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生活如囚 亞裔“尖子生”雇凶弒父母

http://news.sina.com   2016年12月05日 01:59   僑報

  【僑報訊】這是一個在加拿大生活的亞裔移民夢最后演變為暴力噩夢的故事。

  美國《華盛頓郵報》和加拿大《多倫多生活雜誌》講述了這個在當地亞裔家庭引起強烈反響的悲劇案件。

  28 歲的詹妮弗·潘曾是家裏的“金鳳凰”,父母哈恩和比奇夫婦以難民身份從越南來到加拿大,居住在多倫多北部的馬卡姆,夫婦倆都是汽車零件廠的工人。他們工作很努力,從一無所有奮鬥到有車有房,過上了好日子。 雖然生活有些艱辛,但生育的一兒一女讓他們備感驕傲,尤其是女兒詹妮弗·潘,在他們眼中,就是家裏的“金鳳凰”。

  也正是自己這樣不容易,父母對詹妮弗的要求很高,希望她能在加拿大跟他們一樣創出一片新天地。詹妮弗也沒有讓父母失望,她似乎學習刻苦,一直都是班裏的尖子生,成績是清一色的全A。她不僅學習好,還多才多藝。

  詹妮弗從上高中時開始,哈恩和比奇夫婦一直都認為自己女兒的成績在班裏名列前茅,事實上,詹妮弗的成績大多為B。

  在父母眼中,詹妮弗學習出類拔萃,被大學提前錄取還拿到了奬學金......不過,這一切只是詹妮弗精心編織的謊言而已。謊言被戳穿之后,面對父母更加嚴格監管下的“家庭牢獄生活”,詹妮弗和男友竟然決定並實施了雇兇殺雙親的行動。

  28 歲的詹妮弗·潘(網絡圖)

  乖乖女的成長過程

  詹妮弗在加拿大出生長大,平時性格開朗,在學校很受歡迎。她4 歲時,家人就給她報了鋼琴班......

  她小學的時候還參加了花樣滑冰培訓,目標直指2010 年的溫哥華冬季奧運會。為了練好滑冰,她通常要每天練到10 點才能回去,回家后還要趕作業,基本睡覺都已是半夜了。

  然而,她的奧運夢在她膝蓋韌帶撕裂后也就化作了泡影。雖然滑冰沒戲了,但是詹妮弗還有別的很多愛好,游泳,武術,吹笛....

  對父母來说,詹妮弗是全家人的驕傲,她拿回來的獎狀填滿了家裏的角角落落。父母很早就給她定好了短期目標——進入多倫多大學讀藥劑學。一直以來詹妮弗都是大家眼中的佼佼者,乖乖女。

  父母對她的要求還是一如既往的嚴格,他們每天去接她放學,讓她專心上學,不要再去上什麼沒用的舞蹈課。並且,規定她大學畢業之前都不能去參加Party,也不能談戀愛。詹妮弗雖然表面自信開朗, 但是其實內心壓力巨大,承受不住時,她開始自殘,割傷自己的手臂。

  高中僞造全A 成績單

  不過,她優秀的一面在她進入高中后開始徹底發生了變化,詹妮弗的成績開始走下坡路。不僅學習成績越來越差,詹妮弗還談起了戀愛。原來的全A 已經再也看不到, 大部分都只能拿到B 或者B-。

  《多倫多生活雜誌》稱,這樣的成績對於許多孩子來说已經不錯了,不過,對於詹妮弗嚴格的父母來说,卻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她知道拿着這樣的成績單回家,家裏絶對會發生一場“腥風血雨”。

  怎麼辦?她動起了腦筋:她找來了以前的成績單,膠水,剪刀,複印機,開始僞造高中成績單。

  於是,整個高中期間,詹妮弗只能僞造成績單,讓父母看到滿意的A 成績。

  父母看到她又一次回到了A, 也覺得她回到了正軌上。然而她父母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都是謊言和假象。

  而這個謊言既然開始了第一步,從此再也無法回頭。

  就這樣詹妮弗又是學校的優秀學生。高中最后一年,詹妮弗的確收到了多倫多瑞爾森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但因為詹妮弗最后沒能通過微積分學考試,沒有從高中畢業,所以瑞爾森大學又撤銷了錄取。

  但是,詹妮弗向父母報告了一個“好消息”:我已經被瑞爾森大學提前錄取,會在瑞爾森先讀兩年, 再轉到多倫多大學讀藥劑學。

  至於學費,也不需要父母操心, 因為她已申請了助學貸款和部分奬學金。

  一切都是按照父母預定的軌跡,進行的如此順利。父母很高興,為她新買了一台筆記型電腦,為她上大學開始做着各種准備。

  上大學實際是去圖書館

  詹妮弗就此“開始新的大學生活”,她每天背着各種課本,帶着文具,準點坐公交車出門去學校。一天結束后,她的筆記本上還會每天新增各種密密麻麻的知識點。父母對這一切深信不疑。當涉及到學費時,詹妮弗僞造檔案,稱她獲得了學生貸款,並讓她父親相信,她還獲得了3000 美元的奬學金。

  然而她書包裏那些滿噹噹的資料是她買的二手教材,每天出門后, 她沒去大學,只是去了公共圖書館。空闲的時候,她還會去做服務員、教鋼琴課和看男友。

  為了不讓父母深究自己的成績,詹妮弗撒謊说,她將去瑞爾森大學讀書。她告訴父母,在自己完成瑞爾森大學的兩年學業后,就會轉到多倫多大學的藥理學項目,而這正是他父親一直希望的。

