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觀點:U23球員要有危機感 4.0新政從走量升級到質變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1日 22:25   北京新浪網

U23新政要進入4.0版本

U23新政要進入4.0版本

  稿件來源:原創: 李冰、龔哲匯 申花發佈公衆號

  自足協出臺U23政策以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案例在中超比賽中多次上演。原本旨在幫助年輕球員成長的政策,卻成爲了許多俱樂部的負擔。一些關鍵比賽中,球隊紛紛祭出“奇招”,這樣的亂象讓中國足球滑天下之大稽,對中國聯賽造成了不少負面影響。

  由此,足協計劃微調U23政策,將只要求一名U23球員保持在場上即可,這將杜絕一些U23換人的亂象;同時爲了與亞冠接軌,中超將恢復四名外援。如此朝令夕改,把聯賽最基本的規則當橡皮泥一樣捏來捏去,是否利於一個職業聯賽的健康發展呢?

  U23政策修改能否遏制中超亂象?

  6月10日,中國足協在香河召開職業聯賽工作會議,對中超、中甲、中乙等賽事第一階段工作進行總結。此外,還下發了聯賽新政方案交予各俱樂部探討,其中比較矚目的包括,微調U23政策,將只要求一名U23球員保持在場上即可,這將杜絕一些U23換人的亂象;同時爲了與亞冠接軌,中超將恢復同時上場四名外援的政策。

  由於目前大會還沒有進入對這幾項“新政”的深入討論,因此,具體“新政”是否落地以及執行時間還未得到證實。曾有消息指出,“新政”可能會在下一個賽季——新一屆足協領導班子成立的首個賽季開始後正式施行,但也有知情人認爲,在本賽季的下半段或許就能看到新政策的推出。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U23政策的第一次修改了,2017賽季,足協首次頒佈該政策,當時規定每場比賽必須有一名U23球員首發出場;到2018賽季,該政策調整爲U23球員累計人次不得少於外援人次;本賽季初,新的U23政策規定,首發中至少一名U23球員,整場比賽不得少於三人次。加之如今U23政策“4.0版本”出臺在即,如此頻繁地修改政策,難免會讓人感到足協朝令夕改似乎有些不太專業,其權威性也飽受人們的質疑。

  提及此次U23政策的修正,背後的推動者不僅僅是新一屆足協的領導班子,幕後的關鍵角色還有一人,那就是新任國足主教練裏皮。在之前的採訪中,裏皮曾表示因爲U23政策的推行,中國足球人才儲備已經有了明顯的改觀,很多球員也得到了成長,必須抓緊這個新的時機,繼續改善年輕球員的生態環境。

  一個決策的正確與否,只能依靠其結果進行判斷。就目前來看,如果真的實施了新的政策,無論對年輕球員,還是對中國聯賽以及中國足球的未來都會有一定的幫助。最直觀的一點,至少我們的聯賽中可能不會再出現“秒換U23走過場”的現象了,一名甚至多名球員可以長時間地比賽、積累經驗,也有利於年輕球員的成長。如果說之前的U23政策是在注重“量”的積累,那麼修改後的新政則是從“質”上改變了年輕球員的鍛鍊方式。

  從另一個角度說,推出這一政策對於不少球隊而言也是一種“解放”。在此之前,一些球隊因爲政策要求硬湊U23球員上場,導致了一些中生代球員無法得到上場機會。入選新一期國足名單的重慶斯威球員馮勁曾表示,因爲當初U23政策的橫空出世,一大批包括自己在內的“90後”球員直接超齡,不少人也因爲應付政策而騰出了位置,這也間接導致了國足的1993、1994年齡段球員斷層的情況出現。而一旦只需在場上留有一名U23,這些正處於當打之年的球員或許可以獲得更多的機會,不只是在俱樂部,對於國家隊來說也有一定的幫助。

  U23政策“4.0版本”的最大意義是?

  U23政策“4.0版本”的最大意義,是讓這些政策指向的年輕球員意識到,曾經享受過政策紅利的他們,未來將面對更多的挑戰。

  在U23政策剛剛推行的時候,這些年輕的球員成了各個俱樂部手中的“香餑餑”,一些隊員甚至之前沒有什麼出場次數,卻因爲政策的保護,拿到了與自己實力不符的高薪水。即使不需要在訓練場上付出更多的努力,他們的上場比賽機會也不會受到太多影響。曾幾何時,中超某些俱樂部用大合同來引誘年輕球員簽約轉會,這並不利於那些涉世未深、尚無足夠判斷能力的球員的發展。如今,這種“小球員拿大合同”的現象可能會有所緩和。

  如果每支隊伍場上只需要一名U23球員,這對於小將來說意味着他們必須付出更多的努力來競爭上崗。這種競爭是年輕球員之間的,訓練場上付出更多的努力,纔會得到主教練的青睞,纔會有更多上場的學習機會。不僅如此,他們還需要與隊伍中的前輩相互競爭,一些比他們年長的球員有着更多的經驗、更豐富的技巧和更強的閱讀比賽能力,如果小將們還仗着自己年輕有體能優勢,不把心思放在足球上,那麼遲早也會落得被淘汰的境地。

