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陳文茜談情變:我對宋正宇有歉疚感

http://news.sina.com   2012年02月01日 01:51   澳洲日報

  「這個世界敢放話的人,往往成為媒體的贏家,但是,人生輸贏其實並非以此為定奪。」數天前,整形醫師宋正宇才送了陳文茜一張《陪妳到最後》DVD,沒想到隔兩天「姊弟戀玩完,陳文茜驚爆情變」就成了媒體的封面故事。

  談到情變,陳文茜第一個反應是:這也能成為新聞嗎?第二個反應則是:主題是姊弟戀,內容大部分都是談宋正宇七年前結束的婚姻,她不了解人對人的感情到最後還要彼此傷害到什麼地步?她決定完整地交代這段已經結束的戀愛,「我們的人生終究要分途而行,但肯定還是最知心的朋友。」陳文茜沒有感傷,只有祝福。

  「我對他是有歉疚感的,如果不是因為我是公衆人物,小宋醫生不會遭到如此的傷害。」重新回溯她與宋正宇的交往,陳文茜說,剛開始兩人就是單純的朋友,很長一段時間聊天的話題都是小宋醫師口中善良的、他深愛的、感情依舊如初戀般甜蜜的太太克緹千金陳佩雯。

  是知己,但不是最愛

  當時的宋正宇在文茜眼中,就是一個很關照病人的好醫師,有時候她的朋友有些小病痛向他請教,宋正宇總是很快地找到醫師朋友協助,這個「陽光男孩」對人生充滿熱情,對世界只有信賴。結識稍久之後,小宋偶爾會提起他的婚姻生活中的苦處,「但這種事,哪樁婚姻沒有?」文茜甚少搭腔評論。

  小宋告訴文茜,他一生最愛的就是太太,文茜則是他人生中的知己;麻煩的是,這個知己是女性,這讓老婆非常不諒解。有一回,文茜因公前往香港,臨出發前,小宋和陳佩雯大吵一架,陳佩雯要求與文茜通電話,小宋二話不說,電話就撥給文茜,請她幫忙安撫老婆。文茜淡淡地說,有些事可能講得太晚了,「但是,我太清楚他對妻子的愛,他的妻子是無人能取代的。」

  「我在他婚姻生活中所犯的最大錯誤,就是有一回國稅局查小宋和他哥哥的帳,小宋詢問我的意見,因為小宋不認為他哥哥有國稅局認定的不明高額收入。」陳文茜說,她根本不認為這是問題,建議他直接到國稅局查閲報稅數據,沒想到,這一查卻讓小宋的婚姻急轉直下。

  原來,他哥哥的存摺和印章都交給克緹,專門處理克緹進口的醫藥用品;除了哥哥之外,他赫然發現當年他太太的收入也有數億。兩人開始時有爭執,老婆質疑他的忠誠度,小宋則認為老婆為什麼連收入都欺瞞他?

  兩人簽字離婚時,還彼此祝福,沒想到半年後官司就上門了。陳家要求小宋和哥哥將當初簽字借的錢全數還回,小宋記得開診所初期確實簽下借據,理由是擔心國稅局查贈與稅,未料他與哥哥簽下的是本票,且陳家提請假處分,當確認他和哥哥真的都簽了名,而且簽下的是本票,官司還沒打完,小宋就接受律師的建議,撤回官司,並貸款還錢。

  至於紐西蘭的房産,根據律師表示,在離婚協議書中動産本來就是給小宋的,唯不動産需照紐西蘭法律處理,紐西蘭律師建議打官司,但小宋帶着台灣律師赴紐西蘭處理,知道房子是以familytrust購置,打起官司太複雜,小宋二話不說宣佈放棄,根本就不要了,他選擇人生從零開始。

  宋妻承認上網散流言

  對於陳家人迄今仍指責宋正宇種種,宋正宇不願意多談,更無意反擊,做為虔誠的基督徒,他相信母親的告誡,「人會虧待人,但上帝不會虧待人。」即使過程中,宋正宇曾與妻舅發生衝突,小宋甚至還有醫院的驗傷單,但是仍同意在離婚協議書中明載,不提出傷害告訴。即使婚姻對兩人都造成傷害,宋正宇寧可希望他是受傷比較重的一方。

  根據地檢署的數據,宋正宇離婚後,網絡出現許多不實批評,宋正宇告上法院,要求網絡警察追查到底是誰在貶損他。沒想到有一次出庭,他的妻子出具書面承認網絡上的內容都是她寫的,小宋一看,又沉默地撤回告訴了。

