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從運動員到培養運動員 朱啓南:一杆銀槍一生所愛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9日 16:51   北京新浪網

朱啓南(資料圖)

朱啓南(資料圖)

  “一杆銀槍,一生所愛,萬千日夜,百般滋味”,奧運四朝元老朱啓南的射擊生涯,就在一擡手一放手間合上了時間的書頁,那些青蔥年華,靜好歲月,都隨時光的子彈疾馳而過。從運動員到管理者,朱啓南的人生標籤,永遠都是兩個字——射擊。

  身爲浙江12位奧運冠軍之一,身材修長、看起來平靜、低調的朱啓南似乎依然不習慣在聚光燈下。專訪中,朱啓南描述自己人生裏最重要的幾個時刻,外表波瀾不驚的他,內心又有着怎樣的驚濤駭浪?

  與射擊不期而遇,從此情定終生

  專訪從憶往昔開始,朱啓南的記憶之盒從1997年“解鎖”。那時年僅13歲的朱啓南,就被溫州市體校的射擊教練無意間選上,初次接觸射擊的情形他還歷歷在目。“全部試訓的學生,我是唯一被留下來的。”朱啓南迴憶說,那時候只是很喜歡,沒想到這杆槍,一拿起來就放不下了。

  從一開始的興奮,到逐漸體會到運動員的不易,朱啓南深有感觸:“練習射擊其實非常枯燥,一個動作不斷重複,裝彈、舉槍、射擊,是非常機械化的過程。”他談到,光是對一樣事物當做興趣去做,可能會很開心很輕鬆,但當這件事成爲你的事業,就完全不一樣了。

  爲了調劑單調的訓練生活,朱啓南業餘時間喜歡閱讀科學類的書籍:“給自己換換腦子,暢想一下遙遠的宇宙,會放鬆很多。”

  隨着時間的推移,朱啓南的技戰術水平呈幾何式上升,從省隊到國家隊再到奧運賽場,不過短短兩年時間,他那時從來沒有想過,會去奧運賽場奪金!

  悲喜之間,榮譽遺憾並肩而走

  時間的刻度尺指向2004年,20歲的朱啓南隨國家隊征戰雅典奧運會。“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有些不真實。”朱啓南記得比賽當天的每一個細節,調整射擊服,檢查自己的槍,不過射擊比賽更多地是和自己比。朱啓南奪冠的那一刻,他整個人是“懵”的:“我不斷向教練和工作人員去確認,我是第一名嗎?”朱啓南描述其當時的情境,恍然如昨:“教練很肯定地比了一個第一的手勢,我瞬間釋放了。”

  20歲的朱啓南意氣風發,初登奧運賽場便射落一枚男子10米氣步槍金牌,這次意外之喜讓他一時間成爲輿論熱議的焦點——神奇小子,超級天才的名號不脛而走。對於當時人們對於自己的讚譽,朱啓南說:“其實並不太在意,做好自己就行,也許射擊運動員可能相對能夠沉得下心態。”

  “打江山易,守江山難”,有輝煌的時刻,難免還有遺憾的瞬間。朱啓南談起北京奧運會的銀牌,似乎還沒有完全釋懷。“家門口作戰,對射擊選手來說,更困難,”朱啓南迴憶道,從備戰期間的整日失眠,到思想中出現很多雜念,自己那時的狀態一直起起伏伏。“那段時間真的有點度日如年,可能我太想要這枚金牌。”太想得而不可得,是人生一大痛楚,與雅典時的無心插柳相比,北京奧運會的目標太過明確——就是衝着那枚金牌去的。

  對北京奧運會銀牌的芥懷,依舊在朱啓南心中久久縈繞:“備戰北京奧運的4年,吃盡了苦中苦,灑盡了汗水,比備戰雅典時付出更多,但得到的回報卻不一樣,這可能就是競技體育的殘酷吧!”

