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黃怒波系列 新納粹與麥克白 之十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5月23日 09:59   星島日報

  黃怒波

  後來又聊了聊,明年我們詩歌節的舉辦的問題,我也邀請了他們來中國看一看我的世界文化遺產,那麼這樣的話大家就算是交上了朋友了。

  那麼夜已經深了,12點了,下著小雨,他又把我們送到酒店,我說告別,第二天他就會來陪我採訪記者,還有見不少的人,還有一頓晚宴,對他呢是太喜歡了,他已經去過幾次中國,也很中國化了,也很容易溝通,那麼當然他表達一個很重要的觀點。

  他說我2012年做中國的文化年,那麼政府說我們的外交部管文化遺產的說,你可以做項目,但是你不要做成中國政府的紅色宣傳政治宣傳,那麼德國的外交部很有意思,德國戰後是不許有文化部的,為什麼不許他進行宣傳,所以把文化和世界文化遺產都放在外交部了,他就說我去做,所以也拿不到錢,但是中國的政府給補貼的錢,而且他沒有想到,他邀請的藝術家,中國派來的藝術家完全都到了德國,有的很著名,有的毫無名氣,還有的作品也很大膽,他把這些故事講給德國人聽,沒有一個人相信,德國人完全被媒體妖魔化了,中國已經被德國人妖魔化了,德國人都認為中國是這樣那樣的問題,他說我們就需要你這樣活生生的人,以你的經歷來向德國人講中國現在發生多麼大的變化,他這句話一言中的,那麼我這次作為一個個人來德國,確實受到了沒有想到的這種對待,所有的人對你感興趣,所有的人想能不能採訪我一下,所有人想見你,看到了德國對中國的了解的渴望,那麼也看到了德國人想從真實的中國人身上了解中國,了解中國人。

  那麼這次的選戰,到了關口要投票,但這次的反對黨和執政黨都沒有就中國的問題產生辯論,為什麼?在中國的問題上實際上已經達成了共識的,這就意味著不會再有巨大的風險,跟中國要友好我覺得這可能下一個十年極有可能是中德的互相加深了解、加深合作極為重要的年際,所以我想我恰巧很幸運的趕上了這麼一個背景,所以受到了這麼多人的關注和熱情的接待。

  那麼當然了,我也就意識到我們國際的交流不一定老派龐大的代表團來,講那些空洞的話,我們的官員要演講必須要念稿子,離不開稿子,講那些讓人摸不著頭腦的宣傳的語言,我們的藝術家來就是被官方的安排走馬觀花,也不敢,也沒法以個性化的身份和人家進行交流,這種東西作為我們的政府和社會一定要注意,鼓勵我們的民眾出來進行個人的交流。

  所以,這一天的活動極為豐滿,對德國的新納粹問題有清醒的認識,看到了它的當代戲劇藝術重要的裏程碑樣的演出,也接觸到了它的優秀的藝術家,還交了一個好朋友。

  那麼對德累斯頓市就很有感情了,人是因人而生情,因人而愛恨,最後這個城市才是一個活生生的、有活力的,那麼我希望德累斯頓能夠極早、在不拆它的橋的前提下,再還給它一個世界文化遺產,讓這座城市達到完美無缺。這也是一個美好的夜晚吧。(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