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獲MBA中國留學生 美國就業不易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2月25日 10:27   世界日報

大華府日前舉行的一場就業博覽會,反映出大批中國留學生MBA在找工作時,面臨「僧多粥少」的現象。(記者於茂芬/攝影)

大華府日前舉行的一場就業博覽會,反映出大批中國留學生MBA在找工作時,面臨「僧多粥少」的現象。(記者於茂芬/攝影)

  大華府十多個華人組織日前聯合舉辦一場就業博覽會,300多個前來找機會的年輕學子,約有近五成是管理或金融相關專業的工商管理碩士(MBA),絕大多是國際學生,無身分又缺實習經驗。對大批留學生“手握MBA文憑而找不到雇主”的現象,與會求才的企業代表並不意外。

  MBA學位在金融風暴後,不再是就業萬靈丹,除了美國名牌管理學院還有人問津,其他普遍存在招生不足而無以為繼的窘況,眾多管理學院把學生“客源”放眼海外,坐收高昂學費不管就業,幾年下來MBA人力市場僧多粥少,其實是一個必然後果。

  數字會說話。美國管理學院入學必備的GMAT測驗,應試的海外中國學生從2011年的3萬人,到2013年已超過6萬人。戴維斯加州大學從2012年開會計碩士班,原以為會吸引周邊從事財管專業人士的進修,結果三分之二的申請人是中國公民;俄州克利夫蘭的凱斯西方儲備大學(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商學院2012年的MBA入學生,有八成是中國公民。

  MBA文憑並不便宜,以大華府最受中國學子鍾情的喬治華盛頓大學、馬裏蘭大學史密斯商學院為例,讀個兩年至少得準備10萬美元,問題是,不是人人都是“富二代”,多數帶了爸媽畢生積蓄和高期望來美取經的學生,出了國門、註了冊,常常是一連串的失望。

  不願透露真實身分的留學生Eric說,他就讀的史密斯商學院金融系有高達八成以上的外國學生,其中多數是同胞,開了學沒多久,原本每班極少數的美國學生向院方抱怨中國學生英語聽不懂、不參與討論,結果院方另外為美國學生開一班。“整班都是同胞,我幹嘛花大錢來美國?”和他一道的同學也附和,“早知如此,留在國內讀就好了。”

  這不是現在才有的現象,目前任教馬州耶穌會羅耀拉大學,並負責國際推廣計畫的丁弘彬說,他於90年代中期就讀喬治華盛頓大學時,當時管理學院一屆就有300多個台灣學生,近30年過去,美國稍有名氣的MBA課程,中國學生取代台灣學生,人數翻了好幾番,學生失衡現象比過去更為嚴重。

  對於廣招國際學生,美國管理學院多以“族群多元的學生組成,有助培養學生國際觀”來自我捍衛,也強調,收進的國際學生素質比美國本地生絕不遜色。以GMAT的平均成績來看,好像的確如此。根據彭博商業周刊去年報導,2013年美國GMAT應試者平均532分(總分800),遠遠落在中國學生的581分之後。

  去年4月華爾街日報一篇報導就提到“中國學生考試很厲害,但欠缺實務經驗”,文中提到一名加州佩伯汀大學(Pepperdine University)應用金融碩士班36歲女學生,是全班57名學生中僅有的三名美國學生之一,她說,她從班上了解不少中國文化,中國學生勤奮學習也讓她更奮發讀書,但是同學們不習慣美國化的課堂討論,讓她感到失望。

  美國本地生常抱怨國際學生會考試,但不發言,或是言之無物、聽不懂。他說,這其實是美國商學院的獨特現象,因為,來自中國的學生多數是剛走出大學校門的考試能手,美國學生則多屬在職進修,或是職場翻滾多年後再返校拿個學位。

  “經營商學院正如同經營企業一樣,都得與時俱進,跟著市場走!”是凱斯西方儲備大學金融研究所所長古塔(Anuray Gupta)對於廣招中國學生的說詞。

  丁弘彬則認為,整合學生、輔導就業或實習,校方不能卸責,但國際學生有“身分”和“語言”兩個障礙是不爭事實,能否超越這雙重障礙,還是在學生本身。

  大華府玉山科技協會會長、創投公司負責人的陳劍陽認同這種看法。他說,MBA修業期很短,外國學生必須更積極主動,擴大自己的人際網,主動參與校外活動,才能讓別人認識你、知道你的能力。陳劍陽提醒學生不要排拒華人社團,他曾介紹幾位MBA學生幫美京華人活動中心做企劃案,從而知道實習生的能力,最後推薦給紐約正在徵才的金融公司,便是主動出擊、順利就業的案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