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麻將進冬奧靠譜? 爲何日本熱衷“推麻入奧”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1日 16:56   大洋網-廣州日報

其實競技麻將項目早已有了自己的世錦賽,在世界範圍內的發展也是越來越好。 @視覺中國

其實競技麻將項目早已有了自己的世錦賽,在世界範圍內的發展也是越來越好。 @視覺中國

  ■本專題策劃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雷煜

  ■本專題撰文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白志標 施紹宗

  ■本期特邀嘉賓 廣州棋院原院長 餘鋼糧

  春節期間,南北方雖然飲食和風俗習慣不同,但有一項娛樂活動卻是相同的,那就是打麻將。日前,日本成立了一個“體育麻將議員聯盟”,主要目標是推動競技麻將成爲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的正式比賽項目。競技麻將究竟算不算運動,又能否真正成爲冬奧會比賽項目呢?本期《三言二拍》特邀原廣州棋院院長、書記餘鋼糧對此作一探討。

  競技麻將與休閒麻將的區別

  白志標:我覺得沒有實質性差別,就如同業餘體育與競技體育一樣,差別只是目的。所謂競技麻將也是重在結果,所以實行不同於娛樂休閒的規則。有一點要注意,在我國確實存在將麻將作爲“賭博”工具的現象,所以,就算有了國際麻將聯合會,國際智運聯合會也認可麻將是項目之一,但我們的體育主管部門也並未讓麻將與電競一樣成爲正式體育項目。我記得兩年前中國棋院的有關領導就曾表態,並沒有考慮設置麻將的管理部門。

  施紹宗:休閒麻將就是純娛樂而已,麻將比起其他牌類遊戲來太好玩,在我國有廣泛的羣衆基礎,據統計,目前約有3億人蔘與到麻將之中。有些人玩麻將時喜愛小賭一把,但這不是麻將的錯。競技麻將則有着適合比賽的規則。爲規範中國麻將競賽活動,引導麻將運動逐步走向科學、規範、健康的軌道,國家體育總局在1998年審定發佈了《中國麻將競賽規則(試行)》,但由於各方面原因,競技麻將發展緩慢。事實上,競技麻將這些年來還是在不少羣體中得到了推廣,只是還沒有大範圍普及。也正因此,我們要大力舉辦競技麻將比賽,讓更多的人蔘與進來。

  餘鋼糧:二者有着本質的區別,競技麻將就是一項體育運動,目前經國際麻將聯盟認證的競技麻將規則包括國標麻將規則(中國國家體育總局1998年發佈)、立直麻將規則和四川麻將規則。比賽過程中通過運用複式賽制,減少運氣成分,以符合競技體育項目的基本要求。廣州作爲改革開放的先行城市,在麻將比賽上同樣體現了過人的膽識和開拓精神,早在1997年就由市政府批准,市體育局主辦了“七星杯”廣州市麻將公開賽,開創了由政府官方主辦麻將賽的先河。當時比賽使用難度不高的廣州規則,預賽有數千人蔘加,決賽在花園酒店舉行,冠軍獎品是一隻純金打造的麻將牌“發”。1998年,國家體育總局舉辦了全國首屆健康麻將大賽,前國家體委主任李夢華來廣州頒獎,他本人也很喜歡打麻將。比賽在廣州天河體育館舉行,這次大賽採用了剛頒佈的中國競技麻將規則,廣州作爲廣東代表隊獲得了個人與團體冠軍雙豐收,體現了廣州在競技麻將推廣中先行一步的優勢。

  爲何日本熱衷“推麻入奧”

  白志標:我對這事也很納悶,大家都知道,麻將是來自中國的古老娛樂項目,爲何日本對推動競技麻將進入奧運會反而顯得更加熱心。2020年夏季奧運會就在東京進行,但日本這個所謂的麻將聯盟卻並沒有推動麻將進入東京奧運會,反而是瞄準2022年的北京冬奧會。麻將和冬奧會,根本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

  施紹宗:日本曾經與中國爭過麻將發源地,1998年春他們在廣州舉辦過推廣日本規則的麻將比賽,2003年春又在廣州搞了一次,現在世界上實力與水平最高的就是中國與日本。日本之所以那麼熱心推進麻將進入北京冬奧會,是因爲日本人太喜歡玩麻將了。2003年,我前往日本採訪時獲悉,在日本,麻將與圍棋、將棋的關係與中國的情況極爲相似,圍棋地位最高,但最少人玩;將棋的情況與中國象棋一樣,雖然都缺少國際競爭力,但很多人都會,普及性很高,但與麻將比起來還是差遠了。麻將在日本就如中國一樣,幾乎全民都會玩。

  餘鋼糧:爲何是日本提出,我覺得這正好體現出麻將的價值所在。競技麻將的第一次世界賽於2002年在日本東京舉行,當時本來是在中國寧波舉行的,後來由於某種原因而臨時改在東京舉行,比賽由日本企業出資贊助。結果,日本奪得團體與個人雙冠軍,個人冠軍是日本女選手初音舞,廣州隊奪得團體亞軍和個人第5名。這些年來,在世界特別是中國民間人士的努力下,競技麻將最終成爲世界智力運動會的正式比賽項目,這是麻將的榮耀,也表明了這一中國國粹的體育價值。廣州今後應該繼續發揚這一光榮傳統,繼續推廣宣傳麻將。麻將是中華文化軟實力的最佳推廣載體,在世界範圍內是大衆喜聞樂見的娛樂競技項目。

  麻將究竟能不能進冬奧

  白志標:我認爲日本方面所謂的推動麻將進2022年冬奧會沒有實際意義,就是個噱頭而已。不要說國際奧委會不認爲麻將是冬季項目,就是我們自己也看不出麻將與冬奧會有絲毫關聯,難道麻將牌要用冰塊製作?還是大家坐在冰面上或雪地裏比賽?所以,我無法理解日本該組織的想法和動機,唯一能說通的可能就是想以此激發我們國人的熱情,從而拉我們“下水”,一起向國際奧委會提出這個申請。電競是不是體育運動現在也仍存爭論,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依然對電競說“不”。所以,麻將進奧運,而且還是冬奧,無異於癡人說夢。

  施紹宗:2017年4月,國際智力運動聯盟宣佈,麻將繼橋牌、國際象棋、圍棋、象棋和國際跳棋之後,成爲第6個世界智力運動項目。這對中國競技麻將發展是極大的推動,也是競技麻將邁入奧運的第一步。國際智力運動聯盟主席陳澤蘭此前表示:“我們正在向國際奧委會申請,希望將智力運動發展成爲冬奧會的室內項目。”國際麻將聯盟主席伍國樑對這段話解讀爲,將智力運動會與北京冬奧會放在同一時間、同一城市舉行。事實上,智力運動這樣的室內活動的確適合在冬奧會同期舉辦。日本不但麻將人口巨大,而且產生了一批職業選手。中國不能在競技麻將層落後於日本,一定要改變觀念,將麻將這一國粹提高到輸出中華軟實力的高度去認識。文化輸出,麻將最易,只要認識到麻將的巨大正面意義與作用,一切問題將迎刃而解。

  餘鋼糧:對於競技麻將有無可能進入北京冬奧會,我認爲有一半的機會。麻將在中國比較敏感和避忌,中國某些人始終很難改變觀念,總認爲麻將由於一些人將它作爲賭博工具就上不了檯面,其實這是一種極爲過時與迂腐的觀念,這實際上無異於將麻將這一中國人的發明拱手送給別的國家,實在是一種極爲不負責的態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