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金燦榮:民進黨大敗,美國手中的“臺灣牌”快爛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24日 16:41   鳳凰網

原標題:2018臺灣地方選舉| 金燦榮:民進黨大敗,美國手中的“臺灣牌”快爛了

【採訪/觀察者網小婷】

11月25日,2018臺灣地方選舉結果出爐,除了韓國瑜不出意料地擊敗民進黨陳其邁,當選下屆高雄市長外,國民黨在全臺也取得了2016年大敗之後的翻轉,拿下“六都”中的“三都”,總共取得全臺16個縣市長職位,臺灣再次出現“藍綠大變天”。不僅是民進黨潰敗,曾“風光無限”的柯文哲也僅在臺北險勝,但國民黨候選人丁守中表示將提出“選舉無效訴訟”。

爲什麼民進黨在短短兩年之後就盡失民心?這次選舉又會給島內政治和兩岸關係帶來哪些變化?美國手中的那張“臺灣牌”效力還有多大?觀察者網在選後第一時間連線美國問題專家、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金燦榮,帶來最新解讀。

圖片來源:中時

觀察者網:不出所料,韓國瑜擊敗陳其邁拿下高雄,您怎麼看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在高雄的勝利?畢竟綠營在高雄執政20年,根基很深。

金燦榮:韓國瑜獲勝,首先還是大家對民進黨失望,這也是根本原因。國民黨其實組織體系還是挺渙散的,韓國瑜基本上靠單打獨鬥,黨內沒有給他什麼有效的支持,但是韓國瑜還是贏了,說明大家對民進黨真的是很失望,民進黨自己表現不好是根本原因。另外,韓國瑜本人很草根化,講話很樸實,不像國民黨傳統大佬都是精英派,不接地氣。他自己又抓住了重點,就是要拼經濟,民進黨在經濟上“執政”不當,是它輸的根本,也給了韓國瑜機會。

觀察者網:有說法認爲,高雄人支持韓國瑜,不是因爲支持國民黨,而僅僅是無法忍受民進黨。這似乎是臺灣選舉政治的一個規律:選一個不是因爲他好,而是因爲另一個實在是太爛了,臺灣選舉政治是不是進入了一個“比爛怪圈”?

金燦榮:年輕人去意識形態化以後,明顯站隊藍綠的人數在減少,有民調顯示,現在不認同兩黨、認爲自己中立的人羣比例比認同藍綠兩個加起來都要高。這是一個新現象,大家不怎麼站隊了,“看人不看黨”好像成爲新的潮流。當然對兩個黨他們都還是有期待,對一家不滿,就會想換另外一家試一試。

但臺灣民衆可能得接受另外一個事實,就是原來臺灣經濟發展的一些特殊條件可能會漸漸消失,以後他的期待應該低一點。

比如冷戰時期,臺灣受到美國、日本的特殊照顧,加之那段時間大陸自己也走了一些彎路,還有國民黨原來的精英團體搞經濟是比較優秀的,使得臺灣經濟在一段時期內特別突出。

但現在這些外部條件可能都沒有了,美日既沒有原來那種意願,也沒有能力再來幫助臺灣了,它自己本身的人才優勢也沒有了,更重要的是現在大陸崛起了,所以以後無論誰在臺灣“執政”,他們都得接受一個事實:他們記憶當中那種對大陸有明顯優勢的時代結束了,而且是不可逆轉地結束了,必須接受這個新現實。

當然藍營執政以後也會遇到他們的問題,老百姓期待非常高,所以他們必須拿出真本事來。如果他們承認“九二共識”,願意跟大陸交往,這當然是好事,但是它又鬧不過民進黨。選舉激情過後迴歸冷靜,就得面對現實,臺灣的總體資源條件肯定不如以前,其實也是有風險在裏面的。

韓國瑜宣佈勝選,圖片來源:中時

觀察者網:韓國瑜在競選過程中,也是不強調意識形態,而是立足高雄,只談經濟。這是不是抓住了臺灣民衆的普遍心態,就大家已經厭倦了藍綠意識形態劃分,真正在意的是這個“候選人”能帶來什麼樣的改變,臺灣政治有沒有可能跳出藍綠劃分,轉向務實?

