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新浪VS女曲領隊:清醒認識危機 奧運資格必須拿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5日 16:51   北京新浪網

王彤(右)

王彤(右)

  6月14日,在江蘇省常州武進國家曲棍球訓練基地,伴隨着現場觀衆的歡呼,中國女曲以4比0擊敗了美國女隊,給爲時4個月的FIH女子曲棍球世界超級聯賽畫上了句號。

  在爲期4個月的16場比賽結束後,中國女曲以4勝2平(23米球2敗)10負的成績,在參賽的9支球隊中暫居第7名,實際上未能完成賽前制定的坐6搶4的目標。

  對於去年冠軍賽擊敗過阿根廷、和荷蘭一度打得難解難分的中國女曲來說,這個成績似乎是讓人感到有些失望。但是,從中國女曲的世界排名來說,這個名次卻也符合實際。因爲這支在國人心目中有爭奪奧運獎牌的小球強隊,在去年年底的女曲國際排名中,跌落到了世界第11位。

  在FIH女子曲棍球超級聯賽落幕後,新浪體育於武進基地專訪了中國女曲的領隊王彤,請他幫助梳理了一下中國隊的情況、未來集訓安排以及最爲重要的——爭奪奧運入場券的比賽日程和安排。

  一 “我們冷靜了”

  和王彤領隊聊起女曲,首先聽到的是擔心。因爲這支冠軍盃參賽球隊並不像國人心目中一直想像的那麼強大。

  “我們是從雅加達亞運會後,在10月重新組隊的,黃永生擔任了主教練,我們一起代替了原來的德國教練組,開始接手這支球隊。”王彤說:“到今天應該說差不多8個月,打了冠軍盃和FIH兩個比賽。冠軍盃,我們拿到了第四,而FIH則是第七。說實話FIH這個比賽的成績確實比我們預想的要低一些,但是也讓我們隊裏對自己發現了問題,有了清醒的認識。”

  王彤領隊隨後向新浪記者列舉了一些數據,他說:“女曲在2000年悉尼第一次出線參賽,到2004年雅典獲得了第4名的成績、北京奧運會藉助主場和選手的成熟達到了巔峯,獲得了銀牌;然後我們就開始出現了下滑,倫敦是第6而里約則是第9。現在的曲棍球規則和技術都在向男子化和有利於歐美球隊的方向轉化。以前我們隊靠大集訓高強度體能訓練儲備,在上下半場各35分鐘的比賽時間裏,還能在最後20分鐘衝一下對手,而現在4節比賽的時間,使得小集團多回合成爲了主流,削弱了我們原來的集訓體能優勢。”

  “此外我們必須認識到,中國女曲和世界相比,我們的一些東西落後了,去年年底我們的世界排名甚至到了世界第11,亞運會打以前我們有優勢的亞洲球隊,我們都沒能拿到大洲的出線名額,這些都要認識到,中國女曲的運動水平和世界拉開了一些差距。“

  王彤很有點擔心地說:“國內對於女曲的認識還是脫節的,認爲我們是小球強隊,有實力爭奪奧運獎牌。但是,如果解決不好球隊的問題,我們可能連奧運資格都會出問題。”

  聽了王領隊這個開場白,有讓人嚇一跳的感覺,畢竟中國女曲在去年的冠軍盃和今年的FIH上,與世界巨無霸荷蘭隊都打成了1比2的接近比分,這說明還是有實力和世界強隊一戰的,不會糟糕到奧運出線都成問題吧。

  王彤搖頭說:“FIH原本我們上報的成績是前6,隊裏自己定的目標是前4,但是我們卻沒能達到。一些比賽讓我們認識到了球隊的不足,原本我們和教練組在認識上還是有偏差的。”

  究竟是什麼給了女曲教練組這樣的認識呢?

