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特朗普為何捅這個馬蜂窩?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2月06日 06:55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12月5日傍晚5點30分,白宮召開新聞發布會,稱總統特朗普將於美東時間周三發布兩項聲明,美國政府將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將把美駐特拉維夫大使館搬遷至耶路撒冷。

  據人民日報客戶端消息,白宮官員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此舉是總統特朗普認為當下宣佈是在“一個合適的時間點”,也是對其競選承諾的兌現。白宮強調,此次聲明“並不是總統先生作出的決定,而是他對歷史、現實現狀的承認。”

  關於大使館的搬遷,白宮官員表示將涉及1000余名美國使館工作人員,且在耶路撒冷的新址尚在選址過程中,不會立即搬離,其后設計建築過程預計將花費1年左右的時間。

  

  圖為2017年1月20日拍攝的位於特拉維夫的美國駐以色列使館的資料照片。(圖片來源:路透社資料圖)

  特朗普的這一決定引發巴勒斯坦、諸多伊斯蘭國家以及世界上一些其他國家的反對。

  據CNN報導,特朗普周二(5日)與中東領導人舉行了一系列電話會議,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約旦國王阿卜杜拉和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主席阿巴斯通了電話。世界各國領導人普遍對這一可能的行動表示嚴重關切,尤其穆斯林國家的領導人警告说,此舉可能會激怒阿拉伯世界,引發暴力,進一步破壞已經脆弱的和平進程。美國國內也有擔憂稱,此舉可能為伊朗和極端組織提供宣傳武器,引發反美情緒,甚至導致新一輪針對美國外交人員和海外軍事設施的襲擊。

  在特朗普與阿巴斯的通話后,阿巴斯的一名發言人魯迪尼说,特朗普“向阿巴斯主席介紹了他將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搬到耶路撒冷的意圖,盡管這還不是一個官方的決定。”

  阿巴斯警告特朗普該決定“對和平進程、對該地區和世界的安全與穩定的決定所帶來的危險影響”,並將這一舉動稱為“無法接受的一步”。

  巴勒斯坦領導人呼籲民衆舉行為期三天的“憤怒日“抗議活動,美國國務院已經發布了在約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舊城區的旅行警告,限制了美國官方人員和他們的家人前往這些地區的個人旅行。

  CNN報導,美國國務院安全部門被告知要為應對動蕩局面做好准備,五角大樓也對保衛美國海外大使館的美軍做出了部署上的調整。

  土耳其、埃及、沙地阿拉伯、卡塔爾等均對特朗普這一決定發出警告,歐盟外交政策負責人莫蓋裏尼、法國總統馬克龍敦促和平方式解決耶路撒冷地位問題。

  中方對此事也進行了回應。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6日在北京表示,耶路撒冷地位問題複雜敏感。各方都應着眼地區和平與安寧,謹慎行事,避免衝擊長期以來巴勒斯坦問題解決的基礎,引發地區新的對立。

  耿爽表示,“中方始終堅定支持和推動中東和平進程,支持巴人民恢復民族合法權利的正義事業,支持建立以1967年邊界為基礎、以東耶路撒冷為首都、擁有完全主權的、獨立的巴勒斯坦國。呼籲各方根據聯合國有關決議,致力於通過談判解決分歧,促進地區和平與穩定。”

  

  圖為2008年1月31日在耶路撒冷橄欖山上拍攝的雪后的耶路撒冷老城。(圖片來源:新華社資料圖)

  耶路撒冷地位是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和平談判中分歧最嚴重的議題,也是最為敏感和複雜的議題。

  耶路撒冷議題不僅涉及宗教、政治身份、歷史演變和權力鬥爭,更重要的是牽扯到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誰究竟是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更確切的講,也就是1948年第一次中東戰爭以來,或者是更靠前的19世紀末20世紀初開始的“猶太復國主義”運動以來,誰才是這片土地真正的所有者,誰才是真正的“入侵者”。