金燦榮:這次是個地方選舉,所以兩岸關係的影響是比較間接的,但不是沒有。因爲民進黨執政這兩年多,經濟搞不好的一個原因就是兩岸關係不好,民進黨的很多操作是失常的,阻礙兩岸交流,搞什麼“新南向政策”效果也並不明顯。

受到意識形態束縛後,對島內的很多政策都是不符合民意的,整人整得很厲害,公開把黨產會叫“東廠”,這個就有點法西斯的味道。最終老百姓選擇的還是經濟,他們感覺到經濟不好,想換一換人看看。但是我剛纔講了,經濟不好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兩岸不好,大大限制了它的政策選擇。

就島內政治來講,有幾個啓示:一是年輕人的意識形態開始淡化,悲情一代逐漸失勢。第二,現在來看第三黨的空間並不大,之前看好的所謂“白色力量”並不明顯,未來藍綠兩黨還是要爭年輕人,誰能把握住年輕人,以後就更有前途。第三,這次選舉過後,國民黨內傳統大佬地位可能會有所下降,因爲他們其實幫忙不多,各個地方“候選人”主要還是靠自己。

觀察者網:每次“九合一選舉”,也被看做是下一屆“大選”的風向標。這次“六都”,國民黨拿下“三都”,總共拿下16個縣市,翻轉了2014年的藍綠對比。2020“大選”國、民兩黨對決,會不會再次出現藍綠翻轉?

金燦榮:2020“大選”,國、民兩黨對決會不會再一次出現翻轉,這個現在還不是很有把握,因爲其實這一次並不是國民黨作爲在野黨贏得選舉,而是民進黨太爛了。另外這次國民黨勝出的是草根性領袖,他們表現比較得力,但黨內高層的表現就差強人意,吳敦義還罵陳菊是母豬。所以未來國民黨能不能推出一個能獲得支持、統合人心的人,現在還是沒有把握。

特別是國民黨善於內鬥,所以好像還不能簡單地用今天這個結果來推算2020年“大選”,還要看當時的一些情況,但總體比2014年地方選舉和2016年“大選”有信心多了。

觀察者網:民進黨大敗之後,蔡英文辭去黨主席,賴清德也請辭。上次出現藍變綠,用了差不多馬英九兩個任期,這次綠變藍,蔡英文才做了不到兩年,爲什麼會這麼快就出現翻轉?

金燦榮:有很多的原因,一是民進黨讓兩岸關係走僵。我們要求她承認“九二共識”,但到今天爲止,她也不承認,用各種各樣奇奇怪怪的藉口來回避這個問題,兩岸就陷入某種僵局狀態,而大陸其實是臺灣最好的經濟依靠,這樣蔡英文要發展經濟的一個重要條件就沒有了。

第二,島內高度政治化,清查國民黨黨產、搞轉型正義、去“中國化”,用意識形態綁架一切。

第三,蔡英文用人好像不太專業,做一些事好像也不是很專業,所以效率很低,而且製造了很尖銳的對立。老百姓原來給她“執政”機會,對她是有所期待的,但因爲她的表現確實太糟糕,期待迅速就破滅了,纔出現瞭如此迅速的逆轉。

觀察者網:就這一次選舉結果來說,藍綠翻轉之後,兩岸之間接下來的交流會不會衝破目前民進黨的政治障礙,有進一步的加強呢?

金燦榮:我覺得民進黨現在還是在“掌權”,兩岸關係的主導權還在民進黨手上,但總體來講,這次選舉結果對兩岸關係當然是個好事,我們可以更多地通過藍營執政的縣市去推動兩岸交流的。比如高雄,我們肯定會和它加強一些合作。

觀察者網:韓國瑜打出的口號就是打造高雄全臺首富,未來肯定會拼經濟,而且在最後辯論環節,韓也公開承認“九二共識”和一中。這預示着未來高雄和大陸之間會有哪些更進一步的互動?

金燦榮:對,因爲習主席講過好幾次,包括在十九大報告裏也講,任何人承認九二共識,我們都願跟他打交道,現在藍營執政的縣市我估計都會承認,這樣我們打交道的政治前提就有了,所以我們這邊和藍營執政縣市的交往會多一些,但是因爲目前臺灣執政的還是民進黨,所以這個障礙還沒有繞過去。

觀察者網:傅高義上月在接受《日經亞洲評論》採訪時談到,臺灣問題比中美貿易摩擦更值得憂慮。您之前也提到過很擔心美國打臺灣牌,目前島內政治局勢變化會如何影響美國的對臺策略?

