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美國取消食品券?共和黨落井下石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7月21日 06:06   中國日報

  共和黨的靈魂出了嚴重問題。這已經超越了他們糟糕的經濟信條,甚至也超越了自私與特殊利益。時至今日,我們討論的是他們的心態,那種讓水深火熱中的民眾進一步受苦並從中取樂的心態。

  得出這種結論的依據,大家可能已經猜到了,就是眾議院上周通過的畸形的農業法案。

  數十年來,農業法案包含了兩項主要法律。一項向農場主提供補貼;另一項則給有困難的美國民眾提供營養補助,其主要形式是食品券(它如今的正式名稱是「營養補充援助計劃」[Supplemental Nutrition Assistance Program],簡稱為SNAP)。

  很久以前,補貼幫助了許多貧窮的農場主,那時大家還可以辯稱,農業法案整體上是面向有需要人群的一種援助形式。不過,隨着時間的推移,這兩項法律已分道揚鑣。農業補貼計劃變得充斥着詐騙,主要受益者成了大企業和富裕的個人。與此同時,食品券成為了社會福利中至關重要的組成部分。

  因此,共和黨眾議員們投票保留了農業補貼,補貼額度甚至高過了參議院和白宮提議的水平,同時又把法案中的食品券部分全盤取消。

  為了充分理解剛剛究竟發生了什麼情況,請聽保守派常用來為取消福利計劃進行辯護的言論。它基本上是這樣的:「你個人有幫助窮人的自由。但政府無權拿民眾的錢」——這時候,他們往往還要加上,「端着槍,強迫他們施與窮人。」

  不過,拿民眾的錢,端着槍強迫他們向農業企業和富人施捨,這似乎就完全沒有問題了。

  現如今,一些痛恨食品券的人不再援引自由意志主義哲學了,而是轉而引用《聖經》。比方說,田納西州眾議員史蒂芬·芬徹(Stephen Fincher)引用了《新約全書》:「不勞作,不得食。」當然了,事實表明,芬徹本人拿到了數百萬美元的農業補貼。

  鑒於這種奇妙的雙重標準——我認為「虛偽」這個詞已不足以表達個中精髓——討論事實和數據看起來近乎掃興了。不過我想,必須這麼做。

  好吧:近年,食品券使用量的確大幅飆升,領取食品券的人口比例從2007年的8.7%提升至最新一次統計的15.2%。不過,這沒什麼令人費解的。SNAP的設計用途就是幫助有困難的家庭,而近來許多家庭都一直處於困難之中。

  事實上,SNAP使用量基本與衡量失業率的廣泛標準走勢一致,比如U6失業率,這其中包括未充分就業者以及暫時放棄積極尋找工作的人。經濟危機期間,U6增長至原來的兩倍多,從本輪大衰退(Great Recession)前的約8%升至2010年初的17%。確實,廣泛的失業率自那以來有所下降,而食品券數量卻在繼續上升——但通常情況下兩者的相關性有着一定的滯後,而且很可能也有一些家庭因失業補助大幅下降而被迫領取食品券。

  那麼那個右翼普遍接受的理論呢?根據該理論,事實正好是相反的——正是由於那些實際上給人錢讓人不去工作的政府項目太多,我們才有這麼高的失業率。(救濟廚房導致了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簡單的答案是,你肯定是在開玩笑。你真的相信美國人靠着SNAP的平均福利水平,也就是每月134美元(約合877元人民幣)過着舒適的生活嗎?

  不過,我們還是假裝認真對待這種觀點。如果就業率下降是因為政府補助在誘惑人們待在家裡,減少勞動力,那麼供需定律就應該適用:撤走所有的勞工應當會引發勞工短缺和工資上漲,尤其是那些最可能接受補助的薪酬較低的勞工。然而,事實上,工資要麼沒有變化,要不在下降——對於那些從食品券獲得最多好處的群體來說,尤其如此。

  那麼,到底是怎麼回事?只是種族主義嗎?毫無疑問,舊時的種族主義謠言——比如說,羅納德·雷根(Ronald Reagan)所描述的「魁梧的年輕黑人」使用食品券買丁骨牛排的畫面——仍有些影響。但現在,幾乎半數的食品券領取者是非西語裔白人;在田納西州,引用聖經的芬徹的老家,這一比例達到63%。所以不全是關乎種族。

  那是關於什麼呢?不知怎麼的,我們國家兩個偉大的政黨之一感染上了一種幾近病態的小氣心理,一種對於「失敗者」的鄙夷(CNBC的裡克·聖泰利[Rick Santelli]在推動茶黨建立的著名痛罵中言及了這個字眼)。如果你是美國人,而正好你不走運,這些人不想幫忙;他們想再給你一腳。我不是完全理解這一點,這也不是我願看到的糟糕場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