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中國南海“狂瀾”何以平復?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5月14日 04:02   僑報

  不平靜的南中國海再現怒海狂濤。中越菲三國在這一海域連續發生直面交接的衝突,中越因為石油開採而發生船只衝撞,雙方聚焦的船只越來越多。菲律賓則因扣留中國漁船和逮捕中國漁民而使兩國關係再生齟齬。

  值得關注的是,中越衝突引發了越南官方放任的越南反華示威;菲律賓扣留中國漁船和逮捕中國漁民的理由則是中國漁船偷獵菲律賓珍貴海龜。

  菲、越希望東盟峰會對華嗆聲

  三國海上衝突帶有典型的“孫劉抗曹”特點。因為越菲均為東盟成員,而且衝突發生在在緬甸召開的第24屆東盟峰會前夕。菲越兩國希望東盟峰會能發出統一的對華嗆聲。

  和兩年前柬埔寨峰會一樣,緬甸也不願意充當對付中國的東道主。因而,本屆峰會依然採取較為中立的立場,在聲明中強調各方和平解決衝突,不要訴諸武力。但必須指出,基於東盟和中國緊密的經貿聯繫(包括越菲兩國),東盟在中國和成員國的衝突中越來越尷尬。

  不像歐盟有意識形態同質性,東盟10國存在着文化、宗教、價值觀的差別。東盟各國間,經濟基礎參差不齊,對華關係也千差萬別。在南中國海島嶼爭議上,雖有馬來西亞、文萊、菲律賓和越南四國,但和中國發生衝突的是越菲兩國。

  在對華衝突烈度上,菲越也有差異。前者是美國盟國,借力美國對抗中國的意味濃厚;后者和中國存在着國家意識形態的相通,並不想和中國發生激烈衝突,但在歷史和現實中,中越兩國又發生過激烈海上戰鬥和陸上邊境戰爭。

  誰是中國南海主權爭端幕后推手?

  形勢如此複雜,東盟面臨兩難抉擇。東盟成員國內部也因為各自利益取向,難以達成共識,這也消弭了這個組織的公信力。但東盟必須要有立場,正如新加坡外交部長兼律政部長尚穆根所言:“在這個課題上東盟必須中立,但保持中立並不意味着保持沉默,我們不能保持沉默。”

  但“不能沉默”的東盟也面臨着中國更大的壓力。中國不認為南中國海是中國與東盟之間的問題,“一貫反對個別國家圖謀利用這個問題破壞中國與東盟友好合作的大局”(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語)。中國給東盟一個軟釘子,提醒其南中國海的島嶼主權爭議只能通過當事國雙邊方式解決,而不希望東盟摻合進來。

  在不少人看來,南中國海主權衝突的怒海狂濤,並非由東盟挑起,甚至不是越菲兩國,而是美國一手導演的。自2002年中國和東盟簽署《南中國海各方行為宣言》以來,衝突海域相對風平浪靜。在美國宣示航海安全,尤其是美國實施重返亞洲戰略后,從南中國海到東海才出現了中國同越、菲和日本持續不斷的海上衝突。中國強化了遠海戰略同美國抗衡,當然也造成了美國和鄰國更加不安,從而使西太平洋的安全形勢危情萬分。

  盤整中美關係是東盟的現實問題

  美國指責中國在南中國海“挑釁”的立場讓中國相當憤怒,批評美國煽動相關國家採取危險行動。因而,在南中國海和越菲兩國的衝突實際上是中美兩強在太平洋的海洋利益大博弈。

  東盟只看到了中國對越菲的強勢和咄咄逼人,卻忽略了美國連橫合縱夾逼中國的殘酷地緣政治現實。東盟真要中立,應該是在中美兩強的博弈中不選邊站。否則,東盟就很容易成為美國戰略平衡中國的前沿棋子。

  東盟的尷尬在於,在地緣政治上主動接受了美國重返亞洲,預設了美國的領導者地位,對美國維護區域安全具有天然信任感。而且,加入了美國主導下的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談判。

  東盟對華,留存的只有雙邊經貿關係這條功利紐帶了。作為中國緊密地鄰,若東盟對華連最基本的信任都沒有,雙邊關係的未來可想而知。

  當東盟以中立又似乎隱含着同情越菲的複雜心態審視對華關係時,也許以為對華做到了“仁至義盡”。但在中國看來,東盟和美國的戰略紐帶讓中國感到地緣壓力。如何盤整好中美關係,是東盟最現實的問題,也是最難抉擇的難題。

  中美兩國有共榮(容)太平洋的共識,這給東盟在本區域發揮積極作用提供了契機,也是南中國海形勢恢復平靜的基礎所在。

  (作者系察哈爾學會研究員,本文觀點不代表署名機構立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