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浙江帆船帆板隊:與海相伴守初心 頑強拼搏勇當先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13日 16:56   北京新浪網

浙江帆船帆板

浙江帆船帆板

  “這是對我們的肯定,是一種榮耀,更是一份責任。”省水上運動管理中心帆船帆板隊領隊趙磊動情地說,與隊伍成立之初相比,如今的帆船帆板隊發展壯大了10倍,期間在國內外衆多大型賽場上奮勇拼搏,有過閃耀,也有過遺憾。“雖然隊內的面孔在逐年變化,訓練方式、地點、器械等種種元素也在不斷革新,但是爲國爭光、爲省爭光的那顆心卻始終如一。”

  有背地裏的苦,才有領獎臺上的笑

  作爲一項常年駐紮在水上的運動項目,帆船帆板的訓練格外辛苦,究竟苦到什麼程度,只有親身體會過的人才知道。

  “寧波象山帆船帆板訓練基地位於象山縣城東南的一個小鎮上,作爲省帆船帆板隊在省內的大本營,是我們最爲熟悉的一個地方。”趙磊介紹,每年3月至11月,隊伍都駐紮在這裏訓練。這期間,會經歷一個大多數人都不太喜歡的季節——夏季。

  “現在正是一年中最熱的時候,很多人都躲進了空調房,我們的隊伍卻還在海上訓練,每個星期至少30個小時訓練課,雷打不動。”趙磊說,一年到頭海上訓練時間有1500多個小時,每天每條船的航行數平均達到8-10海里,甚至更多。正因爲這樣魔鬼式的訓練方式,在全國帆船帆板界流傳着一句話:“苦不苦,累不累,看看浙江隊。”

  “其實聽到這句話,教練員、運動員感受到的是沉甸甸的壓力。”趙磊說到這裏,深深嘆了一口氣。他介紹,密集的訓練,帶來成績迅速提升的同時,也讓傷痛成了運動員的家常便飯,老繭更是“常客”,如未及時割除,指關節就容易開裂,因此,每隔幾天隊員們就要從手上割下厚厚的一層老繭。

  有人很好奇,爲什麼不戴手套。趙磊解釋說,帆船帆板運動需要很高的靈敏度,一旦戴上手套,就會減弱手的觸覺,從而不利於風帆的操控。出海的時候如果傷口流血了,隊員們用的最多的辦法就是在海水裏涮幾下,就算消毒了。“我也曾問隊員們,對於這樣的魔鬼訓練是否有意見。他們的回答是‘能哭着迎接汗水,才能笑着站上獎臺’。”

  趙磊說,強者在脫變的過程中總是孤獨的,因此必須堅持、堅守,堅信前進的方向是正確的。歷經千辛萬苦,省帆船帆板隊也迎來了豐收的喜悅——2017年全運會帆船帆板獲得2金3銀2銅的好成績,男女470更是包攬了金、銀、銅、鐵,創造了浙江帆船帆板隊建隊以來歷史最好成績;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亞洲帆船錦標賽,帆板男子RX:one勇奪冠軍,全年帆船帆板隊共獲得亞洲冠軍5個,全國冠軍34個,其中一類冠軍22個,現在在國家帆船帆板隊的隊員一共有16名,佔據了國家隊大半壁江山……女子470已經順利獲得東京奧運會入場券,男子470獲得奧運會資格勝券在握,男子49ER、女子49ER、諾卡拉17級爭取有3-4名浙江籍隊員參加東京奧運會。

  儘管碩果累累,但趙磊表示,省帆船帆板隊從不安於現狀,從不滿足當下。“我和我的隊員們、教練們一直在奔跑,不敢停歇,未來還有更多更大的榮譽在等着我們!”

