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新聞滾動大陸台灣美國娛樂體育財經圖片移民雜誌書味博客微博美食論壇

捉蔣敢死隊揭秘:1949年蔣介石驚險逃離大陸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3月04日 07:10   澳洲日報

  1949年12月10日,捉蔣敢死隊正式組成。200名隊員埋伏在蔣介石可能居住的中央軍校、勵志社兩處大門口,密切注視着大門進出的情況,一俟蔣介石的車隊駛出,他們就發出出擊信號。但一直未發現蔣的車隊出來。正在大家疑惑之際,《成都晚報》的通欄大字標題刊出了這樣的消息:“蔣總裁昨已離蓉飛台。”

  韓文寧、劉曉寧編著的《話说民國》勾勒了自1911年孫中山南京就職,至1949年蔣介石黯然離別大陸為止的中華民國史。其中記述了1949年蔣介石躲過中共地下黨埋伏驚險逃離大陸的驚現過程。以下為部分原文:

  假牙落地炮車熄火旗繩斷裂

  長江中下游、東南、華南大部已經解放。國民黨只剩下西南一隅。蔣介石夢想能重演抗戰八年堅守大西南的一幕。

  1949年9月12日,蔣介石以國民黨總裁身份,從台灣幾經輾轉飛到成都。上午11時40分,“中美”號專機在成都北郊的鳳凰山機場降落,蔣介石走下舷梯,終於再一次踏上了大陸的土地。

  蔣介石這次在成都停留了五天,掃墓、重大的人事安排、接見官兵、撫慰遺屬、出席茶會、演说……活動一個接着一個。

  9月14日,蔣介石來到中央軍校(即黃埔軍校)檢閲。蔣介石看着台下精神飽滿的6000名官佐,情緒異常亢奮。他大聲地说:“國軍全面反攻已指日可待,區區共匪何足畏懼,要消滅它,不過如秋風掃落葉……”一陣激動之后,他忽然又傷感起來:“我很傷心,傷心的是有的學生背叛了我……”接着哽咽起來。正在這時,語無倫次的蔣介石嘴一張,口中的假牙竟掉落在地。

  蔣介石是拾也不好,不拾也不好。這時,蔣經國顧不上台下衆目睽睽,手一揮,兩個侍衛飛步上前拾起了假牙……中央軍校校長張耀明急中生智,馬上宣佈:“閲兵開始!”這才解了蔣介石的圍。

  軍校官佐的步兵方隊走過來了。接着,炮兵方隊轟隆隆地開過來。蔣介石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又抖擻起精神。就在這時,一台加農炮車在“中正”台前停住不動了。蔣介石頓時出了一身冷汗。馬上,10多名衛士手提長短槍沖向炮車,幾名貼身警衛靠向蔣介石的兩側。

  原來,炮車開到蔣介石面前時,確確實實是拋錨了。一名軍校少校中隊長正在滿頭大汗地排除故障,可熄了火的炮車怎麼也發動不起來。閲兵指揮官只好下令把這台炮車推到一邊去,后面的炮車,因前面受阻,都擠到了一起。蔣介石嘴裏喃喃地说:“我一生閲兵上百次,從沒遇到這樣的事啊!”就這樣,軍校官佐們忙了好幾天的閲兵式,不到半小時就草草收場了。

  12月3日,蔣介石又向黃埔軍校校長張耀明提出要檢閲黃埔軍校全體師生。

  檢閲地點仍是軍校大操場。“中正台”四周,彩旗飄飄。這天,正趕上四川的大霧天,故閲兵式的時間一推再推。蔣介石一早起來,幾次抬腕看表,仰頭看天,霧就是不散。直至9時半,蔣介石等不及了,遂下令閲兵開始。張群陪蔣介石登上“中正台”。“三民主義,吾黨所宗……”的“國歌”奏起,一名軍官打開一面青天白日旗,手拉繩索,在蔣介石及全體官佐的注目下,徐徐升上旗桿。就在旗子升到旗桿的一半時,突然間,“嘣”的一聲響,緊接着,“呼啦啦”幾聲,旗子竟從半空中落到了地上。全場的人都驚呆了!蔣介石腦門上沁出了豆大的汗珠,手心手背前胸后心直冒冷汗……他呆站着,一動不動,也沒有说一句話。

  原來,是旗繩斷了。说來也怪,軍校升旗升了幾十年,成百上千次,可從來沒有斷過繩,可今天偏偏就……

  全場的空氣足足凝固了幾十秒鐘。這時,兩名升旗官才緩過神來,以最快的速度放倒了旗桿,換了一根繩子,總算把污染了的青天白日旗升上了旗桿的頂端。

  “落旗”,使蔣介石原本亢奮的情緒,一下子落到了最低點。他僅僅用嘶啞的喉嚨哽咽着说了幾分鐘,就再也说不下去了。閲兵式再一次不歡而散。

  這是蔣介石在大陸最后一次檢閲黃埔學生。

  “捉蔣敢死隊”受挫

  1949年12月7日午飯后,蔣介石正要休息。蔣經國手持一封電報匆匆登上了黃埔樓。蔣介石打開一看,上面寫着“解放軍已向成都逼近”幾個大字。當晚,蔣介石決定離開成都,並親自簽發了手諭:“命令政府遷至台北,並在西昌設大本營,統率陸海空軍在大陸指揮作戰。此令。中正。民國三十八年十二月七日。”

  蔣介石的遷台手令一下,頓時,成都的鳳凰山機場和新津機場亂成了一團,機場的候機室、走廊,甚至廁所、停機坪上,到處都坐了人。一架飛機剛降落,立刻就有成百人湧上去擠占座位,更有為搶座位而大打出手的。

