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洛杉磯縣政委員認為大麻管理應效仿酒精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2月17日 00:15   僑報

  【僑報網編譯張楊2月16日報導】洛杉磯縣政委員謝拉•庫爾(Sheila Kuehl)認為大麻應該被當作酒精一樣進行管理。這應該引起我們的注意,因為關於洛縣如何管理大麻問題上,她的意見能起到很大的影響。

  據南加州公共廣播新聞網(89.3KPCC)16日報導,雖然大麻在加州合法,但是州、市和縣等各級政府還在研究應該如何進行管理。作為全美人口最多的縣,洛杉磯縣的特殊性毋庸置疑。

  上周庫爾就已經在一些非建制區域開始進行對大麻的管理,這片區域包括從阿爾塔迪納(Altadena)到拉德拉高地(Ladera Heights)、東洛杉磯到托潘加峽谷(Topanga Canyon)等地區。

  面對如此龐大的一片區域,各社區背景又如此複雜,再加上這是一個此前沒有任何管理經驗的領域,該採用什麼樣的規則?

  庫爾接受南加州公共廣播新聞網記者的採訪,回答了相關的問題。

  你以前抽過大麻嗎?

  我想我在二十多歲的時候可能抽過。不過,畢竟已經過去50年,現在我也記不清是我認為我抽過,還是我真的抽過。不過我不想否認這一點。我相信很多人都有過這種經驗,我也一樣可能有。

  在出台在洛杉磯縣的管理辦法時,不管是藥用還是娛樂用,你過去對大麻以及與那些使用大麻的人相處的經驗,會如何影響你的決定?

  這些經驗對我影響的確很大,但是跟我年輕時候飲酒的經驗沒有什麼不同。我的意思是,我也沒有染上酒癮。現在我既不飲酒,也不再使用這些藥物。這些都是我自己的選擇,因為我開始理解這些東西對我的影響,還有數百萬其他人也跟我有一樣的經歷。

  我認為對政府來说,最大的問題是如何轉變這一正在蓬勃發展的曾經非法的地下經濟,來滿足那些通過投票使其合法化的人的想法。就像21號修正案(21st Amendment)出台,禁酒令被廢除后,對酒精類飲品的管理一樣。

  也就是將“這是非法藥品”的觀念轉換稱“對這種藥物的濫用會造成不良影響,需要進行必要的管理”。

  我認為這是政府角色的很重要的一面,不是讓人們感到害怕,而更應該讓他們理解這些做法。我們會管理大麻的強度、分發,還會盡力確保所有商家都應該取得相關資格,當然還有關於質量方面的管控。

  當你參與制定洛縣管理辦法的時候,你會怎麼確保將所有那些不同地區和不同背景人群都容納進來?關於這一議題,有不計其數不同的觀點。

  你必須要有合理的依據,任何法案都有同樣的要求。我提出的議案在洛縣得到一致通過,當然目前這一議案只對非建制區域有效。不過這一片區域佔據全縣面積的10%,因此這一議案肯定能影響到很多人。

  我們沒有對此徵收任何稅金,但是我們已經花費了很多。到了進行管理的時候,開銷將會達到數百萬美元,

  我們還需要頒發行業執照。誰有資格售賣大麻、需要進行什麼限制、標籤和包裝應該是什麼樣都應該包含在裏面。

  在執法層面也還有很多需要注意的方面。比如和警方的配合上,當你看到有人開車不正常的時候,你可以通過血液酒精含量來檢查司機是否酒駕。但是在大麻問題上,我們還沒有相應的措施。

  對我們來说,這是一個沒有任何經驗指導的領域。

  大麻合法化一個可能的積極意義在經濟上。關於這一點已經討論了很多年,不過有一問題是,這是一個全部使用現金的行業,而如此多的現金又會帶來犯罪上的高風險。洛杉磯縣政府會如何處理這個問題?

  我們會努力讓其成為不使用現金的行業。

  如果聯邦政府對此不感興趣,你們會怎麼做?

  還有州銀行、縣銀行等。這些銀行的授權來自州政府,不是非要聯邦支持不可。我認為有很多辦法可以做到這點。

  大麻此前一直被視為是有害的毒品,不過在我看來它的危害並不比酒精飲料大。當然,成癮的危險的確很大,但是這並不意味着我們會因為一個人喝了一杯酒就判他有罪。

  顯然,不是所有的縣政委員都持有相同的觀點。比如,有人認為大麻是一種誘導性毒品。盡管現在已經合法,但是給人留下的印象仍然多是負面的。這種負面印象會如何影響你們的決定?

  我們已經盡最大努力與公共衛生健康部門和警方進行合作,也在盡力警告人們大麻的危害。

  一些人仍然認為大麻是誘導性毒品。不過坦率地说,我這一代人在大學的時候都經常喝酒,對某些人來说,那時候酒精雖然不是誘導性毒品,但是卻是某種能夠引起你成癮的有害物質。

  因此在我看來,這種说法並不能對我們的管理起到什麼幫助。人們應該了解自己會接觸到的東西。

  我們必須進行有效的管理,因為這的確有可能對公衆健康帶來危害,因此人們更加需要多加了解。就像我們勸告孕婦不要喝酒一樣。

  (編輯:張楊)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