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國乒起跑線落後了? 日乒神童涌現引劉國樑關注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13日 07:00   澎湃新聞

張本美和與教練孫雪

張本美和與教練孫雪

  一週以前,中國乒乓球協會在北京與日本乒乓球協會共同宣佈,由雙方聯合打造的首屆中日少兒乒乓球挑戰賽將於8月18至20日在浙江溫州舉行。

  劉國樑表示,舉辦這次比賽並非心血來潮,這是爲中國乒乓球發展的整體佈局而精心謀劃的。

  作爲中國乒乓球的掌舵者,劉國樑所言並非沒有緣由。就在這次發佈會結束的一週後,張本智和的妹妹、11歲的張本美和又奪冠了,她在中國香港青少年公開賽上奪得2金1銀。

  張本美和的主管教練孫雪向澎湃新聞記者確認,美和將參加此次中日少兒乒乓球挑戰賽,“我們很高興能有這樣的機會,希望大家能夠共同努力。”

張本美和已經接連戰勝中國孩子。張本美和已經接連戰勝中國孩子。

  舉國體制下,日本乒乓“神童”涌現

  中日少兒乒乓球挑戰賽是中日兩大乒乓球強國最新力推的賽事。這項比賽面對的是7到12歲年齡段的高水平選手,旨在加強兩國少兒乒乓的技戰術和文化交流。

  首屆中日少兒乒乓球挑戰賽將設U7-U8、U9-U10、U11-U12三個年齡段,男女兩個組別,雙方各派出18名小球員參賽,賽制包括團體賽和單打比賽。

  推行這樣的比賽並不是沒有原因。隨着日本申奧成功,日本國內對乒乓球運動展現出了前所未有的熱情,日本乒協甚至每年投入3億日元(1800萬人民幣)的經費。

  “日本政府和日本乒協確實對乒乓球項目投入很大,不管在預算中還是其他方面,協會都會將這些考慮進去。”日本乒乓球記者小倉昌子向澎湃新聞記者說道。

  在這樣的政策扶植下,平野美宇、伊藤美誠和張本智和等新一代日本主力球員迅速成長。不僅如此,張本美和和鬆島輝空這些更年輕的一代更是有趕超前輩的趨勢。

  就在上週日結束的中國香港青少年公開賽上,日本隊拿到了所有12個項目中的5項冠軍。其中,11歲的張本美和收穫女團和女雙冠軍,12歲的鬆島輝空則拿到男單冠軍。

  這兩位無疑都是被公認的“天才少女”和“天才少年”。在剛剛結束的全日錦標賽小學組比賽中,張本美和實現三連冠,而鬆島輝空更是超越張本智和成就六連冠。

  “因爲國家的體制,日本小選手們實力逐漸增強,這就是爲什麼他們變強的原因。”小倉昌子說。

鬆島輝空。鬆島輝空。

  三四歲開始練球,贏在起跑線上?

  作爲另一位“天才少年”張本智和的妹妹,華裔小將張本美和的戰績已經無需贅述。兄妹迅速成長的背後,與身爲四川省隊出身的父母不無關係,當然也有中國教練孫雪的功勞。

  與張本美和相比,鬆島輝空更像是日本乒乓球發展的一個縮影。從祖父母到父母,鬆島一家全部都曾是乒乓球運動員出身,他的父母在青少年時期就曾取得全國前三的成績。

  而鬆島輝空在中國也早有名氣,他在2歲時穿尿不溼坐在乒乓球檯的畫面令人記憶猶新。在7歲時,他前往曹燕華乒乓球學校被“虐哭”的新聞,大衆也許並不陌生。

  在經歷了歷練之後,他成了衆人口中的“魔童”。在7月初進行的東亞希望杯上,澎湃新聞記者採訪了他的爺爺鬆島由治,他對孫子的未來充滿信心。

  “我們輝空現在技術上都沒有太大的問題,他的體能也很好,我感覺他每天的訓練時間算得上世界第一。”鬆島由治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話說道。

  小倉昌子也告訴澎湃新聞記者,鬆島輝空每一年只有一天的休息時間,週末訓練都在10小時左右。

  與中國相比,日本青少年練習乒乓球大多受到祖輩的影響,並且練習的時間相對較早。從福原愛、石川佳純,到如今的平野美宇和伊藤美誠,她們基本都是在三四歲就開始訓練。

  “日本選手練得比較早,從3、4歲就開始學習乒乓球,因爲都想走福原愛、石川佳純她們小時候走的這條路。”日本JOC精英學院乒乓球隊主教練王銳告訴澎湃新聞記者。 

劉國樑2018年前往日本考察。劉國樑2018年前往日本考察。

  “沒有少兒培養,何來青訓?”