  12月8日下午,蔣介石要到市區去轉一轉,散散心。深知其父的蔣經國知道這是他要與成都訣別了。他擔心父親的安全,但又不好違背。為了不惹人注意,只好輕車簡從,只有俞濟時、自己,加上兩名衛士、一名司機,共6個人,上街繞了幾圈。

  剛回到黃埔樓,侍從送來兩份報告。蔣介石實在不想閲讀了,可眼睛卻不由自主地盯住了其中的一份。原來在幾個小時前,軍校人事科長在辦公室服毒自殺了,屍體還停在那裏。

  另一份是成都市衛戍總部請示“成都自明日起開始疏散”的報告。蔣介石用顫抖的右手,在上面簽了4個字:“如擬。中正。”

  蔣經國則與顧祝同、張耀明等人商議,為了安定人心,把蔣介石的兩架座機“中美”號和“美齡”號,分別停放在城南的新津機場和城北的鳳凰山機場。官員們看到蔣介石的座機還在,也就放心了。同時,顧祝同又密令:飛行人員一律不得離機。因天寒地凍,整日都用炭火在機身機翼下烘烤以保持溫度,以便飛機隨時起飛。

  就在一切佈置妥當后,蔣介石又接到兩個極為震驚的消息:張群等人在昆明被盧漢扣押。盧漢已發出起義通電;劉文輝、鄧錫侯等四川籍主要將領不知去向。蔣介石這才意識到,在川西北建立反共基地的如意算盤徹底落空了。

  就在蔣介石忙着“遷台”事宜之時,中共中共地下黨“留蓉工作部”也在緊鑼密鼓地籌劃“捉蔣”行動。國民黨第95軍副軍長楊曬軒被策反后,自告奮勇地要求承擔這一任務。中共中共地下黨決定可以由楊擔當此任,並決定由另兩支已經爭取過來的國民黨軍隊在城內策應。

  12月10日,捉蔣敢死隊正式組成。200名隊員埋伏在蔣介石可能居住的中央軍校、勵志社兩處大門口,密切注視着大門進出的情況,一俟蔣介石的車隊駛出,他們就發出出擊信號。但一直未發現蔣的車隊出來。

  正在大家疑惑之際,《成都晚報》的通欄大字標題刊出了這樣的消息:“蔣總裁昨已離蓉飛台。”鑒於這樣的情況,中共地下黨只好決定放棄“捉蔣”計劃。

  更令人費解的是,敢死隊剛剛撤下來,12月10日的當天下午,又傳來消息:蔣介石又在成都市區露了面。報紙也刊出消息:“蔣總裁下午輕車簡從巡視市區。”

  中共地下黨方面經過分析后認為,很可能蔣介石已於兩日前就離開了成都,報上的消息以及市面上的傳言,可能是當局耍的花招,為的是掩人耳目。因此,正式決定放棄捉蔣計劃。

  其實,蔣介石真正離開成都的時間是1949年12月13日。

  為了確保蔣介石離蓉的安全,成都方面進行了極為周密的籌劃。當時,蔣介石幾次往返成都與重慶之間,起降飛機的機場都是成都以北5公里的鳳凰山機場。這裏,時刻停放着一架蔣介石的座機,人們一般認為,蔣介石肯定會從這裏起飛。而另一處是成都以南30多公里的新津機場。這個機場,雖然設備好,跑道長,但距城區較遠,路上不夠安全,故一般蔣介石不在那裏起降。但在12月初,胡宗南的20萬大軍已經集結在新津機場一綫。因此,蔣經國與侍從人員決定,由新津機場起飛。

  胡宗南為了確保蔣介石的安全,調動了10輛坦克和裝甲車,在12月初就停放在軍校的操場上。還調集了6個團的精鋭部隊,專門對付通往新津機場公路旁駐扎的劉文輝已經起義的一個團。

  中共中共地下黨此時也已經得知蔣介石將從新津機場起飛,但胡宗南的大軍已經集結,坦克裝甲車也已荷槍實彈,“活捉”已不可能。遂決定由劉文輝的一個團2000多人在武侯祠一綫實施狙擊。

  13日晚,天氣晴好。夜11時光景,蔣介石、蔣經國、陶希聖、谷正綱、俞濟時一行人,同留守的參謀總長顧祝同告別。蔣介石鑽入一輛汽車,前后均有裝甲車和坦克護衛。一陣震天動地的轟鳴聲之后,鐵甲車隊浩浩蕩蕩地開出了中央軍校的正門。在軍校23期總隊一個全副武裝支隊的護送下,乘着夜色直駛新津機場。

  車隊經過武侯祠時,擔負掩護任務的胡宗南所部,用裝甲車和坦克向劉文輝部展開猛烈的攻擊。同時,鐵甲車隊徑直朝新津機場衝去。而胡宗南部的攻擊到14日凌晨3時才結束。

  鐵甲車隊駛到機場附近時,又遭到中共中共地下黨武裝的截擊。擔任警戒的胡宗南部和軍校官兵立即猛烈還擊。車隊也邊打邊沖,一直衝到機場跑道上,停在了“中美”號專機旁。

  這時,“中美”號專機的引擎已經發動,蔣介石匆忙走下汽車,回頭看了看他的“黃埔精神”培養出來的軍校師生們,又揮了揮手,就低着頭登上了“中美”號專機。在艙門口,與胡宗南握手告別,只说了一句話:“台灣見。”掩護蔣介石離開大陸的軍校生們,都被蔣介石留下來充當了大西南作戰的炮灰。耐人尋味的是,他們當中的大部分人,后來都起義加入了人民解放軍。

  “中美”號座機徐徐駛入了跑道,加速,起飛,很快消失在夜空中。1949年12月13日,蔣介石別離成都,直至1975年4月5日在台北病逝,再也沒有踏上大陸一步。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
轉寄
去論壇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