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兄長稱黃智賢節目不可能被當局打壓 黃智賢:他是被逼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29日 17:01   鳳凰網

黃智賢主持的政論節目《夜問打權》28日播完最後一期。

28日晚,島內知名媒體人黃智賢主持的政論節目《夜問打權》迎來最後一期。在最後一期的節目中,黃智賢與節目嘉賓談論了“臺灣人就是中國人”的話題。黃智賢還喊話蔡英文,《夜問打權》會變成“夜問不會停”、“夜問繼續權”,“不是禮拜一到禮拜五,是禮拜一到禮拜七”。

 

黃智賢(節目視頻截圖)

新黨新媒體召集人蘇恆在節目中說:網絡上最常講“臺灣是自備狗糧的看門狗”,每次看到美國就“卑躬屈膝”,可是現在全世界唯一一個敢跟美國“叫板”的政府就是大陸,只有大陸敢跟他們(美國)直接開嗆,“今天我捍衛我們的尊嚴,我捍衛我們的權利,所以今天美國怎麼談都沒關係,大家要談就談,要戰就戰,我們沒在怕的。”

 

蘇恆(節目視頻截圖)

蘇恆接着說,“如果說今天兩岸可以合作在一起,我們是一個國家,我們不就背靠大陸嗎?我們看到美國需要卑躬屈膝嗎?我們是不是可以有尊嚴的站在美國人面前,跟他講我們不需要在依靠着你。所以爲什麼我們要把自己弄得這麼委曲求全。”

臺灣資深人媒體人鄭師誠則在節目中表示,島內政治人物只要提到“中國人”這幾個字,就會被攻擊“親中賣臺”、“思想裏有紅色成分”、“一定收了大陸的好處”,他感嘆,“我們明明就是一箇中國,我們明明就是中國人,但是你就不能講我是中國人,這是臺灣的悲哀。”

 

鄭師誠(節目視頻截圖)

黃智賢在節目中提到,這就是爲什麼《夜問打權》一定要被砍掉,“因爲我們每天都在講‘我是中國人’”。黃智賢說,“今天(28日)是《夜問打權》被迫中斷最後一期”,她向節目觀衆表達感謝,並呼籲,爲了臺灣有一個和平的機會,臺灣民衆要讓民進黨當局下臺。

 

黃智賢(節目視頻截圖)

節目最後,黃智賢對着鏡頭正面喊話蔡英文:“《夜問打權》會變成‘夜問不會停’、‘夜問繼續權’,蔡英文,不是禮拜一到禮拜五,是禮拜一到禮拜七,再見。”

27日,島內傳出《夜問打權》因爲蔡英文當局施壓而即將停播的消息。停播理由有四:主張“一國兩制”和平統一;批判蔡英文太兇;揭穿民進黨操作“反中”目的;深度分析臺當局“國安法”修法背後的“惡法”。

隨後黃智賢接受環球網記者採訪證實,“停播”的消息屬實,四個停播理由也基本無誤。黃智賢說,《夜問打權》每一天都被施壓。三次更換頻道,從黃金頻道被移到比較差的頻道,但收視還是很好,然後再被移到更差的頻道,但仍有這麼大的影響力,讓民進黨這麼痛。

對於《夜問打權》停播,黃智賢也預告表示,她將在網絡上另開新節目,支持和平統一、反對“臺獨”。她說,《夜問打權》就是因爲堅持立場才被叫停,而辦新節目證明他們沒有辦法打倒我,越打我,我就越強大,越受歡迎。我相信很多人會支持我,而且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支持我。支持的人比打擊的人多,我們纔會贏。

 

 

“我已經預見,但我沒想到這麼快。”臺灣作家、知名政論節目主持人黃智賢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稱。

 

黃智賢

6月28日,她在中天電視的政論節目《夜問打權》正式停播。

“(停播)消息出來後,各方採訪,讓我幾乎每個時間都在講話,回答問題,我還要最後把兩天節目做完,幾乎連睡覺時間都沒有。”黃智賢說。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夜問打權》是臺灣中天電視製作的一檔政論談話性節目,也是臺灣政論節目中唯一以公開主張“統一”和反對“臺獨”爲核心的電視政論節目,2016年7月14日起於中天新聞臺播出。2017年3月13日起,該節目改於中天娛樂臺播出,並改由黃智賢單獨主持。

黃智賢主持的《夜問打權》特點也是敢說真話,敢於戳破民進黨“自由、民主”的謊言。最關鍵的是,該節目引用大量法律和證據來論證臺灣就是中國人,臺灣就是中國的一部分。

如此旗幟鮮明的政治主張,讓《夜問打權》每期都能戳到民進黨當局和“臺獨”痛處,這也打擊到蔡英文當局的“核心價值”。

近年來,該節目播出一直都在被施壓,三次更換頻道,未曾想依然保持很高影響力,受到全球華人的關注。

“讓民進黨很頭痛,只能停我的節目。”黃智賢稱。

她認爲,民進黨正在臺灣製造一種只有“臺獨”言論自由的輿論環境,任何主張兩岸統一的聲音均會被打壓。事實證明,當前民進黨正在急切地用法律手段讓臺灣進一步“綠化”。

“我要辦新節目證明‘臺獨’沒有辦法打倒我。”黃智賢稱。

【對話黃智賢】

“蔡英文政府並不只是內政上的錯誤,她在兩岸關係上的錯誤更加嚴重”

澎湃新聞:聽說《夜問打權》開播以來一直面臨壓力,請問民進黨當局是用什麼手段給電視機構施予壓力呢?

