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首訪居然選擇中東 特朗普在打什麼算盤?

http://news.sina.com   2017年05月18日 21:39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本周五(19號),美國總統特朗普將開始他上任以來的首次出訪行程。與羅斯福、甘迺迪、老布什和柯林頓等歷任總統首訪加拿大不同,這位被認為“不按常理出牌”的新總統將中東選為了他的首訪地。5月19日,特朗普與第一夫人梅蘭妮婭以及諸多高級助手將一同登上空軍一號,在14小時的航程后抵達出訪首站:沙地阿拉伯首都利雅得。

  5月4日,美國紐約甘迺迪機場,美國總統特朗普走出專機“空軍一號”。(圖片來源:新華社)

  對於近來深陷“通俄門”的特朗普來说,8天多國的行程意味着外交策略的進軍,這或許能夠讓他在國內的政治局面“好看”一些。而對於深受自我懷疑困擾的特朗普顧問團來说,這次出訪將是他們證明自己工作的舞台。

  “我們必須做好,”一名出訪團中的官員稱,“我們沒有失敗的空間。”

  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打破慣例,將首訪地點選在中東,顯示出他將反恐、巴以和平、敘利亞衝突等議題列為當前美國外交政策的優先事項。此外,他還希望通過此行改善美國與一些國家的關係,並重新確認美國對盟友和伙伴國的各項承諾。

  首站沙特:示好穆斯林 或促建“阿拉伯版北約”

  根據行程,特朗普將首先訪問沙地阿拉伯。沙特外交大臣阿德爾•朱拜爾说,特朗普在沙特訪問期間,除了會見沙特領導人外,還將與海灣阿拉伯國家以及其他阿拉伯和伊斯蘭國家領導人會晤。

  “特朗普在沙特期間會開展美國對中東國家的多邊外交,沙特提供了一個很重要的交流平台。”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副所長孫德剛指出。

  而對於沙特來说,利雅得也希望得到特朗普的保證,對伊朗施壓示強,並尋求華盛頓在也門問題上的支持,以重塑中東安全平衡。

  上任后,特朗普推出了針對一些西亞北非國家公民的入境限制令,雖然法令遭到美國聯邦法官的凍結,但這引起了不少穆斯林國家的反制情緒,激化了美國與伊斯蘭世界本就存在的矛盾。

  據新華社報導,朱拜爾此前對媒體表示,特朗普訪問沙特意在傳遞美國對穆斯林國家“並無惡意”的清晰信號,並展示他對修復雙方關係的承諾。

  除了向穆斯林國家示好,特朗普還力圖通過沙特之行提振美沙兩國近年來陷入低谷的盟友關係。

  沙特是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傳統盟友,也是美國在該地區打擊“伊斯蘭國”、鉗制伊朗的重要力量。然而近年來,因在伊朗核問題、也門局勢和敘利亞衝突等問題上存在嚴重分歧,美國與沙特關係明顯趨冷。去年9月底,美國國會強行通過允許“9·11”事件倖存者和遇難者親屬起訴沙特政府的法案,令兩國關係更加複雜。

  中國社科院美國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袁征说:“美沙雙方淵源已久,關係密切,沙特在中東地區包括在阿拉伯世界中的影響力舉足輕重”, “而且沙特盛産石油,經濟實力雄厚,是美國軍火的大客戶,深得美國看重。”

  此前,路透社曾援引多名不願公開姓名的消息人士说,美國與沙特“接近”達成總額超過1000億美元的一系列軍售協議。這份軍售“大禮包”包括“薩德”防空導彈系統、步兵戰車、自行火炮、精確制導彈藥、作戰指揮和通信軟件,還包括4艘多用途戰艦以及相應的售后服務和零部件。這些戰艦以美國海軍新型瀕海戰鬥艦為藍本。

  實際上,出售軍火也是美沙雙方各取所需的反映:對沙特來说,大單軍火能夠大幅提高國防能力;美國也可借沙特之手打擊恐怖主義。而且,《華盛頓郵報》和《獨立報》指出,這一軍火大單有望成為美國鼓勵海灣國家成立“阿拉伯版北約”同盟的“基石”。美國方面有意把該同盟打造成打擊恐怖主義、牽制伊朗的樣板。