  就這樣過了兩年。根據原先的規劃,詹妮弗之后又成功地“轉到” 多倫多大學就讀,並順利畢業。在她4 年的“大學生活”快要畢業時, 她“遺憾”地告訴父母,由於畢業典禮每個學生只能帶一位家屬,她又不想讓父母任何一個感到失落, 於是就把自己的那個家屬名額讓給了另一個同學。沒有足夠的名額,所以他們沒有辦法參加了。

  詹妮弗(左)在為已故的母親追思。 (網絡圖)

  謊言終究有被戳穿一天

  正如父親哈恩所願,詹妮弗從多倫多大學知名藥理學項目畢業后,又在多倫多兒童醫院的血液檢測實驗室工作。

  然而,謊言終究會有被戳穿的那一天。一天,詹妮弗表示因為這個“工作”的排班問題,她说每周需要去朋友家住幾晚,其實她只是想找個藉口去住男友家裏。

  不過,詹妮弗沒有醫院的制服, 也沒有入門卡,這卻讓她爸爸感覺不太正常。

  此日,他父親堅持要送女兒去醫院。這麼一來,詹妮弗積攢了好幾年的謊言一下子崩塌了。在他們的逼問下,沒有辦法她只能向父母说出了所有的實情。

  事情的真相讓比奇和哈恩夫婦几乎崩潰。可想而知,這對於詹妮弗的父母來说意味着什麼。她爸爸勃然大怒,差點要把她趕出家門,還好最后被她媽媽及時勸住。

  當他們得知女兒的出色成績竟然只是一個謊言時,對她實施了更為嚴格的管理也開始了。剛開始兩個星期,父母沒收她的手機和電腦,禁止她跟男友有任何聯繫,之后, 又會突然來查她的聊天記錄和車上的里程數。

  對詹妮弗來说,家就像一個監獄,而父母便是監獄的看守。不過,盡管父母再三要求她跟男友分手, 她還是私下偷偷找機會跟他見面。

  “沒有父母的生活會更好”

  這一切讓詹妮弗心生恨意。

  一直以來,詹妮弗都覺得父母的過高期望和嚴厲管教讓自己很壓抑。詹妮弗曾經就讀的高中提供各式各樣的活動,詹妮弗本身也興趣愛好廣泛,喜歡溜冰、鋼琴、武術、游泳...... 不過,父母一直對這些活動不鼓勵。

  但是早熟的她,將壓抑掩蓋得很好。在高中,詹妮弗很受同學歡迎,她容易相處,愛笑。

  不過,友好、自信只是表面, 內裏,詹妮弗是一個充滿自我懷疑與羞恥感的女孩。她的自殘行為也是她自己造成的。

  詹妮弗越來越覺得,如果沒有父母,自己的生活會更好。雖然,詹妮弗慢慢地爭取到了更多自由, 但這一想法卻沒有因此消失。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一段時間,直到后來朋友的一句話,把整件事徹底推進了深淵。

  在一次跟朋友的聊天中,詹妮弗说起跟父母的關係,朋友突然來了一句:“我其實曾經想過殺了我爸”。

  雖然朋友只是無心的一句話, 詹妮弗卻越想越對。她幻想着沒有父母的生活該是如何美好,她跟男友说了這個想法,兩人居然一拍即合:殺了父母,繼承遺産,跟男友生活在一起...... 在男友丹尼爾的幫助下,她決定謀殺讓她的生活變得像坐牢的父母。

  雇了三人僞裝被人“劫殺”

  詹妮弗和男友丹尼爾決定實施一起僞裝成搶劫案的謀殺案,並雇了三個人實施這一計劃。

  那晚10點多,詹妮弗家突然闖進三個持槍男子,他們先是大聲嚷嚷着要錢,然后把她父母帶到地下室,朝她母親開了三槍,朝她父親開了兩槍。

  歹徒逃走后,原先被他們綁着的詹妮弗努力找電話報警,她在電話裏聲音急促,所有人都以為這就是一起普通的入室搶劫案。

  甚至在案發之后,各種媒體報導的方向都是在提醒人們要當心入室搶劫。不過,這起搶劫案的劇情很快逆轉。

  詹妮弗母親中了3 槍后當場死亡,但詹妮弗父親卻僥倖活了下來。

  幾天后,父親從醫院蘇醒,還對事發經過記得清清楚楚。他告訴警方:“搶劫案”發生當晚,自己女兒跟劫匪曾經像朋友一樣悄悄说話。

  經過數周調查后,警方卻發現了真相,識破了這個“入室搶劫案” 的謊言。警方順藤摸瓜,才知道, 原來,這又是詹妮弗導演的一場戲。看似搶劫殺人,其實是她跟男友一起雇兇殺人。

  今年1月,詹妮弗與其男友丹尼爾以及他們所雇的2 名凶犯被控犯有一級謀殺罪。這4 人都被判處無期徒刑。另一名凶犯仍在等待單獨審理。

  目前,詹妮弗已經被判無期徒刑,而她父親的余生,也許都將活在痛苦之中。

  誰又能想到,當初讓全家驕傲的女兒,最后會給他們帶來如此大的傷害。

  (編輯:薩薩)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