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冤獄23年獲平反 美「謀殺犯」當庭開釋

http://news.sina.com   2013年03月22日 11:51   世界日報

朗塔背著他從監獄帶出的全部家當,走出法庭。(美聯社)

朗塔背著他從監獄帶出的全部家當,走出法庭。(美聯社)

手銬解除後,朗塔與在法庭的親友擁抱,而旁邊的親友也都喜極而泣。(美聯社)

手銬解除後,朗塔與在法庭的親友擁抱,而旁邊的親友也都喜極而泣。(美聯社)

法官下令當庭釋放朗塔(右),法警替他解開手銬,而他的律師則欣喜若狂。(美聯社)

法官下令當庭釋放朗塔(右),法警替他解開手銬,而他的律師則欣喜若狂。(美聯社)

  哈西迪 (Hasidic)猶太教拉比 (rabbi)沃茲柏格 (Chaskel Werzberger)於1990年2月8日被一名逃離現場的搶犯槍殺。紐約居民朗塔 (David Ranta)因此案被捕,並被判重刑,但因本案的調查有許多瑕疵,證據不足,州最高法院法官米利安‧西魯尼克 (Miriam Cyrulnik) 21日在布碌崙法庭推翻原審判決,下令當庭釋放已服刑23年的朗塔。

  西魯尼克在庭上紅著眼圈,柔聲地對朗塔說:“對於你所受的苦難和冤屈,僅說抱歉已不足以表達我心中沉重的感覺,但我還是要向你說抱歉。從今以後,你自由了!”法警當庭打開他的手銬。

  法官宣判後,朗塔的家人為這項遲來的公義,痛哭失聲。朗塔的律師蘇斯曼 (Pierre Sussman)也慶幸朗塔的沉冤終於平反,在一旁欣喜若狂。

  已經58歲的朗塔一直在水牛城監獄服刑。他36歲的兒子小朗塔說:“我只要能擁抱他就感到很高興。”小朗塔上次見到他是在六年前。朗塔25歲的女兒21日也在法庭中迎接獲釋的父親,陪伴父親回家。

  朗塔對外面的自由世界已經非常陌生,他從法庭走到走廊時,似乎有些暈眩。他說:“我感到百感交集、不知所措。現在我覺得自己像在水中游泳。”數分鐘後,朗塔搭電梯到法院大廳,他肩膀上背著紫色的網袋,裡面裝著他僅有的隨身用品,在家人陪伴下,他走出法院,雖然天氣寒冷、天色陰霾,但他終於呼吸到自由的空氣。

  朗塔稍早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他對出獄以後的生活,相當徬徨。他說:“我不知道出獄後要做什麼。我面對的是一個嶄新的未來。”朗塔從未用過手機,他不知道已經沒有人用Walkman聽音樂,他原本還想知道在哪裡可以買到CD,因為他準備用Walkman享受CD。

  朗塔原來的辯護律師鮑姆 (Michael Baum)21日也出庭聆聽這項喜訊。鮑姆稍早曾說:“我很久沒有和他談話,怕讓他失望。我期待這一天已經很久。你明知他是無辜的,現在終於沉冤昭雪,證明老天有眼!”

  朗塔的證人利柏曼 (Menachem Lieberman)的新證詞對朗塔非常有利。案發時,利柏曼只有13歲,他說,當警方要他指認嫌犯時,警探史卡西拉 (Louis Scarcella)把他拉到一邊,要他指認朗塔。利柏曼表示,那天的經歷讓他終生不安。史卡西拉已經退休,他堅決否認指使證人指認“那個長著大鼻子的人”,意指朗塔。

  在第一回指認嫌犯時,五名證人中有四名沒有指認朗塔。當天被搶的珠寶送貨員韋恩柏格(Chaim Weinberger)是唯一曾經直視真兇的證人,他說,“朗塔百分之百不是兇手”。

  調查人員曾約談兩名關鍵證人,這兩名證人都承認捏造不實證詞,誣陷朗塔。1996年,德蕊莎‧阿斯汀 (Theresa Astin)作證說,他丈夫阿斯汀 (Joseph Astin)才是該案真兇。她說,有古柯鹼毒癮的阿斯汀專門從事武裝搶劫的勾當,案發當天,他丈夫心煩意亂地回到家中,在浴室拆解並鋸壞他的手槍。

  她說:“他很煩惱,他很害怕,一直哭泣。之後,他每天禱告,並到教堂,希望拉比不死。”

  拉比死後兩個月,阿斯汀在被警察追捕的過程中發生車禍死亡。史卡西拉本周說,他知道阿斯汀專搶珠寶,並承認阿斯汀也是拉比命案的主嫌。但警探從未向證人出示阿斯汀的照片。

  檢察官在本案審理過程中,對德蕊莎的證詞提出強烈質疑,他們說,德蕊莎常在商店順手牽羊,而且有毒癮,而朗塔的前辯護律師曾幫德蕊莎參加戒毒計畫。檢察官向本案原審法官Francis X. Egitto表示,因為上述原因,德蕊莎的證詞不足採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