  一般來說,中國孩子開始練習乒乓球大多都是從一年級開始。不過,曹燕華乒乓球學校的執行校長陳寶熙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中國青少年起步晚也並非就會落於人後。

  “應該說整體我們肯定還是強勢一點,有個別日本運動員確實有天賦。但我們也確實發現了這個問題,所以我們現在小學的啓蒙訓練也在逐漸進行年齡下沉,還有待加強。”

  陳寶熙的觀點與劉國樑不謀而合。在當天的發佈會現場,劉國樑就一針見血地指出了中國乒乓球長遠發展的問題所在——少兒選手培養的缺失。

  “沒有少兒的培養、培訓,何來青訓?到青訓的時候小運動員已經是半成品了。”在劉國樑看來,日本乒乓球的青訓體系就有很多有值得借鑑之處。

  “中國乒協以前正式比賽是從11歲年齡段開始,7到10歲這部分少兒選手的培育是有所缺失的,這在青少年發展中就會出現一些脫節。”

  不僅少兒階段出現脫節,這些孩子究竟有多少會走職業道路也是一大問題。從事乒乓球基層的教育多年,陳寶熙對乒乓球在青少年中的發展有着自己的擔心。

  “在我們上海這塊,家長可選擇的東西比較多,所以孩子到最後不一定會選擇走乒乓這條路。而日本的社會化程度比較高,國內外有很多比賽機會,孩子也都是自發選擇。”

  王銳也認爲,日本乒乓球的職業化讓運動員少了後顧之憂,他們可以一直打到二三十歲,收入可觀,“像平野、石川、伊藤她們都沒上大學,張本未來也有可能不會去。”

  在陳寶熙看來,如果越來越多的中國青少年不願選擇從事職業乒乓球,那麼將會帶來梯隊斷層、人才斷層等更多深層次的問題,甚至可能會影響到一個項目的可持續的發展。

劉國樑觀看日本T聯賽,“死亡凝視”張本智和。劉國樑觀看日本T聯賽,“死亡凝視”張本智和。

  乒乓球不是閉門造車,日本青訓值得借鑑

  對於這些隱患,劉國樑早已看在眼中。在他的未來設計中,在現有國家一隊、二隊基礎上將增加少兒國家集訓隊和青年集訓隊,以構建完整的培養網絡。

  日本乒協常務理事宮崎義仁也大方地分享了日本青少年培養的經驗。他認爲,日本乒乓球近年來整體水平大幅提升,正是與2001年以來的青訓體系有關。

  去年年底,劉國樑就此表達了對日本青訓體系的興趣。他在松下浩二盛情邀請下,前往日本觀看T聯賽,之後還考察了日本JOC精英學院、國家隊和國少集訓隊。

  王銳向澎湃新聞記者介紹,目前日本的國青隊由三大部分組成:奧運精英學院、國家青年隊,還有一支由企業冠名俱樂部與高校合併的隊伍。這三支隊伍同屬國家青年隊的成員,集訓時在一起練,不集訓時就各回各的母體。

 劉國樑和T聯賽組委會合影,後排右四爲福原愛。 劉國樑和T聯賽組委會合影,後排右四爲福原愛。

  其中,爲日本培養奧運人才的JOC精英學院選拔標準十分嚴苛,學員必須是每一年小學六年級組的單打冠軍,張本智和、平野美宇都是從這座學院中走出。

  “可能這幾年日本年輕運動員進步比較快,他(劉國樑)可能想來看看是怎樣一種體制在強化,所以就來我們隊裏(精英學院)看了一下,聽說還在我們食堂吃了飯。”王銳笑着說。

  可見,中日乒乓球之間並非只有對抗,交流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環。過去,國乒的“養狼計劃”向日本等國輸送了不少的乒乓人才,而如今,日本的青訓體系同樣值得國乒借鑑。

  “乒乓球項目不是靠閉門造車,它肯定要一種開放式的,相互之間的交流、切磋,才能夠提高得更快。當然,也有利於這個項目的長遠發展。”陳寶熙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