  耶路撒冷問題不僅涉及到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民族國家的合法性,也涉及到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猶太教和伊斯蘭教在歷史和文化上的敏感議題爭端,更涉及到民族構建和現代民族主義構建的關鍵議題。

  按照1947年聯合國關於巴勒斯坦分治的決議,耶路撒冷是國際共管城市。以色列在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后吞併東耶路撒冷,宣佈整個耶路撒冷為以色列“永久、不可分割的首都”。巴勒斯坦堅持要求把東耶路撒冷作為獨立的巴勒斯坦國首都。國際社會普遍不承認以色列對耶路撒冷擁有主權。

  美國國會在1995年10月通過法案,要求政府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並授權撥款將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除非美國總統職權每六個月簽署一道豁免令,避免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聲明此事必須由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通過和談解決。時任美國總統柯林頓依據該條款簽署了豁免令,推遲了法案生效,之后每一位在任的美國總統也都按時簽署了該項豁免令。在前一次豁免令到期后,特朗普於今年6月也按時簽署了該項豁免令。

  那麼,特朗普為何此時宣佈將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呢?

  北京海外網報導,專家認為,其中的一點就是為了兌現自己在美國大選期間所做的競選承諾。特朗普也在耶路撒冷問題上受到了來自國內的壓力。在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特朗普就宣稱將把美國駐以色列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此舉為他贏得了大量國內猶太人和基督徒福音派的支持。

  促使特朗普下定決心的另外一個原因則是近期中東局勢的變動。當前的中東反恐局勢已成定局,“伊斯蘭國”當下正逐步喪失在伊拉克和敘利亞所控制的“領土”。這時,美國也需要重新建立和其傳統盟友間的關係,而以色列無疑是最佳選擇。專家認為,為體現美國對以色列的一貫支持,在特朗普看來,對美以關係進行新的提升就變得尤為重要。同時,美國也很看重以色列在中東國家當中的實力,進一步加強聯盟關係,也可以延伸美國在中東的影響。因此,宣佈耶路撒冷地位的這一姿態也體現了美以關係在一個新時期也將進入新的發展階段。

  此外,特朗普的家人或許也在其中起到了出謀劃策,或者至少是潛移默化的影響。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是猶太教信徒,其愛女伊萬卡更是因為丈夫而昄依猶太教。以色列《國土報》就曾報導,2016年3月,特朗普在參加一個親以色列的遊說會議之前,正是庫什納幫助他准備的發言稿。而就在美國將宣佈耶路撒冷地位問題的消息剛一傳出,庫什納也罕見地公開指出“總統將會做出決定”。據悉,這也是庫什納首度針對自己所致力重啓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和談議題進行公開表態。

  對於特朗普這一決定的影響,有分析稱之為“巨型炸彈”,將進一步增添中東局勢的複雜性。

  中國社科院中東研究室副研究員余國慶表示,一方面,美國與一些阿拉伯國家的關係會受到影響。另一方面,特朗普的決定極大損害了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乃至穆斯林世界的情感,這也會對巴以雙方進行和平談判造成負面影響,進而導致巴以和談的啟動變得更為遙遙無期。

  《今日美國》甚至稱特朗普的這一決定或將“顛覆中東和平”。文章指出,此舉不僅將使得一些巴勒斯坦人發起大規模示威遊行,還將助長該地區極端分子的氣焰,讓他們利用這一情況來渲染西方國家欲挑起宗教戰爭,激化穆斯林世界的極端情緒。

  以色列海法大學政治科學學院王晉的文章認為,特朗普打開了“潘多拉魔盒”。文章稱,特朗普在耶路撒冷問題上的決定,無論出於什麼樣的考量,都將極大的惡化巴以問題的形勢,惡化整個中東世界的安全態勢,打亂美國與中東盟國的關係,也很可能預示着全球新一輪伊斯蘭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襲擊浪潮的到來。

  (編輯:張曉)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