  退役又復出,全是不捨的情懷

  雅典和北京之後,朱啓南又連續參加了倫敦和里約兩屆奧運會,但重返雅典巔峯的夢想始終與朱啓南失之交臂——最好的時光定格在2004年,這像是上天開的玩笑。

  2013年全運會,在拿到步槍三姿賽的金牌後,朱啓南“第一次”退役,但僅僅半年之後,朱啓南又復出了!“也許因爲不甘心,更加捨不得,”重新扛起槍的朱啓南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去保持狀態,但沒有一刻選擇放棄,每當感覺疲憊和艱苦時,“堅持再堅持”的聲音就在心中不斷迴盪。而已經從少年蛻變爲老將,朱啓南的肩上更擔負了傳幫帶的重任:“老將的經驗對於年輕隊員來說是寶貴的財富。”國家隊射擊人才的梯隊建設和儲備不夠,朱啓南義無反顧擔任起了榜樣的作用,就像里約奧運會上,王義夫所言,朱啓南的意義更多在於“在大賽中給年輕隊員樹立好的榜樣。

  談及天津全運會,朱啓南笑着說:“這是我真正的謝幕舞臺。”那是2017年8月31日,“打完最後一發子彈,我就意識到,這是一場告別,與運動員生涯永遠說再見了!”朱啓南釋然轉身,背對靶心緩緩走去,“那時候有一個感想,終於不用每天扛着槍到靶場,與霹靂作響的槍和子彈作伴了。”卸下厚重的射擊服,朱啓南如釋重負,多年的射擊生涯或許早已讓他疲憊不堪。

  從天才少年到老將榜樣,朱啓南一路走來,有過淚水,有過歡笑。對於這一切,朱啓南的一句“值得”讓人會心一笑。他在退役時留下的那句話,很好地總結了他的運動生涯。“人生豈能無求,求而得之,我自高興,求而不得,我亦無憂。”

  華麗轉型,換一種方式續夢

  “退役不褪色,對我來說,這既是告別,更是新的開始。”卸下運動員壓力的朱啓南,又開始承擔起了另一份責任——培養運動員。

  朱啓南如今的身份是浙江省射擊射箭自行車運動管理中心主任,肩上的擔子更重了:“原來自己當運動員的時候,守住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完成好訓練比賽就夠了,但現在需要全心全意爲運動員服務,去爲他們達到運動巔峯,創造各方面的有利條件。”

  身份的轉變,也讓朱啓南思考得更多、更深,從努力去拿奧運冠軍,到如今努力培養奧運冠軍,在這個過程中,調整自己的定位與心態非常關鍵。“自己曾經是運動員,所以感同身受有很多相同的心理體驗,從管理的角度上也不斷審視自己的能力去更好地爲運動員保駕護航。”爲梯隊建設殫精竭慮,爲後面的幾年甚至幾十年做長遠規劃和鋪墊工作,他一直在路上。

  工作繁重之下,朱啓南依舊與家人聚少離多,心中難免覺得愧疚。訪談中他的一對雙胞胎女兒在視頻中亮相,給了朱啓南一個意外驚喜,望着女兒崇拜、依賴的眼神,朱啓南心都化了,目光中充滿溫柔與疼愛。愛人懷孕到小孩出生,這個過程中朱啓南一直在北京集訓,最美好的時光沒能一起度過,“從國家隊退役回來了,擔任管理工作,也隨着運動員各處征戰,我要做好後勤保障,把事業幹好,相信家人會理解。”

  的確,舍小家爲大家的朱啓南對射擊這項運動看作一生追求的事業,充滿崇敬之心。“我曾經輝煌過,本着平常心,繼續求突破。”朱啓南的下一個目標,是明年的東京奧運會和2022杭州亞運會,也許下一個神奇小子就在朱啓南麾下這一批年輕人中間慢慢孕育。

  本報記者 薛 原

  (體壇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