  從另一面來看,修正後的U23政策也絕非是最終版本,其中依舊存在着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比如在比賽過程中,一隊已經用完了三次換人名額,而當場上的U23球員受傷或者被罰出場,該如何滿足“必須有一名U23球員在場上”,這些問題還需要出臺更多的細則來完善。

  除此之外就目前的中超聯賽而言,除了少部分俱樂部之外,大部分的U23球員的位置依然以中後場爲主,這對中國國家隊的建設並沒有起到更明顯的推動作用。國家隊主帥裏皮也曾表示,缺乏前鋒人才是國足的一大難題。如果俱樂部爲了成績考慮,出場的U23球員都是邊後衛,或者後腰等,那麼對於國家隊主帥來說選拔人才無疑也增添了難度。

  不過就U23政策的修正過程而言,從量到質的轉變反映了足協對中國足球的認識在逐漸趨向於合理化和長遠化。足協領導班子換屆在即,新的決策也會隨之而來。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燒向了國家隊歸化,第二把瞄準了聯賽規則,第三把火似乎就應該是青訓體系了。本賽季前,足協已要求俱樂部必須有本隊青訓培養的U21球員,而裏皮也提出中國足球必須有自己的青訓體系。如果真的能按照這條路線繼續發展,只要沉得住氣,那麼不僅是知錯能改,中國足球的未來真的能也將以一個平穩的態勢不斷提升。

  U23政策修改對申花是好是壞?

  事實上,在2002-2003賽季,中國足協就已經在甲A聯賽中推行過U21政策。當時規定每支隊伍中至少有兩名U21球員登場,其中一人必須首發。此政策一出,也有不少人大罵足協,認爲這是當時領導拍腦門的決定。好在當時的甲A聯賽競爭水平遠不及今天的中超,各隊還能想出應對之策,有的球隊甚至遊刃有餘乘勢而上。

  在將徐根寶指導的有線02隊合併之後,加之從巴西迴歸的1983-1984梯隊,上海申花的U21球員可謂是人才濟濟。加上重新執掌教鞭的徐根寶大力起用年輕人,這些年輕球員得到了不少鍛鍊機會,在第一場對陣上海中遠的比賽中,還是U21球員的劉宏濤,孫吉、孫祥兩兄弟,曾經讓卡卡做替補的王珂,都獲得了首發機會,替補的隊員還有于濤,而他們的對手是范志毅、祁宏和申思。

  這段歷史彷彿在如今的申花隊再次上演,在吸納了1999-2000這批球員之後,朱辰傑、劉若釩、蔣聖龍、叢震、徐友剛等球員都可以直接爲一線隊出戰,還有租借至上海申鑫鍛鍊的孫錫鵬、徐越、曹傳宇和彭鵬。然而新政一旦出臺,年輕球員之間的競爭將愈發激烈,尤其是外租的年輕球員,想要通過自己的努力迴歸申花,難度將急劇增加,肯定要比在母隊中隊友們付出得更多。

  除此之外,新政對於申花來說或許挑戰的成分會大於機遇。政策的修改,可以讓中超其他俱樂部在U23球員出場的問題上得到喘息,甚至是解決了一些難題。當對手只需派出實力最強的U23球員,其餘的都排出更有經驗,更具實力的中生代球員,目前“老的老,小的小”,年齡結構存在斷層問題的申花必須做好應對措施。繼續給予年輕人更多的機會,或是引入國內球員,無論哪一種決策都必須根據聯賽的大環境作出調整。

  但以申花現在的形勢而言,經過了12輪聯賽及其他比賽的鍛鍊過後,一些U23球員的進步可謂是突飛猛進,朱辰傑入選裏皮新一期國家隊,並在昨晚的比賽中成爲首位首發的“00後”球員,賽後,朱辰傑坦言自己的這次國足之旅收穫滿滿:“對我來講,這次就是過來跟老大哥學習的,不論場上還是場下,教練和隊裏的老大哥們都給了我非常大的幫助,讓我學到了很多東西,感覺還不錯。”對朱辰傑來講,結束了在國家隊的集訓和比賽之後,等待他的是更加艱苦的中超比賽,而連續作戰帶來的體能消耗,則是他首先要克服的最大困難:“廣州這邊的天氣比較悶熱,兩場比賽的間隔也比較近,體能方面肯定會有一些影響。現在到下一場比賽還有三天時間,還是要主動調整吧。”

  除了朱辰傑外,叢震較之上賽季在中場梳理能力的進步有目共睹;復出的劉若釩、蔣聖龍、周俊辰也都展現了不俗的實力。賽季前,俱樂部高層明確指出,本賽季申花的三大要求之一就是鍛鍊年輕人,並且給予他們更多的機會。如此看來,即使U23新政在下半賽季立即施行,即使身處保級區,申花的場面上也不會只有一個朱辰傑或其他U23球員,對於這批來之不易的小將,能用則必用,堅持鍛鍊纔會完成賽季前定下的目標。

  如果修改版的新政在下半賽季就正式推行,那麼其他球隊的實力將會得到不同程度的提升,如此一來,身處保級區的申花更要在引援上作出更多的調整,而主教練弗洛雷斯也必須在之後的比賽中迅速適應新政下的聯賽環境,儘快確定申花陣中不同U23球員哪些擁有打滿全場的實力,而哪些只能作爲輪換替補,“花帥”如何用好手上的寶藏,已經沒有太多時間去慢慢調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