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黃怒波系列 慕尼黑的啤酒 之一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4月18日 09:59   星島日報

  黃怒波

  地點:慕尼黑, 發布時間:2013.09.18

  我們繼續走,到了慕尼黑了。慕尼黑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城市。它的名稱的本義是僧侶之地,所以周邊的教堂就這麼多。它的市徽上就是一個修道士,稱作慕尼黑之子。慕尼黑最早的居民,在羅馬帝國時期就有了,但十二世紀以後才形成了城市,在八世紀的時候,它出現了半都會的修道院,它就在德意志被稱之為僧侶之地這個名稱。同時,它又保留著巴伐利亞王國都城的風情,被稱作百萬人的村莊。

  慕尼黑因為1972年奧運會召開,得到了發展,但是我也記得那個時候的慕尼黑有一個慘案,以色列運動員被武裝分子、恐怖分子劫持,被打死了不少。慕尼黑留下了一個奧林匹克公園,永遠留下來了。我認為它的象徵意義大概比北京的鳥巢要保留得好,因為鳥巢現在這麼大個,它以後的維護利用怎麼辦,會帶來很多的問題。當年的1972年,普遍奧運會還沒有那麼奢侈,建的這個公園也很儉樸,留下來了以後歸給大眾也能正常的使用。

  德國人喝啤酒,慕尼黑人尤其喝啤酒,就像喝茶水一樣,他們享有世界啤酒冠軍的稱號。它還有一所慕尼黑啤酒大學,專門給各國的人培養釀造學的碩士和學士。但是慕尼黑也有一個特點,它是希特拉發跡的地方,希特拉就是在這裏建設最初法西斯的武裝衝鋒隊和黨衛軍,成立了德國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而且搞了啤酒館政變,也正因為如此,這個城市也在二次大戰中遭到了66次的空襲,整個城市的南部就被毀滅掉了。到了奧運會之後呢,慕尼黑就建得很完善了,它還有很有意思的就是它的著名的足球俱樂部,拜仁慕尼黑,讓慕尼黑在國際上有巨大的聲望。

  進了慕尼黑這個城立刻就堵起來了,走得很慢,車輛也很多,街道也不算寬,就體現到了現代化的通病,就是人流如潮,整個車水馬龍,然後紅燈連片,警笛四起,我的心就緊緊地揪起來,像18個蜘蛛的爪子,把我提留在空中,上不去也下不來,這就是一種困境的焦慮感。這當然是我的感覺了。到了這個城市以後,住進了一個賓館。這是非常好的一個五星級酒店,進來以後接待熱情,服務態度也很好,很簡單就幫我辦了入住,他跟我要護照,我說對不起護照在我的箱子裏,你一定要我就去拿,他說那就不用了,這確實是對人的一個很大的信任。要是在中國這個酒店肯定不幹,為什麼?因為警察會來查它的,如果客人的護照沒有登記,會罰這個酒店的。所以,我們的社會雖然不好,起碼它像德國能建立起這麼一個簡單的信任,就看出來德國的社會治安還是讓人信得過的,那麼在這個意義上,再一個它對人還是有一個友好信任的感覺。

  這些天到慕尼黑越往後走,遇到的人和事,像賣木雕的老爺爺,像頭一天在博登湖講解員,購買青銅器械的經歷,還有住在博登湖這個酒店的經歷等等,都讓我越來越感覺到德國的溫馨了,就是說可能真正的魅力我一步步就要捕捉到了。所以,我說這個德國之行,那真是一個真正的體驗之旅,真正的發現一個民族之美之旅,感覺越來越好。住在這個酒店,等一個人訪問的。這個人是很有意思的人,名叫Thomas Jakob Renner他曾是犯人,刑滿釋放人員,被關過監獄。 這個人我想像的是很肥胖,很頹廢或者說很讓人害怕的一個人,但等見到他的時候,這個人很像湯姆克魯斯,真的很帥,一個40歲左右的人。

  他在德國還算是一個比較有名氣的,為什麼?他經常上電視,因為他從監獄出來以後幫助很多人同樣的刑滿釋放人員就業,是一個浪子回頭的典範。(未完待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