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易中天先生請愛惜羽毛 ──方韓之爭隨感(節錄)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2月25日 09:28   星島日報

  ( 戴建業 中國華中師範大學教授 )

  這次方韓之爭中,勇敢站出來為韓寒情義相挺的有兩大名流——女性要數范冰冰女士,當韓寒懸賞二千萬的時候,她又慷慨地追加了二千萬;男性當數易中天先生,他前幾天發表了《我看方韓之爭》,從大文不難讀出易先生為韓寒幫忙的苦心,也很容易看到易先生為韓寒幫倒忙的苦果。

  易先生雖然極力想裝出不偏不倚的樣子,稱「正如我支持方舟子質疑韓寒,我也支持韓寒起訴方舟子」,但讀者也看得出來,《我看方韓之爭》一文繞來繞去不過說了兩層意思:韓寒因代筆門向法院起訴表明「他是漢子」;方舟子作為公衆人物質疑韓寒問題很嚴重,弄不好被質疑一輩子「跳進黃河洗不清」。

  全文分為三個部分:(一)「方舟子能不能質疑韓寒?」(二)「韓寒該不該起訴方舟子?」(三)「我們要有怎樣的言論自由?」為了弄清易先生是如何看待這次方韓之爭的,我們還是順着他的這三個問號轉一圈。

  一、廢話

  方舟子能不能質疑韓寒?易先生一提筆就大大方方地肯定:「當然可以。」其實,這第一個問號問的是廢話,方韓之爭從春節前到春節後,有誰否認過方舟子有質疑韓寒的權利呢?易先生為什麼要明知故問?

  你看看,易中天先生站在俯瞰天下的高度恩准衆生說:「批評權人人都有。」我們正準備謝主隆恩的時候,易老又把批評權收回了一半:「『權限』(空間尺度)則因人而異。」

  接着他將人分為三類,並規定了每一類人的批評空間:普通民衆的最大,想質疑誰就質疑誰,想怎麼質疑就可以怎麼質疑。政府的公職人員的最小,因為「一旦被認為代表官方,就有公權力侵犯私領域之嫌」。像方舟子這樣的公衆人物的空間則介於二者。因為他的話語權和影響力都大。一旦質疑失誤,對被質疑者的傷害也大。這個時候,賠禮道歉都未必管用。

  易先生認為更要命的是「公衆記住的,往往是第一印像。」也就是說,方舟子這樣的公衆人物不能亂說亂動,除非他對自己的質疑有100%的把握。

  在公衆的知情權和名人的名譽權之間,我們來看看易先生是什麼態度:「公衆的『知情權』是要滿足,名人的『名譽權』難道就一文不值?真相固然重要,善意難道就可以罔顧?」很快文章像繞口令似的繞出了這個問號要說的本意:「有鑒於此,方舟子對韓寒的質疑,首先應持有最大的善意。」

  要不是忘了自己在文章的前面慷慨地說過「質疑方舟子的動機,則是可笑的」,他肯定不會審視「方舟子對韓寒的質疑,首先應持有最大的善意」的動機,易先生怎麼願意成為連自己也認為是很「可笑的」人物呢?可能是幫朋友之心太切,一時忘了說話還要講究邏輯。

  二、笑話

  韓寒該不該起訴方舟子?在這一節的開頭他同樣又義正詞嚴地說:「首先要肯定,起訴是韓寒的公民權利和言論自由。」易先生這段話是回答韓寒能不能起訴,可是,誰也沒有說過韓寒不能起訴呀?這又是在說那種「白天出太陽,夜晚出月亮」,百分之百的正確而又百分之百的廢話。等他說到韓寒「該不該起訴」的時候,易老可謂力排衆議:他說大家所說的筆墨官司筆墨打完全是「扯淡」!他說「把法院等同於『官府』,把起訴看作『打不贏就叫哥哥』,恐怕太不像法治社會的觀點。」他還說「韓寒起訴」不僅不是「示弱」,還從這次起訴中「我看他是漢子」。

  很搞笑的是易先生剛說過韓寒起訴是條「漢子」,接下來就舉出古代秦香蓮和小白菜這兩個告狀的弱女子為例,易老真是太有幽默感了。

  許多讀者肯定忘不了,韓寒先生和易中天先生為了討好大衆,為了表達他們對社會的正義感,為了顯示他們站在時代的潮頭,為了成為這個社會底層的代言人,為了博得粉絲們熱烈的掌聲和感激的淚水,多次批評我們的社會不公和法制不張,所以大衆將韓寒先生視為意見領袖,把易先生當作著名的「公知」。當有人認為韓寒向法院起訴,是他自己打不贏才去找爸爸的時候,我們的易先生又覺得這不像法治社會的觀點。韓寒一向法院起訴,我們就進入了「法治社會」!先生,真的是太神奇了,難怪全社會都在崇拜天才,難怪那麼多人都在跪拜偶像。估計很多人看到先生這段話以後,立馬就要親吻神州大地,易中天先生宣佈我們進入了「法制社會」啦!

  對於因代筆質疑訴諸法院一事,在該不該這一問題上好像公衆多持否定態度,韓寒本人的自我感覺也不是太好,他在《二月零三日》一文中坦承:「我知道訴訟這樣的行為不夠灑脫。」可是,易中天先生不僅認為非常灑脫,韓寒簡直就因起訴之舉而成為了一條「漢子」。易先生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不知問過友人韓寒的感受沒有?