  從FIH比賽的過程和比分看,中國女曲獲得勝利的場次確實有點少,而有些場次的失敗過程,也暴露了問題。

  王彤掰着手指說:“客場我們打美國是佔絕對優勢的,美國全場只有3次射門,就打進了2球,我們有70%以上的控球率和14個短角球,但是卻只進了1個球;上一場主場打比利時,我們開場第一節就2球領先了,結果第四節最後9分鐘被人家衝了個稀里嘩啦,扳平比分,還輸了23米球翻盤。此外對澳洲我們的技術統計也是佔優的,可是卻不能把優勢轉化爲勝利,這就是最大的問題。”

  王彤說:“值得一提的是,在參加FIH的前半程,我們一開始是1、2節打不出自己的實力,不能快速進入比賽出問題;到了後面是能夠前面1、2節打得好了,卻在最後3、4節跟不上了,被人家翻盤。這說明在比賽經驗上我們和世界強隊有差距,所以說FIH這個賽事的鍛鍊價值是非常大的,讓我們對中國女曲的盲目樂觀、對奧運的渴望,到今天我覺得是獲得了比較清醒的認識,發現了問題。”

  二 “9月8日是個重要的日子”

  對於競技體育運動隊來說,奧運備戰是3年到3年半的週期。第一年是全運會,老人退役新人涌現,然後初次建隊。在這個週期內,有一次糾錯的機會,即中考亞運會。但是雅加達,中國女曲的第一次考試卻考砸了。

  王彤說:“獲得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參賽資格有兩次機會,第一次就是在去年的雅加達亞運會上,獲得冠軍的球隊就直接拿到了奧運資格。在亞洲,中國女曲一直是強隊,但是我們卻喪失了這次機會,有些可惜。當時中國女曲使用了德國外教團隊,說實話我認爲這個外教團隊是有一定實力的,畢竟人家是奧運前三的水平,但是隻能說對方不適應我們的訓練體制。中國這種大集訓的模式,和德國人的訓練模式不同,我們亞洲人的集訓週期和身體條件和他們對訓練理念的理解也不一樣,你讓德國教練組寫4個月以上的訓練備戰計劃,他都寫不出來,因爲以前他們最多大賽前備戰3個月。所以我們亞運會後回來糾錯,重新組建了現在的教練班子,開始準備第二次奧運資格賽。”

  王彤向新浪體育解釋了曲棍球奧運資格賽的安排,他說,國際曲聯對奧運資格賽安排分爲兩個階段——“2020年東京奧運會一共12支參賽隊,第一階段先有5支球隊出線,也就是5個大洲的冠軍,中國沒能拿到雅加達亞運會的資格,只能參加第二階段比賽,日本作爲東道主又獲得了大洲冠軍出線,所以剩下的奧運名額是7個。對於有希望爭奪參賽資格的球隊來說,有一個日期很重要,那就是9月8日。這天大洋洲會決出自己的冠軍,也就是第五支參加奧運會的球隊,而這一天的比賽結束後,國際曲聯會有一個世界球隊大排名。所有女曲球隊除去5支已經出線的隊外,成績最好的14支隊獲得爭奪第二階段奧運會參賽席位的資格。”

  “然後這14支球隊的前1、2、3名一個組別,後12、13、14名一個組別進行抽籤。比如抽到1和13對陣,就是這兩隊一對一打兩場比賽,綜合兩場賽事的勝者出線。而4、5、6、7和8、9、10、11是一個組別,也是這麼一對一的抽。9月8日後我們就能夠根據國際排名和抽籤結果,知道奧運資格賽的大致對手是誰了。”

  FIH最後一場擊敗美國隊獲得勝利,其實對中國女曲還是很重要的,因爲中國女曲憑藉這一勝利拿到了主場優勢。王彤說:“我們在FIH擊敗美國隊後,基本上在國際排名是第9位,除去前面的荷蘭、阿根廷等出線的其他大洲的冠軍隊外,中國女曲很可能拿到第6號籤位,這樣我們會和8、9、10、11籤位的對手對陣。奧運資格賽是打兩場,但不是主客場制,而是排名靠前的球隊可以在主場打兩場資格賽,這對於中國女曲來說,還是比較重要的。教練組早就開始收集資料,目前看來,我們的對手很可能是比利時、印度、美國和韓國這四隊中的一支。”

  三 “FIH的意義很大”

  像前面王彤說過的,FIH的比賽讓中國女曲清醒了,認識到了自己的很多問題,尤其是發揮不穩定起伏較大這一點。

  他認爲這一新創設的賽事,對於現在的中國女曲的鍛鍊意義遠超賽事本身,因爲從去年10月組隊,其實中國女曲從教練組和隊員陣容、打法都發生了變化。

  “鍛鍊是在心理、經驗、信心和創造力上的。”王彤說:“FIH參賽的球隊只有9支,比賽非常殘酷和辛苦,飛10個小時甚至10幾個小時到當地,休息一天時差都沒倒過來第三天就打比賽,打完了又飛10幾個小時到另一個賽場參賽,這種強度以前是沒有的。此外FIH容許報32名選手,賽前48小時報參賽名單18人,這都比奧運會的16人要多,對於我們考察選手,搭配組合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也利於黃主教練和教練組與球隊的磨合。”

