川和江蘇都開設了將垃圾變成能源的工廠;加州的NanoH2O公司,在上海西部建立了生産過濾污水或半鹹水的過濾膜工廠,今年晚些時候開放。

  中國占世界人口的1/5,但只有約6%的飲用水。對中國來说,純凈水的稀缺是顯而易見的戰略弱點,並有可能導致政治不穩。“這裏的市場機會如此之大,我們覺得我們真的應該利用這樣的機會,建立一個能向全球出口的工廠,” NanoH20的首席執行官傑夫·格林说。

  僑報編譯龐克

  延伸閲讀

  調查:五成中國人不認同經濟超美

  世界銀行4月30日公佈國際比較計劃項目(ICP)報告,稱依據更新后的數據通過購買力平價法(PPP)計算各國國內生産總值(GDP),中國今年將超過美國成為世界頭號經濟體。這一時間比之前許多經濟學家曾預測的2019年大大提前。

  在中國老百姓看來,中國是否已經是世界第一經濟體,中國成為第一經濟體后對個人生活會有什麼影響?為了解公衆對世界銀行這一最新預測的看法,環球輿情調查中心於近日在北京、上海、廣州、成都、西安、長沙、瀋陽等7座城市普通居民中間展開民意調查。

  調查顯示,受訪者中,多數人並不認同這一預測,持這種觀點的受訪者達50.8%,35.3%的人表示“認同”,剩餘13.9%選擇“不知道,说不清”。問及“怎麼看待世行的這一判斷?”時,“感到不可思議,中國與美國的差距仍相當大”是最普遍的感受,提及率為38.7%。受訪者的第二大感受是“感到警惕,這是西方對中國的‘捧殺’”,提及率35.7%;還有28.1%的人表示“感到平靜,中國不需理會外界的说法”。相比之下,30.6%的受訪者認為“世行的預測部分反映了中國的經濟實力”。

  中國國際貿易學會中美歐研究中心共同主任何偉文表示,這個調查結果應該说比較客觀。世行的報告代表了一種分析方式,它的實際意義值得探討,從這個結果來看,中國民衆對它的反應也比較理性。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丁一凡則表示,中國民衆的反應顯然很謹慎。

  關於“中國需要多長時間成為全球頭號經濟體”的問題,60.0%的受訪者預期不低於5年,21.8%的人預計需要“5至10年”,21.3%選擇“10至20年”,16.9%選擇“20年以上”。總體上,認為中國“已經是頭號經濟體”的受訪者是極少數,占比2.4%;同樣,認為“中國永遠不會成為頭號經濟體”受訪者比例也很少,為6.0%。

  問及中國成為全球頭號經濟體的最大障礙時,受訪者對“貧富差距”和“科技實力”兩大因素最為看重。其中,“貧富差距”的提及率最高,達50.5%,“科技實力”的提及率達40.8%。“人均收入”和“官員腐敗”的提及率也都超過三成。受訪者認同度較高的障礙還有“社會福利水平”和“環境質量”,提及率分別為25.9%和20.0%。丁一凡表示,從嚴格意義上來講,貧富差距和是否成為世界頭號經濟體之間並沒有因果關係,美國是世界第一,但同時也是發達國家中貧富差距最大的。受訪者應該是根據自己的感性願望做出的判斷,這也反映出貧富差距問題在中國的嚴重性。

  對於“中國如果成為全球頭號經濟體,您的生活水平會超過美國人嗎”,41.7%的受訪者給予否定回答。何偉文認為,中國經濟總有一天要超過美國,但這個過程他預計還需要10至15年。而即使中國GDP超過美國,人均GDP仍然只有美國的22%。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