  前輩書寫榮耀,傳承水上精神

  “事實上,如此優異的成績並不是當下這個週期獨有的。”趙磊說,省帆船帆板隊運動員們能有如此衝勁,離不開衆多前輩們辛辛苦苦打下的基礎。

  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浙江帆船就開始嶄露頭角,尤其是男子470級項目可謂處於全國頂尖水平。早在1981年的秦皇島全國帆船錦標賽上就獲得過金牌,並實現了該項目在全國的“三連冠”,之後,浙江就在帆船項目上一直名列前茅。而男子項目的強勢也爲女子項目迎頭趕上打下了基礎。“1985年,我們增設了女子470級,在男子470級的優勢條件下,帶動了女子水平快速提高。”趙磊介紹,在1987年的全國冠軍賽上,浙江選手拿下了女子470級冠軍,之後便涌現出了一大批優秀運動員,並保持了該項目在國內的領先地位。

  帆板項目也同樣如此。1983年,我國帆板運動員首次參加亞洲帆板金盃賽,我省運動員董月就斬獲了42公里長距離比賽第一名。亞洲金盃賽雲集了亞洲當時頂尖高手,18歲的董月當時訓練僅3年,就獲得如此優異的成績,得到了大家的關注。此後,董月7次獲得全國冠軍,還獲得1次亞洲冠軍,並帶動了浙江帆板技術水平的迅速提升,出現了男女帆板項目並駕齊驅,屢次獲得全國冠軍的良好局面。涌現了錢紅、王水佳等一批優秀的帆板運動員。

  “1984年,我省軍體校第一個體院畢業的本科生黃仲巨來隊伍任教。他爲隊伍招收了第一批運動員,充實並調整了我省帆板隊伍,爲我省帆板項目在國內的突起打下了豎實基礎。”趙磊回憶,在那之後,帆板隊多次被省政府評爲優秀運動隊、勇攀高峯運動隊,多次獲得全國比賽中的道德風尚運動隊。爲我省奪得了第五屆、第七屆、第十二屆全運會金牌,多項世錦賽金牌、亞錦賽金牌,1枚亞運會金牌,100多枚全國錦標賽和全國冠軍賽金牌。“如今,這份傳承正在隊伍中延續着,也必將永遠流傳下去。”

  以海爲家,以風憶家

  省帆船帆板隊能取得這些優異的成績,除了運動員們的自身拼搏以外,也離不開一個集體的努力——教練員。“這都是他們遠離家庭,遠離親人,每天和隊員們‘下海’實實在在幹出來的!”趙磊說。

  海南是省帆船帆板隊的第二個訓練基地,基本上每年冬天隊伍都會在這裏度過。“說是冬訓基地,實際上基本只有一片空地,訓練房都是我們自己搭建的。出門在外,沒有後勤工作人員的幫助是常態,一切都要靠教練帶領隊員自己動手解決。”趙磊說,除了搭棚這種粗活,省帆船帆板隊無論男女隊員,針線活、打磨修補樣樣精通。冷空氣一來,一些陳舊的器材、繩索、裝備因爲海水的長期腐蝕特別經不起折騰,每一次強風后,總是免不了修修補補。海南基地的一臺織衣搖機,便是隊員們成長的最好見證者。

  每年冬訓,一出來就是5個月。過年不能回家,教練員的家屬只能到海南和他們相聚。49ER級教練王瑋的女兒才13個月大。在女兒7個月的時候,就已經去海南陪爸爸一起風吹日曬了。由於自己不能長期陪伴女兒,王瑋最怕聽到女兒生病的消息,他說那時內疚感特別強,因爲在她需要的時候,自己卻不能陪伴身邊。

  470級教練董論建的孩子董林帆比玥玥晚一個月出生,他的妻子陳莎莎是天津全運會女子470級冠軍。孩子在襁褓中才6個月還沒有斷奶,陳莎莎就已經在恢復訓練了,爲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圓奧運夢。

  帆板教練黃和儉家裏一對龍鳳胎還在讀小學,都是由妻子一人帶着。他說他最想對妻子說一句“辛苦了”,跟孩子說“亮亮、晶晶,爸爸無論在哪一片海域,都永遠愛你們。”

  這樣的故事在省帆船帆板隊中還有很多,很多……正因爲有了這樣一羣人,遠離繁華都市,堅守遙遠海邊,常年以海浪海風爲伴,與帆船帆板爲伍,一腔熱血撲在事業上,用實際行動踐行初心使命,在嚴寒酷暑中付出辛勤汗水,才實現了我省帆船帆板運動的興盛。

  體壇報 本報記者 朱鄭遠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