  所謂“阿拉伯版北約”的概念並不新鮮。2015年,美方曾在埃及洽談建立“反應部隊”事宜。該部隊由埃及、約旦、摩洛哥、沙特、蘇丹等海灣國家共同出兵約4萬人組成,指揮架構類似北約,士官工資由各自國家給付,而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負責為“反應部隊”的行動和管理出資。

  但是這支部隊礙於地區內緊張局勢以及數百年之久的爭端,從未成立。白宮官員表示,如果“阿拉伯版北約”成功了,美國能向地區內國家轉移更多安全責任,並通過軍火售賣在美國本土創造就業崗位。上一頁 1 2下一頁分享此頁面

  后訪巴以:中東戰略利益難以割捨

  5月3日,在美國華盛頓白宮,美國總統特朗普(右)歡迎到訪的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圖片來源:新華社)

  在結束對沙特的訪問后,特朗普將前往以色列,與以總理內塔尼亞胡舉行會談。特朗普還計劃前往伯利恆,與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會面。

  上海交通大學華信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張庭婷認為,中東政策是前總統奧巴馬飽受批評之處,特朗普要打造區別於奧巴馬的外交政策,中東是最容易的切入口。

  而巴以衝突是中東問題的“老大難”。此次特朗普出訪中東將重啓這一話題,能否取得實質進展還尚未可知。

  盡管特朗普已在華盛頓先后與內塔尼亞胡和阿巴斯舉行會談,並高調宣佈美國將全力促成以巴之間達成全面和平協議,稱這一目標“非常有可能”實現。然而,巴以立場仍存在巨大鴻溝,重啓和談面臨諸多障礙,特朗普政府也未就如何推動和平進程提供新的思路。

  在此次與以巴領導人的會晤中,特朗普會有何表態,是否會透露具體步驟或方案,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

  美國智庫外交學會資深研究員羅伯特·達寧認為,特朗普將就以巴問題作何種表態目前仍是未知數,這令以色列方面尤其感到不安,因為他們擔心特朗普會提出以政府不願或無法執行的讓步要求。

  對於中東和平進程的前景,達寧表示,盡管特朗普致力於實現以巴和平的積極態度為停滯已久的和平進程帶來了“變數”,但制約以巴和談的基本因素仍未有突破性的改變,目前以巴雙方能做的是盡量不再流露悲觀情緒,靜觀美方的下一步舉措。

  有分析人士稱,特朗普在巴以“兩國方案”問題上立場模糊,並趨向於偏袒以色列,這使得特朗普扮演巴以矛盾協調者的成效大打折扣。

  也有分析認為,這次訪問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特朗普僅是向世界展示一種姿態:美國依然關心中東地區事務,依然是可以信賴、可以依靠的可靠地區領袖。

  除了試圖調停巴以衝突、推動中東和平進程之外,重返中東尋找盟友、打擊恐怖主義也是特朗普此行的重點。

  《紐約時報》分析認為,特朗普在敘利亞的行動受到很多傳統美國盟友的歡迎。他們曾苦惱於奧巴馬不願在中東發揮更大領導作用,並擔心特朗普將后撤更遠。在美國導彈襲擊敘利亞后,傳統盟友又看到了“美國人回來了”的曙光。

  特朗普此次出訪,意味着美國將重新激活在中東的聯盟體系。“在奧巴馬時期,美國在盟友和敵人之間進行平衡,包括伊朗和沙特、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之間,甚至是土耳其和其他國家之間,並不完全站在盟國這邊。重構聯盟體系,主要關係到5個國家,就像5個手指頭:以色列、沙特、土耳其、約旦、埃及。奧巴馬執政期間,這5國備受冷落。”孫德剛表示。

  特朗普可能正在回歸傳統“美國思維”,既重返中東尋找盟友,通過外交手段重構、鞏固聯盟體系,又通過軍事、外交手段結合找準敵人,必要時刻採取軍事手段震懾、遏制敵人。

  “特朗普需要避免奧巴馬的中東過失,”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評論道,“他努力的方向,首先就是與前任總統形成巨大反差。”在具體方式上,就是要對伊朗採取更強硬態度,並以打擊IS來團結中東的關鍵力量。通過反對這兩個共同敵人,特朗普力爭對奧巴馬時期弱化了的中東盟友關係予以重置。

  (編輯:馬筱)上一頁 1 2下一頁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