金燦榮:從中美關係角度來講,原來確實有一個挺大的危險,就是島內的“急獨派”和美國的極右翼相結合,在臺灣問題上挑事兒。

應該講這一次美國還是挺選邊站的,美國在臺協會主席莫建還跑到高雄去放話,說什麼要防止大陸干預選舉;今年“美臺國防工業會議”,美國人還幫臺灣設計他們的“防務方案”,選舉期間還在臺灣附近搞軍演,非常明顯地在兩黨之間選邊站。但是看來好像作用不是很大。

現在這個結果出來,我覺得是個好事,意味着美國極右翼通過臺灣的“急獨派”打臺灣牌,導致臺灣危機提前爆發的可能性就小很多。因爲我前面講了,美國這次干預的作用不大。

原因也挺複雜的,這次是地方選舉,大家特別關注民生,美國做這些動作好像跟民生沒什麼關係。它對於兩岸關係會有一點影響,但要說具體到臺灣的勞資關係、大學生薪資,美國好像也無能爲力。

其實美國選擇在這個地方選舉的點來干預就不是特別好,也說明美國現在的政策操作考慮得不是很仔細,現在執行美國對臺政策的這一幫人是共和黨內比較偏右的一派,而且還不屬於美國傳統上對兩岸關係比較熟的那幫人,所以它的操作有點問題。

現在美國心裏有點急,像以前這種選情膠着的時候,它在兩黨之間不會明顯站隊,這次是明顯站隊,但站隊時機選得又不對,操作政策的人專業性又有問題。

還有就是因爲大陸崛起,大陸和美國力量接近,美國這些控制對臺灣的安撫作用肯定也減少了。原來美國如日中天的時候,它使個眼色就能帶來震懾,現在別說使眼色,就是擺pose,大家也不理他了。

從我們角度來講這應該是好事,我剛纔講過,原來有一個危險就是美國的極右翼在我們還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之下,就通過挑動臺灣的“急獨派”打臺灣牌。這次結果讓“急獨派”有點受打擊,美國再想通過“急獨派”來挑動兩岸危機的能力就下降了,就可以讓我們更加從容,按照我們的節奏來解決臺灣問題。所以就防範美國或者說減少美國打臺灣牌的效能方面來說,是有好處的。

但也不能簡單地認爲美國就不打臺灣牌了,我個人還是很擔心,我推算明年中美貿易摩擦可能會告一段落,但由於美國現在對我們的戰略定位很消極,他就會打別的牌,這其中我還是最擔心臺灣問題,所以我們應該抓住臺灣的政治變局,更好地推進兩岸交流,爭取臺灣人心。同時對國際社會當中的一部分人,特別是美國,還是要嚴密關注。

觀察者網:現在選舉結果跟美國預想或者說期待的不同,站邊也沒站對,接下來會做出什麼樣的政策調整?

金燦榮:坦率講,像韓國瑜肯定對莫健在高雄的講話是不高興的,我估計美國在臺協會以後跟藍營這些地方部門交流會有一些隔閡。但美國臉皮也挺厚的,說不定也會馬上去拜訪藍營,因爲它也需要繼續保持對臺影響,馬上會跟藍營聯繫。但整體來講,美國對兩岸、包括對島內局勢的干預能力看來比以前要降低。

觀察者網:在這種情況下,大陸對臺戰略會不會做出調整?

金燦榮:對大陸來講,要保持淡定,這是一個很好的窗口,我們可以瞭解臺灣的內部一些變化,包括美國在臺灣影響力的一些變化。但我們推進祖國統一的目標不要有任何變化,按照我們的節奏方式穩步推進,軟的更軟硬的更硬,更加註重實效。原來我們的惠臺政策確實被中間人賺走了很多差價,特別是年輕人沒感覺。現在我們也意識到這一點,開始想一些辦法,大方向肯定是對的,但在技術層面怎麼落到實處,可能還要下功夫。方向沒錯,做細一點,在國際上、軍事上、理論上做統一準備,這個一點也不要鬆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