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滑雪女皇退役 沒有左膝副韌帶奪82次世界盃冠軍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0日 20:31   澎湃新聞

林賽-沃恩正式退役

林賽-沃恩正式退役

  如果有一天,當你不得不站上“告別演出”的舞臺,那就讓曾經的那些故事,一路流傳下去。

  北京時間2月10日,正在瑞典奧勒進行的國際雪聯高山滑雪世錦賽,當今世界的滑雪女皇、美國滑雪名將林賽·沃恩以1分02秒23的成績完成了女子滑降項目的比拼,獲得季軍,爲自己的職業生涯畫上了圓滿的句點。

  衝過終點的沃恩揚起雙臂,在家人和朋友的簇擁下盡情慶祝,臉上綻放出久違的笑容。就在半個多月前的世界盃,沃恩甚至已經淚灑賽場,在她曾經12次奪冠、最熟悉的意大利科爾蒂納丹佩佐,淚眼婆娑地說出了即將退役的決定,“是時候該聽從自己的身體,是時候該告別了!”

  “再見”二字是那麼簡單,卻又難以說出口,她終究還是用盡最後一份堅持。

  反反覆覆,講不出再見

  “在我會走路之前,我就被爸爸背在雙肩包裏去滑雪了。”

  沃恩7歲的時候正式在美國明尼蘇達的伯恩斯維爾開始滑雪,並且很快嶄露頭角。她16歲入選了美國國家隊,涉獵項目包含高山滑雪的五個分項:速降、迴轉、大回轉、超級大回轉和高山全能。

  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女子高山滑降項目,沃恩成爲美國曆史上該項目首位金牌得主。

  作爲滑雪女皇和“冬奧會第一美女”,沃恩職業生涯斬獲82次世界盃冠軍,同時也是歷史上第一位連續15年均有世界盃冠軍進賬的滑雪冠軍。

  但她從來不認爲做一名滑雪運動員是件簡單的事,“我錯過了很多校園時光,沒有太多朋友。”

  沃恩享受滑雪時腎上腺素飆升的刺激和愉悅感,那種感覺始終讓她深深迷戀。即便她已經34歲,已經到了該退役的年齡,但她依然堅持。

  外界原本以爲,2019年末在路易斯湖,纔是沃恩的告別演出。誰知道,沃恩卻無法堅持到那個時候了。

  此前,在意大利科爾蒂納丹佩佐的高山滑雪世界盃賽場上,沃恩未能完賽,隨後面對採訪,她說出了提前退役是“可能的”。

  “但是我現在很情緒化,我會謹慎考慮,不會輕易做出這個決定。”眼淚,無聲滑落。

  果然,三天之後,沃恩“反悔”了——她希望能夠克服傷病,繼續職業生涯。

  “我每天都在說試圖處理好一切,看看會發生什麼吧。我並不想自己的職業生涯就這樣結束,這不是我希望的方式。”

  要知道,沃恩已經獲得了82次世界盃冠軍,距離瑞典名將斯滕馬克的86次世界盃冠軍,只差4次。

  她希望自己的職業生涯能夠超越斯滕馬克,儘管她知道“我已經無法堅持了”,但那份對於滑雪的迷戀,“再見”,講不出再見。

  左膝外側副韌帶已摘除,但她依舊在堅持

  沃恩在堅持與放棄的念頭中反反覆覆,背後卻是雙膝傷病對她越來越大的折磨。

  她曾在2017年信誓旦旦地說,“我從沒想過自己不能再滑雪,如果不能滑雪,那將是人生中最可怕的事情。”

  但真到了退役念頭產生的那一刻,沃恩面對採訪流淚了,“我的右膝已經經歷了4次手術,我的左膝已經沒有了外側副韌帶,我讓自己盡全力地去超越身體的極限,但似乎我能做的只有這麼多。”

  那不是對傷病的示弱,而是在經歷身體狀態每況愈下後的無可奈何。

  她不是沒有試圖掙扎過。去年11月,沃恩在訓練中傷到了左膝,7周之後,她在ins上回憶,“我度過了一段非常陰暗的時光,這是一次不同的傷病,還沒有找到解決的辦法。但是謝天謝地,現在一切都挺過來了。”

  但再次參加科爾蒂納丹佩佐的比賽,三場比賽的最好成績僅爲第9名,現實殘酷地告訴她:也許是時候了。

  “我不想就這樣停下來,但是我已經無法堅持,是時候該聽從自己的身體,到了要說再見的時候了。”

  她選擇了世錦賽作爲自己“告別演出”的舞臺,在自己曾經獲得無數輝煌的滑降項目上,最後一次再經歷賽場的一切。

  “最後一次我站在山頂,最後一次體會腎上腺素在我體內的刺激,最後一次再讓自己奮不顧身,最後一次……”沃恩在社交網站上寫道,“我會永遠銘記這一切。”

  而這最後一次季軍,最後一枚銅牌,是對她20餘年職業生涯最好的回報,更是她眼中“像金牌一樣寶貴。”

  儘管,她還是沒能超越斯滕馬克的86次世界盃冠軍,但在最後一場比賽的現場,她把斯滕馬克請到了現場,站在比賽的終點處,“他是這項運動的傳奇,我很感激他可以出現,這也是我職業生涯最完美的結束。”

  沃恩已經完成了兒時的夢想,她將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的金牌,視爲職業生涯最大的成就,“那是我兒時的夢想,最終夢想成真,那對我來說意義非凡。”

  和伍茲分手,還是朋友

  “我對職業生涯成就的概括,絕不只是在雪山上,我在身體和心理上獲得的一切,同樣可以幫助我成長。”

  如果說長期與雙膝傷病“交手”是一種身體的收穫,那沃恩和高爾夫巨星伍茲的戀情,則是讓她在心理上獲得成長。

  2013年,沃恩與伍茲相戀,2014年的時候,沃恩經歷了右膝第二次手術,伍茲也剛做了腰部手術,兩人共同康復,互相療傷。

  “當你在康復的時候,真高興有一個同伴和你一起,他與你情況相近,你可以和他一起訓練康復。”

  他們還一起攜手去看了索契冬奧會,沃恩曾說,因爲我們都是運動員,我們互相理解,所以才能夠保持一段相對完美的關係。

  儘管沃恩在2015年和伍茲分手,但在後來再談起伍茲,沃恩每次都會發自內心的稱讚對方。

  “他是一個非常好的人,非常棒的父親,我對他無比尊敬。”

  在2018年伍茲復出比賽時,沃恩也表示出了鼎力支持,“我希望他能夠堅持下去,我希望他回到勝利的道路上。”

  沃恩也會“吐槽”伍茲,但她的話其實是對朋友的關心,“我們還是朋友,有時候我希望他多聽聽我的建議,可是他是一個非常頑固的人,喜歡按照自己的方式來。”

  而在這段關係中,沃恩說她也學會了“必須用更厚的鎧甲保護自己”。

  無論是滑雪女皇,還是伍茲的前女友,沃恩的生活中從來不乏故事。即便真的退役,相信她未來的人生,依舊可以過得精彩。

  在她最後“告別演出”的舞臺,一位滑雪老將專程來看了沃恩的比賽,並製作了這樣的標語:“謝謝你,林賽,永遠的明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