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力挺管中閔 韓國瑜:我們不能再沉默。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02日 10:00   聯合新聞網

高市長韓國瑜。記者蔡孟妤/翻攝高市長韓國瑜。記者蔡孟妤/翻攝

  挺臺大校長管中閔,高雄市長韓國瑜今晚在臉書發文說,今天的臺灣,沒有民主自由、沒有公平正義,只有一個「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綠色執政,只有一羣「以民主進步之名、行專制退步之實」的國之妖孽。他也和管一樣被一羣喝著納稅人的血、吃著反對者的肉的豺狼虎豹起而攻之,更可怕的是,整個臺灣在這些豺狼虎豹的手上停滯虛耗,臺灣2300萬人民,除了少數的既得利益者,誰不是這些爭權奪利招招狠、治理國家沒半步的受害者?

  韓國瑜臉書發文「我是臺灣人,我們不能再沉默。」當他從電視上看到管中閔校長孤寂落寞、卻又堅毅不屈的身影時,他覺得臺灣引以爲傲的民主自由又有一塊角落轟然坍塌。

  韓國瑜說,今天的臺灣,沒有民主自由、沒有公平正義,只有一個「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綠色執政,只有一羣「以民主進步之名、行專制退步之實」的國之妖孽。

  他說,他也走過和管一樣的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我們,被一羣喝著納稅人的血、吃著反對者的肉的豺狼虎豹起而攻之,其實這些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我們親眼目睹許多才德兼備的治國人才都在這些豺狼虎豹的利爪中埋沒退場,我們也親眼目睹著整個臺灣在這些豺狼虎豹的手上停滯虛耗,我們更清楚地看到,臺灣2300萬人民,除了少數的既得利益者,誰不是這些爭權奪利招招狠、治理國家沒半步的受害者?」

  韓國瑜並分享德國神學家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öller)的詩《First They Came...》

  「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爲我不是共產黨人。

  當他們抓社會民主主義者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爲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抓工會成員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爲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爲我不是猶太人。

  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

  再也沒有人站出來爲我說話了。」

  韓國瑜說,管中閔先生說他希望是受到政治迫害的最後一個人,「我也希望他是,但我知道他不是,除非我們一個一個願意站出來,願意爲這個不願同流合污、不願屈服強權的臺大校長站出來發聲,不只是爲了臺灣的校園民主、不只是爲了臺灣的司法正義、不只是爲了臺灣的民主自由,更是爲了有一天當你擋了這些豺狼虎豹的財路而被窮追猛打的時候,也會有2300萬人爲了你的清白無辜、你的尊嚴權利站出來發聲」。「我是臺灣人,我挺管校長。我是臺灣人,我們不能再沉默。」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