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黃怒波系列 參觀博爾赫斯的藏品之八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8月28日 09:59   星島日報

  後來阿根廷總統梅內姆在移交了全部納粹分子的檔案,移交給聯合國,並向全世界道歉了。當然後來,以色列在阿根廷也抓到了艾希曼,這個很有意思,很秘密地,都報道了。是發現他有後人,把他要活活抓回來。後來艾希曼也不謹慎,他1950年逃到阿根廷,用假名。到1957年才被發現,主要他的兒子談了一個女朋友,跟女朋友聊這些事,而這個女朋友的父親恰恰是個大屠殺倖存者,就產生了懷疑,他就把這個懷疑寫信告訴了在德國擔任地方首席檢查官的猶太朋友,這個位置又告訴以色列,以色列開始調查,最後確認。在1960年5月11號晚上,他們在公共汽車站把他抓住了,抓住以後,戴著手套,趕快伸到嘴裏,怕他嘴裏吃藏好的毒藥,然後說你要亂動,我就開槍。艾希曼用德語低聲說,我接受命運的安排,後來他們就偷偷弄上飛機了。在5月20日,20天左右,給他穿上以色列國家的航空公司的服裝,給他註了很大的一支麻醉劑,讓他幾個小時無知覺,一輛貼了以色列國家航空公司專車標誌的大轎車開到機場,艾希曼夾在中間,當他到以色列的民航飛機,布列塔尼亞號專機前的時候,他們開了一個專機過來,下車的時候,突然一個阿根廷海關檢察官從飛機上走過。他後來回憶說,我看到他們扶著一個同事上飛機,這個病人想跟我說什麼,但沒有說出聲,就沒在意。1960年5月21日,0點05分,布列塔尼亞號專機從布宜諾斯艾利斯機場起飛了。到後來,1961年2月11日,他們在耶路撒冷審問艾希曼。1961年12月25日判處絞刑,這是以色列執行過的唯一一次死刑。就這麼看,因為這樣的關係,以色列跟阿根廷始終關係一直不是很融洽,不是很好。大家應該也都看到了,因為你對猶太人,你藏了一個納粹。但是二戰後,貝隆政府也表達了對猶太人的同情,而且1949年也和以色列建立了外交關係。所以,總體來看,作為阿根廷跟納粹的關係,應該說,像貝隆政府是沒有辦法逃脫責任的。實際上我們從各種情況看到,納粹的這一罪行,在戰後真的沒有得到真正的清算,或者是徹底的清算。這是人類的一個大遺憾吧。(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