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時尚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微博健康

一年了 媒體怎麼看特朗普執政

http://dailynews.sina.com/bg/   2017年12月31日 23:55   僑報

  【僑報訊】自2017年1月20日宣誓就任第45任總統,特朗普上台時間接近一年。這位聲稱“唯有美國第一”、以保護主義為主基調的總統,於2017年的表現獲得了什麼樣的評價呢?不少媒體近期刊文總結,有褒有貶。一方面,特朗普“推特治國”做派引發不少非議,另一方面,他仍有潛力成為美國現代史上最有分量的保守派總統之一。

  2017年12月29日,特朗普總統會見美國海岸警衛隊成員,並邀請他們在佛州的特朗普國際高爾夫俱樂部打球。(圖片來源:美聯社)

  正方:做成十大“好事”

  特朗普執政首年已接近尾聲,他做的一系列非同尋常的事情,不論好壞,都令人矚目。

  北京參考消息網援引《華盛頓郵報》報導,該報網站2017年12月27日盤點了特朗普執政11個月來所做的十大好事:強制實施了奧巴馬對敘利亞使用化學武器設立的紅線;對俄羅斯採取令人意外的強硬路線;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開啟美國能源發展新時代;讓北約盟友為美國的集體安全多繳納了120億美元;几乎消除了“伊斯蘭國”組織的實際統治區;承認自己在阿富汗問題上的錯誤,逆轉了奧巴馬災難性的撤退;實施了歷史性的稅收和規章改革;任命將在位數十年的保守派法官;成為總統。

  報導稱,這些成就顯示,盡管有那些出自白宮的糟糕推文和自我傷害,特朗普仍有潛力成為美國現代史上最有分量的保守派總統之一。

  另據《華爾街日報》網站2017年12月27日刊文稱,今天,美國人問的其實只有一個問題:你覺得美國總統的執政怎樣?

  不用说,一種執政對特朗普來说是不夠的,這位紐約開發商在一年裏拿出了兩種執政。這兩種執政存在於平行的宇宙。一個是發推特(Twitter)的特朗普,很多美國人都對推特特朗普感到震驚,他生活在一個充滿私人恩怨的電閃雷鳴的暗黑世界。而平行存在的另一個宇宙由切實可見的經濟成功構成:美國消費者信心居於17年以來的最高點,失業率則處於同時期最低。

  文章稱,特朗普是個職業管闲事者,對任何問題都會源源不斷地發表各種煩人的觀點。與此同時,他不斷任命一流人才進入內閣和白宮的關鍵崗位。特朗普任命的官員,在推特和“通俄門”等各種分散精力的事件的環繞中日復一日地工作,實現着嚴肅的政策目標。

  特朗普的確仍在發推文,但那種令人身心交疲的敵意減少了,隨着時間的推移,特朗普或許最終能把他的兩種執政合二為一。

  反方:“聲音大,棒子小”外交政策存局限性

  《沃克斯》雜誌網站2017年12月27日刊文稱,特朗普總統就職時,他的支持者希望他兌現競選承諾,而批評者都希望這些競選承諾最終證明只是虛張聲勢。

  北京參考消息網報導,文章稱,特朗普執政第一年,給美國的全球地位造成真正的或許持久的傷害,他冒犯了英德這些美國關鍵盟友的領袖,與此同時放棄了美國對人權問題的長期關注。到目前為止,特朗普的主要表現是聲音大,棒子小。

  《沃克斯》雜誌總結了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可能會做但沒做的五件大事,以及真正做了的五件大事——

  特朗普沒做的五件大事:與朝鮮開戰;結束伊核協議;讓美國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開始對華貿易戰;削弱美國的全球軍事存在;

  特朗普完成的五件大事:包括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毀掉公衆對美國情報界的信任、對國務院造成長期損害等。

  另據《華盛頓郵報》網站2017年12月27日刊文稱,在12月發表國家安全戰略演講時,特朗普说他的外交政策旨在“把美國的偉大作為世界的一個光輝榜樣加以頌揚”,但事實並非如此。

  文章稱,在執政第一年行將結束之際,特朗普處理對外事務的方式同演講中的各種陳詞濫調並不相符,同界定特朗普海外行事方式的幾個重要方面倒是非常一致,這些方面顯示出其外交政策方式的局限性:

  一、美國優先: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政策與其说是一套規則,不如说是一種心態。“美國優先”是“特朗普優先”的一個變體,它將美國的國家利益從屬於一種唯我論的世界觀,這種世界觀極不適合處理美國面臨的各種複雜挑戰。

  二、政治高於政策:特朗普不是一個擅長外交政策的總統,而是試圖在電視上扮演這樣一位總統的新政客。他的外交政策由他不斷寬慰選舉他的選民這一需要來指導,而不是由服務於這些選民或美國盟友的長期戰略利益的行動來指導。

  三、總統的自我價值感:特朗普自以為是世界上最偉大的談判專家,但其盟友和敵人都明白:如果款待特朗普,他就會很溫順。

  四、作為顛覆者的特朗普:特朗普遠不是一個建設者,而更擅長譴責和破壞。他花了很多時間,試圖摧毀其前任——尤其奧巴馬——建立的東西,卻沒有提供切實可行的替代物。

  五、厭惡風險:對一個極度渴望表現得強硬和有力的總統來说,在使用美國的軍力方面,特朗普卻像他的前任一樣謹慎和厭惡風險,這真是諷刺。

  一年了,特朗普的所作所為沒帶給美國人信心。他的世界觀未能讓他謹慎衡量手段和目標,或明確界定美國的國家利益並把它們變成優先處理的事務。

  相反,在一系列對美國的長期繁榮和安全至關重要的問題上,他的世界觀可能最終把美國置於末位,而不是優先位置上。

  (編輯:勉箏)分享此頁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