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對接粵港澳大灣區,爲何說韓國瑜還沒參選格局就已超出2020年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23日 15:05   鳳凰網

22日,備受矚目的韓國瑜首次“登陸”訪問如期上演。韓國瑜此行的意義有哪些,又將對2020年地區領導人選舉帶來哪些影響?

強勢壯大高雄朋友圈

22日中午韓國瑜飛抵香港,隨即拜會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雙方相談甚歡,都期待未來更緊密交流,隨後共進午餐。

韓國瑜表示,高雄會持續加強與香港及大陸城市之間交流互動。他並表示,高雄今年要推中英文雙語教育,香港可作爲借鏡學習的對象。林鄭月娥則說,香港對外進口的農漁產品需求很大,未來將與高雄有很大的合作空間,她也期待韓國瑜多在香港推廣,進一步拓展雙方交流。簡單說,高雄和香港之間原本就有可觀的合作空間,而這二人能抓住合作重點,也有合作意願。

23日,韓國瑜將前往澳門,並拜訪行政長官崔世安。同時,關於國臺辦主任劉結一將與韓國瑜見面的消息一直是近期兩岸媒體關注的焦點,至於會面地點則有廈門、澳門等說法。兩會期間,對於韓國瑜訪陸,劉結一簡潔有力地表示:“歡迎他過來”。

22日在被問及此事時,韓國瑜表示:“我們尊重所有城市的安排,不做任何的揣測,因爲最後計劃更改的話,變成往臉上貼金了,就不好意思了。”他也繼續重申,“我們尊重所有城市的安排,抱持着誠懇的心,跟所有四面八方的朋友來接觸。”

這個回答似乎有點避重就輕,事實上很有水平。一方面,留足了靈活應變的空間,防止被對手負面操作。另一方面,韓國瑜在表達對大陸方面尊重的同時,也避免因體現自己傾向造成不必要的麻煩。畢竟,藍營政治人物訪陸總不免給綠營操作議題的機會。因而,韓國瑜此舉可謂“身段放低,姿態卻很開放”,是一步好棋。

外界注意到,韓國瑜先後會見兩位特首,之後又有可能會見國臺辦主任。這一規格明顯不是一般臺灣市長能及,其受到的重視程度不言可喻。

經濟之旅更能突出政治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高雄市府將此行定調爲經濟之旅。韓國瑜對外釋出的各種信息也總是圍繞“拼經濟”“發大財”等關鍵詞,強調此行“只談經濟、不碰政治”。

事實上,韓國瑜的“經濟牌”收到奇效。“只談經濟,不談政治”不僅能讓他儘可能避免因訪陸行程而被綠營借題發揮。更重要的意義在於,韓國瑜正是靠着“高雄拼經濟,讓臺北拼政治”的口號翻轉高雄。在當選之後,韓國瑜爲高雄做的每一件實事,都代表他沒有忘記對選民的承諾,而這正是他最大的政治資本。

換言之,對於現在的韓國瑜來說,拼經濟就是最大的政治。所以韓國瑜越不談政治,越拼經濟,他在政治上也就越有空間,越能反擊那些對他可能離開高雄的批評,在可能的2020年選舉中居於越有利的位置。

試想,韓國瑜一直拼經濟,賴清德和蔡英文卻還在拼政治,選民作何判斷?

對接大灣區兌現競選承諾

其實,當島內政治人物圍着2020年轉時,韓國瑜早已把目光瞄準了更大的平臺。

上任不久後,韓國瑜便打算推動高雄成立“自由經濟示範區”。當時有學者直言此爲高招,表示高雄想與全世界做生意,不能忽略大陸市場,設“自貿區”目的不僅在於租稅優惠、行政簡化,還能促成點對點產品對接,可實現“貨出去、發大財”的競選承諾。

遠在馬英九時期,中國國民黨就曾提出自貿區計劃,但因綠營長期“抹紅”而無法進行。目前正值全球貿易結構重組時期,而蔡英文執政下的臺灣既無緣美國提出、日本接盤的CPTPP(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又對大陸積極倡導的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採取消極態度,長此以往,臺灣將有自外與區域經貿體系的危險。

如今,人口超7000萬,經濟總量約10萬億人民幣(約爲臺灣的2.7倍)的粵港澳大灣區有望成爲RCEP經濟圈的中心。關於高雄對接、加入“大灣區”的呼聲此起彼伏。而現在,韓國瑜已經開始將對接大灣區付諸實踐了。

從其團隊挑選的四個城市來看:香港、澳門、深圳、廈門。前三個是粵港澳大灣區的核心城市圈,第四個則是同在大灣區輻射範圍,且在兩岸關係中意義特殊的海西經濟特區。

如此一來,通過點對點產品對接,韓國瑜不斷兌現“貨出去、發大財”的承諾。在綠營執政的大環境下,以地方官員之姿取得這樣的成績,臺灣其他縣市長很難想象。接下來的幾站還會有什麼驚喜,選民都將看在眼裏。

跳出臺灣2020年進退有據

由此可見,韓國瑜早已跳出臺灣,2020年選舉都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其一,目前在所有2020年競爭者中,韓國瑜不僅是唯一一位把訪陸放在訪美行程前的人,也是唯一一位得到大陸、美國共同看好的人。

其二,通過率先、唯一訪問大陸,並將高雄“手動對接”粵港澳大灣區。韓國瑜已鎖定自己在兩岸關係中繞不過去的位置。

對比之下,目前朱立倫、柯文哲先後訪美,尚無“登陸”跡象,蔡、賴更無機會打開兩岸關係之門。而韓國瑜在訪陸行程結束之後,又將啓程訪美,並與鄭文燦、柯文哲等拜會美方官員、智庫的行程做出區分,重點放在招商及哈佛、斯坦福大學等學府演講。

那麼,如果2020年不得不接受徵召代表國民黨出戰,韓國瑜仍是國民黨毫無疑問的最強棒,近日連朱立倫也暗示願意支持。

如果選擇更穩妥的方式,把高雄市長任期做好做滿,那麼以其現在遠超市長的格局和實力,韓國瑜不僅是藍營頭號輔選大將,下屆地區領導人無論誰當,都不得不敬他三分。

總而言之,“韓流”異軍突起不是沒有理由的。它代表臺灣民衆對於藍綠“比爛”的唾棄和選舉政治的厭倦。韓國瑜自我打造“土包子”“賣菜郎”的形象和三句不離“拼經濟”的語錄,爲何能橫掃藍綠主流政治人物,這不僅值得起於草根的民進黨深刻檢討,也值得自視精英的國民黨大佬們反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