  我曾呼籲韓寒先生盡快站出來自證,可是當他必須用筆來捍衛自己的時候,他在《二月零三日》一文中宣佈:「我就此事,現在收筆。」他對自己越來越沒有信心,所以他越來越依賴他證:請出老父,曬出手稿,求助隊友,訴諸法庭。可是,「他的父親證明不了他,他的隊友證明不了他,他的手稿更證明不了他,只有他自己才能證明他自己!人們質疑韓寒過去作品由人『代筆』的實質,是藐視他現在的才華,是鄙視他現在的學識,他唯有通過『現在』的『卓越表現』來證明自己『過去』的『傑出才能』。就是說,不能經由『他證』,只能經由『自證』,他才有可能洗掉別人潑在他身上的髒水。要是韓寒現在的才華讓人驚艷,誰還會懷疑韓寒過去的作品出自他人?」

  手稿即使被鑒定為韓寒的手跡,但是他的手跡並不能證明是他的首創,我在另一篇文章曾說過:「一個大活人都不能證明自己的『現在』,一大堆死手稿還能證明自己的『過去』嗎?」

  方舟子先生幾次公開邀請韓寒先生在電視上辯論,可惜韓寒一直沒有敢接下這份戰書。當需要他站出來的時候,他躲在閨中玩神秘;當需要用才華證明自己的時候,他偏偏表現得那樣「謙虛」。

  於是,韓寒先生跑到了上海法院遞起訴狀。

  於是,易中天先生說這樣才像一條「漢子」!

  於是,我們這才知道,易中天先生真會說「笑話」!(二之一)

  三、鬼話

  我們要有怎樣的言論自由?這一節的開關易先生又非常專業地告訴我們說:「首先必須確定,言論自由是法律概念和人權概念。」也許是要強調言論自由是人權概念吧,易先生描繪出的言論自由,讓人看了十分開心:「無論一個人的言論多麼錯誤,多麼離譜,都不得因此而被剝奪人權,判處徒刑。」「無論……都……」這樣的關聯複句,它表示在任何情況下結果都完全一樣,因而它屬於一種全稱肯定判斷。也就是說,「無論你的言論是多麼錯誤」,哪怕你是在顛倒黑白,「無論你的話錯得多麼離譜」,哪怕你涉及污衊,你都不會「被判徒刑」,你都不必承擔刑事責任。這樣的言論自由估計在玉皇大帝那兒才會擁有。除了在中國這個被易中天先生宣佈為「法制社會」的國家以外,全世界還有很多國家中的很多人在因言獲罪。接着,易先生又好心地提醒人們:「其次,自由即責任。任何人在行使權利的時候,都必須承擔相應的責任,言論權也一樣。」可是,易先生剛才不是說「無論一個人的言論,多麼錯誤,多麼離譜,都不得因此而被剝奪人權,判處徒刑」嗎?怎麼轉臉就要我們承擔言論的責任呢?

  這節的後面易先生再沒有工夫給我們講言論自由的權利了,他將全部篇幅用來告訴我們言論必須承擔哪些責任。到底要承擔哪些言論責任呢?易先生說責任也有種種:「一個外交官出言不慎,引起國際糾紛,可以不負法律責任,但要負政治責任;一個教授在課堂上當面駡學生,可以不負法律責任,但要負道德責任。前者可免職,後者可開除,但都不能判刑。至於普通民衆,駡爹駡娘,百無禁忌。但被認為素質低下,也得認了。這叫『負審美責任』。」至於像方舟子這樣的「科學工作者」,一旦說錯了話還要「負科學責任」。負政治責任、負道德責任、負審美責任、負科學責任……我的天,看了易先生開列的這一大堆「責任」,我真想到醫院去請求醫生趕快把我的嘴縫起來,我寧可放棄言論自由也不願背這麼一大堆責任。尤其是「負審美責任」太可怕了,像我這樣口沒遮攔的人,真是一開口便佛頭着糞,我每時每刻都要「負審美責任」。看了文章中數到的一大堆責任,易先生這樣的言論自由,送給任何人都沒有人敢要,您老還是留着自己慢慢享用吧。

  易先生談論言論自由的這一部分,叫人看得心驚肉跳,幸好方舟子不是被嚇大的,要是一個膽小鬼看了這篇言論自由的高論以後,一定要向易先生跪地求饒。這一節給人的感覺不是在談言論自由,而是在虛張聲勢地威脅三歲小孩,所以文章第三部分全是嚇人的鬼話。

  方韓之爭這一二個月來,我讀到了許多才華橫溢的妙文,易先生《我看方韓之爭》也許是最讓人反胃的一篇,通篇不是廢話,便是笑話,再不就是鬼話。邏輯之混亂,語言之乏味,讓人不堪卒讀。易先生這位有大名於天下的名人,如此之爛的文章竟然還敢拿出來面世;易先生這樣一位能言善辯的長者,竟然把自己的榮譽捆綁在一個被質疑的天才作家身上,我為先生感到惋惜和痛心。

  我們大家都願意保持對百家講壇上易中天的良好印像,「易先生,請愛惜自己的羽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