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向東京奧運前行 潘愚非:每次攀爬都像和自己對話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1日 01:18   中國新聞網

潘愚非

潘愚非

  向東京奧運會前行 潘愚非:每次攀爬都像和自己對話 

  潘愚非的身體貼在牆壁上,此時能夠支撐他全部體重的,只有左腳的腳尖和左手的指尖。他不得不用右腳努力在稍有些坡度、但沒有支撐點的牆面上借力,然後賭博式地把身體重心向目標移動過去

驚險驚險

  以第六的身份進決賽

  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城市公園舉行的青奧會攀巖預賽中,中國選手潘愚非在攀石比賽中努力向第四條賽道的終點發起衝擊。在他之前,另一位中國參賽選手黃迪翀,因爲受制於之前速度賽拉傷的肩膀,在4條攀石賽道中,只完成了相對簡單的第一條賽道。決賽希望已只剩一線。

  “本來我們這兩名隊員進決賽的機會都是很大的,但早上的速度賽,潘愚非兩趟都失誤了,排在第19名。”中國攀巖隊教練蔡陸遠說,“如果他想進決賽,後面的攀石和難度賽最好要有一個項目奪得冠軍,這樣希望纔會大一些。”

  本屆青奧會的攀巖比賽包括速度賽、攀石和難度賽3個項目。每名選手3項比賽的排名相乘,得數最小的排名第一,以此類推,取前六名進入決賽。黃迪翀在速度賽中排名第五,但他在速度賽第二次攀爬的過程中拉傷了肩膀,攀石的名次因此並不理想,難度賽的前景也一下子暗淡了。“第二、三、四條賽道,他爬的時候都卡在了要求肩膀的動作上。”蔡陸遠說,“後面難度賽的挑戰仍舊很大,因爲他必須帶傷上陣。”最終,黃迪翀難度賽排名第10位,三個項目相乘的得分爲500分,無緣決賽。

  而潘愚非在最後一次賭博式的攀爬後,摳住了牆上僅有的支撐點。他穩住了身體的晃動,再次向上,終於成功了!事實上,此前他已經從第四條賽道上掉下去好幾次了,就像之前試圖征服這裏的那些選手們一樣,但他沒有更多的時間喘息和休息,必須迅速投入下一次嘗試。因爲當潘愚非出發衝向第四條賽道的那一瞬,攀爬這條賽道所使用的5分鐘時間就已經開始流逝。

  根據規則,攀石比賽和難度賽的賽道,在選手開始比賽前是保密的。這條賽道對於潘愚非和所有人一樣,都是陌生的。最終潘愚非憑藉成功登頂第一賽道和第四賽道,在攀石比賽中拿到了第五名,爲難度賽的最後一搏保住了一絲希望。在難度賽中,他拿下了第三名,最終預賽得到285分,以第六名的身份驚險晉級決賽。

  機會

  攀巖成了夏奧會項目

  10年前,潘愚非只有8歲,還在練習跆拳道。一天,他看到一個朋友在攀巖,也想去試試,就這樣開始了自己與這項運動的緣分。“大約在十幾歲的時候,我開始了專業訓練。”潘愚非說,“其實也就是每個週末去爬兩天。”而隨着攀巖項目進入2020年東京奧運會,潘愚非們在奧運會上一展身手的機會來了。幾年前,他因爲在比賽中拿到了好成績而入選國家隊。在國家隊,他們訓練3天休息1天,每天大概練6小時左右。“會不會覺得很累?”“不會!”他回答得非常乾脆,“因爲這個項目讓我感覺很有樂趣。我總是覺得在挑戰自己,每次攀爬都像是在和自己對話。”

  在攀巖的3個項目中,速度賽是國際標準賽道,就像男子百米短跑一樣,比拼的就是登頂速度。而攀石和難度賽則更要求選手的綜合能力,除了身體需要具備較高水平的運動機能外,還特別需要選手分析線路和解讀線路的能力。潘愚非更擅長的就是攀石和難度賽。如今他會根據看到的巖點的形狀,本能地在頭腦中反應出該用什麼動作去攀爬它。“這都是平時訓練中積累下來的經驗。”他說,“我們現在參加國際比賽的機會很多。”這次所以能參加2018年青奧會的攀巖比賽,潘愚非和黃迪翀也是通過去年的資格賽打出來的。

  “他們十七八歲的年紀,到2020年東京奧運會時正值當打之年。”蔡陸遠說,“從我們目前國內的經驗看,雖然也有老運動員,但基本最好的選手都是20歲左右的。”不過,潘愚非暫時還沒想那麼遠,他說:“我就是想腳踏實地,一步一步去訓練。”

  目標

  先要拿到奧運會資格

  “這次青奧會和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比賽模式是一模一樣的。”蔡陸遠介紹說,“決賽時速度賽的比賽方法會和預賽時不一樣,變成兩人對抗的形式。而攀石和難度賽的賽道還要換新的。”目前,世界上攀巖水平最高的國家主要集中在歐洲,亞洲唯一的強國就是日本,韓國也有個別選手很出衆,中國選手在世界上排在中上游水平。因此,中國隊的目標首先是奪得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參賽資格。

  東京奧運會攀巖項目男、女各有20個參賽名額。2019年世界錦標賽的前七名將獲得參賽資格,世界盃全年排名的前20位將會參加奧運會資格賽,取得這場資格賽前六名的選手也將獲得奧運會參賽資格。此外,五大洲的冠軍和東道主日本隊還會各獲得一個參賽資格,最後一個名額則由國際單項組織分配。“我們教練組分析,對我們而言,衝擊2020年東京奧運會參賽資格有兩種方案,一種是靠純速度賽的隊員,另一種是靠全能型隊員,所以我們會從這兩個方向去備戰資格賽。”蔡陸遠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