黃智賢:《夜問打權》是最悲情的政論節目,開始第一集到現在都面臨打壓的狀況。他們有時通過廣告商來給予壓力,或者用行政程序,或者NCC(臺灣通訊傳播委員會)來罰款,如果持續不改善,他們會有權撤掉節目的執照。

澎湃新聞:如何定義“不改善”呢?

黃智賢:所謂的不改善,就是他們叫你往東,你卻偏偏往西,就叫做不改善。現在他們有太多種方法了,現在臺灣媒體也都知道,有時主管機構打一通電話來,可能電視臺就害怕了。通常電視臺接到來自政治上的壓力都會告訴我,而每一天,我都是頂着這樣巨大的壓力在做節目。我在《夜問打權》之前還有一檔節目叫《網絡酸辣湯》,也是突然間因政治原因被關掉了。

澎湃新聞:我們聽說,《夜問打權》在中天電視播出過程中,也是多次換頻道,請問這影響節目的收視率了嗎?

黃智賢:在不到三年的時間,我們被迫換了三個頻道,從最好頻道52臺,由於是最黃金的頻道,收視率很好,突然間馬上被換到比較差的頻道,沒想到在比較差的頻道收視率還是很好,不到7個月,我們又被換到更差的頻道,即便如此收視率還是經常會排在前面。

澎湃新聞:你的節目停播後,此事在海峽兩岸產生很多影響力,我看臺灣媒體和知識界都保持着一種曖昧態度,你對此怎麼看呢?

黃智賢:在臺灣除《夜問打權》外,其他支持統一的節目並不容易看到。有的電視臺側重於支持韓國瑜,至於對蔡英文當局的批判,並沒有很核心,只是批評蔡英文政府對老百姓如何不好什麼的,但對“臺獨”批判很少。這幾年,蔡英文政府並不只是內政上的錯誤,她在兩岸關係上的錯誤更加嚴重。

我們是所有節目裏反“臺獨”最強悍的

澎湃新聞:你認爲臺灣知識界和媒體界部分人士的沉默,背後是什麼原因呢?難道是對“一國兩制”還不理解嗎?

黃智賢:不止是這個原因,而是恐懼。這次《聯合報》刊登了節目被迫停播消息後,6月27日蔡英文就寫文章否認了,不但否認,還指責記者寫假新聞,而且組織“網絡水軍”攻擊記者,要求報社解釋爲什麼做假新聞。這明明不是假新聞,可是臺灣其它媒體並不敢大肆討論此事,只有綠營媒體在操縱議題,聲稱不是蔡英文在打壓,而是別的原因,要麼是節目太紅了,有人不高興,要麼說節目沒人看,沒市場,這是“臺獨”的操作手段。他們用謊言來操作,卻不需要提供任何證據,就能達到羞辱我的目的,轉移蔡當局打壓言論的事實。

澎湃新聞:這兩天,你的兄長黃偉哲(現任民進黨籍臺南市長)對媒體說你的節目“不可能”被當局打壓,你認爲他是根據什麼情形來講出這番話的呢?

黃智賢:我不認爲他知情,我認爲他是被迫出來講話,因爲每個人都知道他是我哥哥,民進黨當局施壓停播《夜問打權》這事太難看了,對臺灣民主政治是非常丟臉的事。我猜測他們給黃偉哲施壓,叫他出來說沒有此事,這是非常實用的手法,給外界感覺你哥哥都出來說沒有這個事了,但問題是,他出來又代表什麼呢?我的節目確實被關了呀。

澎湃新聞:他們這麼做,是否說明此事也讓當局和“臺獨”感受到壓力?

黃智賢:對,他們就是想把此事帶往另一個風向。這件事(停播節目)不止在兩岸和全球華人都產生了很大影響。民進黨之所以赤裸裸的打壓,因爲我們是所有節目裏最強悍的反“臺獨”的,直攻民進黨的核心,讓他們在操作意識形態時會有很大的破口。

澎湃新聞:我們注意到,你的節目內容不只是探討兩岸關係,對國際局勢也很關注,爲什麼如此呢?

黃智賢:的確,很多人以爲我們只是一檔每天在喊統一的電視節目,其實不是的,我的節目在關注“和平統一”和“一國兩制”議題外,對中美貿易、臺日關係都給予了相當大關注。比如談到中美貿易,臺灣一些節目也可能會講到美國又如何、大陸又如何,好像站在一種看笑話的立場,只有我們的節目纔會仔細分析,讓觀衆看完後對大陸經濟更有信心。我們的節目有大量證據和資料,太多民進黨想要掩蓋的新聞,當我們找出新聞真相後,這對民進黨就非常痛苦。

 

澎湃新聞:我們看到很多大陸網友,希望你能到大陸來製作節目,請問你有此考量嗎?

黃智賢:《夜問打權》在大陸並沒有落地,大家看的都只是片斷,所以我希望我可以做一個節目,既可以在臺灣播出,也可以在大陸播出。如果能有一個節目在大陸播出的話,我非常樂意,也希望有更多朋友支持我。因爲“臺獨”在打擊我們,如果“臺獨”打擊我們成功了,那就會鼓勵更多“臺獨”,就會讓更多的臺灣“統派”灰心喪氣。如果是“臺獨”打擊我,卻有更多的人支持我們,這就會讓“臺獨”覺得打擊我,反而激起更多同情,更多支持,更多力量來反“臺獨”,如果這樣,我們才能得勝。很簡單,一個邪惡、錯誤的事,我們怎麼可以讓他們贏呢?

來源:環球網/大圈、澎湃新聞/韓雨亭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