  “目前世界上最好的球隊都在FIH,根據國際曲聯的規定,其他的球隊沒有和她們的交手機會,所以我們和未來可能的資格賽對手韓國隊和印度隊相比,有和高水平球隊鍛鍊的機會。雖然在比賽中我們暴露了問題,但是也能看到進步和積極的一面。比如和澳大利亞以及比利時的比賽,我們從單一對抗,變成了對球的可控,以前對澳大利亞我們只能死守打反擊,而現在數據上除了對荷蘭我們受到壓制外,其他的比賽我們都並不處下風,甚至還要強於對手,這應該是在FIH比賽裏獲得的最大進步。”

  四 “備戰支持遠超2008”

  2008年北京奧運會是中國女曲成績的巔峯,參與過當時備戰的王彤用數據羅列說,現在女曲受到的支持,比2008年還要好。

  王彤說:“在過去的8個月裏,領導和各方面都給了我們女曲很大的支持,在經費和保障人力物力條件上,我們得到的都是歷史最好的。參加FIH因爲集訓人員多,我們要在短時間裏將隊伍捏合成型,所以現在的國家隊有了非常強大的團隊保障,我們整個教練組隊伍包括在現場和外聘人員達到了18人之多。現在在醫療上,我們不止有康復團隊還有醫療團隊進行保障。晚上訓練後3個房間同時開工給隊員進行治療,按摩2人1個康復師和2名大夫,現在每個月運動員和團隊的國家隊訓練補助經費也都遠超2008,所以隊員們對進國家隊的積極性也很高,一些老隊員也很安心,希望打進奧運會去,這一點在人財物的保障上確實比較有利,也讓我們可以安心抓球隊的技戰術。”

  在中國女曲的教練組輔助團隊中,還有德國顧問和體能訓練師以及在比利時的情報收集人員和戰術分析師。王彤說:“我們最高峯的時候,光翻譯就3個人,在常州基地這邊我們也獲得了很好的幫助,這都讓教練員和運動員有了很好的訓練工作環境。”

  五 “備戰日程和出線資格日”

  那麼9月8日之後,知道了中國女曲的奧運資格賽競爭對手,怎麼安排有針對性的訓練和備戰呢,比賽的D日是哪天?

  王彤說:“目前還沒定下來資格賽的比賽日,不過國際曲聯給了我們兩個時間段,一個是10月25日和27日,另一個是11月1日和3日。間隔一天,我們會在主場和對手打兩場。FIH這邊的比賽結束後,到比賽日前,會安排一個階段的集訓和兩個階段的拉練。”

  “首先從6月17日開始休息2周,然後6月底回來,全隊會去甘肅亞高原進行4周的強化,主要是進行體能二次儲備以及根據FIH這16場比賽發現的問題做針對性訓練。8月初回到北京後,我們會在北京訓練15天,然後8月17日到22日去日本參加一個四國奧運測試賽,對手是澳大利亞、印度和日本。比賽結束後,返回北京訓練1個月,10月初再去德國進行5場歐洲熱身賽,其中我們會和德國打兩場,現在另外的3場比賽還在約,對手可能是世界強隊荷蘭或者愛爾蘭、比利時都有可能。這就是確定參賽人選,決定最終主力陣容的5場。”

  採訪的最後,王彤領隊做了這樣一個總結,他說:“中國女曲確實最近3屆奧運會的成績,是呈下降趨勢的,畢竟當年的人員面臨了新老交替,國際曲聯的很多規則變化,讓我們在技戰術和訓練方式上也要適應。對於奧運資格賽,我們的目標肯定是要出線去日本。從2000年悉尼奧運會,中國女曲第一次進入奧運會,到里約我們已經連續參加了5屆,不能到東京就在這裏砸了。”

  中國女曲確實有問題不能盲目樂觀,但同時這些問題也都在女曲教練組的把控當中。王彤說:“要知道自己幾斤幾兩,我們今天(16日)就會進行總結,一定要把FIH中出現的問題找準,然後在下一階段的集訓備戰中解決這些問題。先集中所有精力,拿到奧運資格,這是一切的前提。然後再想在奧運會上會如何。” (周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