  網絡上出現的批評言詞,有若幹與陳文茜相關,諸如小宋會陪文茜媽媽打打麻將、小宋用文茜家人的錢等等。詢及文茜到底怎麼一回事?文茜瞪大了眼睛說:「神經病!別人不知道,我太清楚了,我媽媽是不打牌的!」原來文茜家長輩有人因為打麻將輸掉大筆財産,文茜一家人視麻將為絶對禁忌,誰都不能碰。

  至於用文茜家人的錢更屬無稽,「他的前半生被金錢羞辱得夠了!」因為小宋常開着十幾年的舊車接送文茜,文茜的媽媽挺擔心出事,有一回主動提出要幫他換車,小宋立刻回絶說:「我絶不用妳的錢!」文茜的舅舅曾經想幫小宋解決債務壓力,小宋同樣一口回絶。

  從二○○四年認識宋正宇,二○○五、二○○六年夫妻倆時有爭執,陳佩雯看到的是小宋對文茜感情太豐富,文茜看到的卻是「他永遠以太太為主,極力輓回婚姻,想訴苦時他出現,太太傷心時就消失。」離婚是陳佩雯主動提出,小宋則一直到離婚後都痛苦。

  我是被他崇拜的偶像

  在宋正宇人生最難過的時候,文茜和他才算開始「嘗試交往」,「我們都不是年輕人了,不會談什麼轟轟烈烈的感情,就是個伴侶,而且,不是生理、婚姻上的伴侶,而是一種可以信賴的人際關係。」但兩人談得最多的還是他前段婚姻帶給他的悲傷,文茜笑笑,「聽多了也難免會煩的。」

  「或許他們財富太多,多到愛情承受不起。」文茜感嘆陳佩雯也認為她是結束其婚姻的罪魁禍首,但是,她想對陳佩雯說:「直到婚姻訴訟前,妳都是他最愛的人。至於我,或許只是一個他曾經崇拜的偶像吧。」

  婚姻官司毀了文茜心目中的陽光男孩,現在的宋正宇扛下龐大的債務,承擔家計,每天忙得沒日沒夜,人也愈漸消瘦。小宋自覺是個麻煩不斷的人,他常和文茜說,「妳得好好照顧自己,我實在自顧不暇了。」文茜自己病痛不斷,也不想多打擾小宋,在小宋自陽明山換到忠誠公園附近的住宅後,兩人互動更少了,「每個人感情模式不同,不是外人能理解的。」

  談到宋正宇在忠誠路的房子,文茜又笑了,「我看他老是付房租住陽明山也不是辦法。」金融海嘯的時候,立刻建議他買房子,這幢四十五坪的電梯中古屋,裝潢漂亮得不得了,本來是一對夫妻新裝潢要住的,沒想到夫妻倆離婚急於脫手,文茜調侃他,「你離婚倒了大楣,想不到別人離婚卻讓你撿到一個大便宜。」

  情淡仍願陪妳到最後

  陳文茜形容宋正宇就是個孤獨而單純的大男孩,事業追求的目標更簡單:存足五千萬,移民到紐西蘭,遠離吵雜的台灣,過着安穩寧靜的後半生。這個目標迄今未變。

  但是,文茜情況完全不同,因為病痛不斷,經常得進出醫院,需要好的醫療環境,小宋認為文茜根本不能離開台灣,加上文茜的工作,小宋也不忍心文茜跟着他到紐西蘭就此被埋沒,幾次長談後想清楚,兩個人的人生終究得分途而行,「這就算是分手吧?」

  即使如此,宋正宇特別送文茜《陪妳到最後》的DVD,算一算,宋正宇的目標是十年存夠錢遠赴紐西蘭,「那時候我也六十三歲啦。」小宋告訴文茜,這部影片就是他的心情,不論未來他在紐西蘭,是否展開另一段人生、是否還有另一段婚姻,只要文茜有病痛,他一定回來陪她到最後。

  「遠距離的感情,可以是友情,可以是親情。」文茜自認一輩子追求「超乎世俗的情感態度」,不是佔有,不能控制,遑論攻擊;只有祝福和處處為對方着想,從不相信私人事物訴諸公衆能得到真理的文茜,這一回出面談這段「姊弟戀」,「只是希望小宋醫師不要因為認識了我,持續受到傷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
昵 稱:
國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