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共和黨用民粹主義糊弄窮人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7月17日 06:06   中國日報

  你聽說過「自由意志民粹主義」(libertarian populism)嗎?如果還沒有,那麼你很快就會聽說了。毫無疑問,這種說法馬上會鋪天蓋地的出現在電視、廣播和評論文章之中。而宣揚這種觀點的人,幾年前還曾向你打包票說,保羅·瑞安眾議員(Paul Ryan)就是嚴肅而誠實的保守派的楷模。為了服務公眾利益,我來闡明一點:那是胡說八道。

  先講一些背景:對於保守派知識分子來說,現在的日子有些艱難。所謂保守派知識分子,就是那些夢想着共和黨再次成為「有思想的黨派」的智庫成員和評論文章作者。(至於共和黨是否曾經是這樣的黨派,還要另當別論。)

  他們曾一度認為,瑞安本人就是他們要找的理論英雄。但是,最後證明,著名的瑞安計劃只是空話、胡話。我懷疑就連保守派都私下裡認識到,其編撰者更像是個小販,而非高瞻遠矚之人。那麼,下一個宏偉想法是什麼?

  自由意志民粹主義出場了。其中的觀點是,去年有一群工薪階層白人選民因為心懷不滿而沒有出來投票,但是只要拿出合適的緊縮方案,就可以把他們動員起來——而一旦動員起來,共和黨就能重新獲得大量選票。

  至於為何許多右派人士都認為這個想法很有吸引力,也是顯而易見的。這個觀點認為,共和黨在不需要做出太多改變的情況下,就能重獲原來的榮耀——無須爭取非白人選民,也無須重新思考自己的經濟觀念。你或許也認為,這麼好的事兒聽起來都不像是真的——你是對的。自由意志民粹主義的觀念至少在兩個層面上是不切實際的。

  首先,只需要動員白人的想法,主要建立在政治分析人士肖恩·特倫德(Sean Trende)的觀點之上,他認為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去年落選的大部分原因在於「失去了白人選民」——數百萬沒有現身投票點的「底層、農村、北方白人」。保守派不同意對共和黨的立場做出任何重大改變,並立即拿特倫德的分析作為依據,說明不需要任何根本改變,只需更好地傳達訊息即可,那些反對改革移民政策的人尤其如此。

  但是,阿蘭·阿布拉莫維茨(Alan Abramowitz)和魯伊·特謝拉(Ruy Teixeira)等嚴肅政治學家現在開始發表意見了,他們認為失去白人投票的說法並不屬實。的確,2012年的白人投票率要比2008年低,但是非白人選民也一樣。特倫德的分析基本上是在幻想白人投票率會反彈到2008年的水平,而非白人的投票率則並不上升,這種想法恐怕並不合理。

  然而,假設我們擱置這種批駁,姑且承認如果共和黨人能夠激發「底層」白人更大的熱情,他們的處境可能會更好。但共和黨能拿出什麼來激發這種熱情呢?

  此時此刻,大家都知道,自由意志民粹主義包含的內容是,在宣揚同樣的舊政策的同時,堅稱這些政策確實對工薪階層有利,就像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所宣揚的政策一樣。實際上,事實並非如此。但無論如何,很難想像再一次宣揚穩定幣值,以及低邊際稅率的好處,能改變任何人的想法。

  然而,想想現代共和黨在實踐中都支持過什麼樣的主張吧,他們的主張無疑會損害那些底層白人的利益,這正是共和黨口口聲聲要贏回的那群人。實際上,扁平稅率和回歸金本位的政策,根本都無從談起。但削減失業救濟、食品券和醫療補助(Medicaid)卻在討論之中。(就瑞安計劃的實質內容而言,它主要涉及大幅削減對窮人的援助。)很多非白人美國人依靠這些保障項目,很多不太富裕的白人也是如此,自由意志民粹主義原本要贏得的選民也正是他們。

  具體來說,超過60%的失業保險受益人是白人。將近一半的食品券受益人是白人,但在搖擺州中,這個比例要高得多。例如,在俄亥俄州,65%領取食品券的家庭是白人家庭。在全國範圍內,42%的聯邦醫療補助受益者都是非西語裔白人,但在俄亥俄州,這個比例是61%。

  因此,當共和黨人計劃大幅削減失業救濟金、阻止醫療補助規模擴大、尋求大幅減少用於食品券的資金(他們實際上已經實施了上述所有舉措)時,他們或許嚴重傷害了那些人,但他們也給北部那些苦苦掙扎的白人家庭造成很多傷害。據說,他們打算鼓動起這些家庭。

  綜上所述,就像我說的那樣,自由意志民粹主義是胡說八道。我想,你可以辯稱,毀壞福利保障是一種自由意志主義的舉動,或許「自由」只是「一無所有」的另一種說法。但這可不算民粹主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