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索薩:升重因爲想和強敵交手 布拉喬維奇是完美對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0月09日 19:25   北京新浪網

  羅納爾多-索薩(Ronaldo Souza)將於北京時間11月17日在巴西聖保羅舉行的UFC格鬥之夜164中進行自己在輕重量級的首秀,這也將是他自今年4月輸給了傑克-赫爾曼森(Jack Hermansson)後的首場比賽。

  在這半年的時間裏,索薩經歷了包括心理問題在內的一系列考驗。他日前接受了幾個月以來的第一次採訪,講述了自己所經歷的一切以及對職業生涯未來的規劃。

  記者:“幾年前你和你的團隊就談論過升重的事情,爲何直到現在才決定這麼做?”

  索薩:“我想要一個足夠強的對手,但現在中量級沒有什麼選擇,只有排在10名之外的對手,所以升重這個想法突然就冒了出來。我總是和大塊頭的傢伙比賽,我在其他量級的柔術比賽中贏得的冠軍頭銜甚至要比我在中量級還多,因此我覺得這是個值得一試的好主意。我在和強壯的對手比賽時總是表現得很好,而UFC也很喜歡這個主意,我很高興他們能如此地信任我。”

  記者:“那麼升重究竟是你自己的要求,還是UFC希望你這麼做的?”

  索薩:“是我和我的團隊討論的結果。安德烈-佩德內拉斯(Andre Pederneiras)是我新的經紀人,他很喜歡這個想法。之後我就向UFC提出了這個建議,他們也很喜歡,並向我提供了簡-布拉喬維奇(Jan Blachowicz)作爲對手。”

  記者:“布拉喬維奇現在排名輕重量級第5位,你是如何看待這場對陣的?”

  索薩:“我認爲這是個完美的對手。他對任何人來說都不是個容易對付的傢伙,這一點人人都知道。我認爲這是我升重到輕重量級後一個很棒的測驗。我覺得升重後不必再減重對我的表現將會有很大的幫助。”

  記者:“你現在的體重是多少?未來將長期待在輕重量級,還是看情況而定?”

  索薩:“我現在大概211、213磅的樣子。這是我的自然體重,我不需要再依靠營養師來調節體重,這對我來說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我還不知道未來的計劃,因爲這個量級對我來說還是一件很新鮮的事情。我需要熟悉這裏,而現在我已經有了一場比賽,所以目前我也不知道未來會是怎麼樣的。當然,我有意願回到中量級去,我想要和開爾文-蓋斯特魯姆(Kelvin Gastelum)重賽,還有之前擊敗我的赫爾曼森。我喜歡重賽,我總是能贏得重賽,我很願意和這些傢伙再打一次。”

  記者:“過去很多選手都認爲減重越多對自己在比賽中就越有利,而現在選手們卻更喜歡走健康路線,很多人都選擇了升重,對此你怎麼看?”

  索薩:“我認爲過度減重對我們來說沒有好處,這種想法已經是過去時了。當你年輕的時候,大量減重可能並不算是什麼負擔,你可以很快恢復過來,然後進行下一場比賽。但當你長期這麼做的話,你就不會再覺得過度減重在比賽中會成爲一種優勢,這也是爲何現在這麼多選手都升重的原因。”

  記者:“這將是一場5個回合的比賽,你認爲你的身體對此會有什麼反應?畢竟你可能要多帶着20磅的體重打滿25分鐘。”

  索薩:“我現在就要40歲了,我感覺很健康,但減重會影響我的身體。這一次則會完全不同,我不必再爲了減重分心,我們走着瞧。正如我所說,我總是能在公開量級的比賽中獲勝,所以這對我來說將是一件好事。”

  記者:“輕重量級的競爭不算激烈,很多人認爲布拉喬維奇可能就是下一個挑戰喬恩-瓊斯(Jon Jones)的人。如果你這一次擊敗了他的話,這是否意味着你將有望拿到冠軍挑戰權?”

  索薩:“我甚至不知道你在說啥。首先,我要贏下這場比賽,然後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我覺得這要是發生的話就太瘋狂了。很多人覺得我被UFC耍了很久,而這一次他們給了我這個機會,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至少我必須要先獲勝,然後再談論之後的事情。我太希望拿下這場比賽了,這是我現在唯一思考的事情,我爲了獲勝而訓練。”

  記者:“你的職業生涯中一直在對陣最難對付的選手,現在你將在輕重量級迎來更大的冒險,你如何看待自己在即將40歲的時候進入一個全新的量級?”

  “我想過不再打了,我的心理遇到過問題。我在開車去體育館的路上不可抑制地哭了起來,我問自己‘你究竟還去那裏幹什麼?’我的妻子給我找了一個心理醫生,我每週去看一次,這對我的幫助很大。現在我對於能再次回來比賽超級開心,也對訓練充滿興趣,這在以前是從來沒有過的。3個月前,我還在車裏大哭,我不想再打了,更不想去訓練,而突然間一切彷彿都重新開始了。我的生活中發生了很多很棒的事情,我再次領銜一場頭條大戰,我再次對比賽和訓練感到興奮,開始和佩德內拉斯合作。”

  記者:“什麼時刻成爲了你的轉折點?開始看心理醫生的時候,還是在那之後?”

  索薩:“上一場比賽之後我有3個月的時間沒有訓練,因爲我根本就不想訓練。當我幫助魯道夫-維埃拉(Rodolfo Vieira)備戰他的比賽時,那成爲了我去體育館的唯一理由。我當時真的想要就此洗手了,我已經開始籌建自己的拳館了,我想要教授柔術,那是我最喜歡做的事情。而看心理醫生讓我冷靜了下來,這對我幫助很大。”

  記者:“你總說你在建立自己的拳館,那是你退役後的生活計劃嗎?”

  索薩:“這是我正在做的事情,很快就會開始動工了,就在美國。這是我喜歡做的事情,因此當然也會是我退役後的生活方式。我對於MMA運動所給與我的一切心存感激,以及能有機會在UFC比賽,這都對我很有幫助。”

  記者:“拳迷們能在UFC聖保羅賽中期待見到一個怎樣的你呢?”

  索薩:“我很興奮,我相信自己將做得很好,我訓練得很棒。一場比賽就是一場比賽,我們必須要等到走進八角籠了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但我將在那晚打得很出色,這是上帝的意願,我將會好好地備戰。”(UFC中國 大拿)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