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華裔二代移民寫給自己的信:打破代際創傷的循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0日 06:47   僑報

【僑報訊】此前,非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引發全美抗議種族歧視的遊行示威浪潮。同樣作爲少數族裔的華裔,卻因沉默的文化個性被貼上“模範少數族裔”的標籤。然而,華裔二代移民鍾青青(Catherine Qing Zhong)曾三次前往西雅圖參加市中心國會山區舉行的抗議示威活動。她表示,作爲第二代華裔,這些事件對她的成長和處理代際創傷有着深遠的影響。西北大學校報《每日西北》(The Daily Northwestern)7月9日刊登了她寫給自己的一封信,摘譯如下:

親愛的,作爲年輕華裔的我,

我知道你從不喜歡數學。是擔心因爲你數學成績差遭到別的孩子嘲笑嗎?還是因爲你本來就討厭它?又或是因爲別人告訴你,你不夠像亞裔,你欣然接受了這個說法?

也許你已將這個說法內化了——因爲他們這樣說,所以你也選擇這麼去做。你不會知道這只是種族主義的一種形式,也是你內心潛藏的恐懼。

你在西雅圖的一所精英私立中學就讀,那裏大多數學生都是白人。你無法粉飾廣東人生來的膚色,所以你靠大學申請“刷白”自己。上學時你的第二語言選擇了法語而不是中文;直到10歲,你才開始學習如何使用筷子;你說自己最喜歡的食物是意大利麪和肉丸,但實際上最愛的可能是廣式蛋撻。

然而,你不是白人。儘管你試圖說服自己,數學考砸會讓人們停止取笑你,但他們從未真的停止。

這些不是我實際想要表達的。我想說的是沉默。我們很沉默。我很沉默。我不得不保持沉默。我們的父輩、祖父輩及此前的一代代人都一樣沉默。

我們這一代人從祖輩中承襲的不只是DNA,也承襲了慣於沉默的文化。我們“理想旁觀者”的文化被壓迫我們的白人貼上錯誤標籤,我們被稱爲“模範少數族裔”。請記住我們的故事:

二戰期間,當日本人入侵中國時,我們的祖母生活在深圳附近的一個小村莊。她是在日軍侵入中國南方時出生的。那時,祖母只有幾天大。家人們逃入山林時,她被遺留在一條奔涌的大河旁。帶着哭泣的嬰兒逃亡意味着全家人將難逃厄運。

因此,她不得不保持沉默。從出生那一刻便註定了。

然而,我不是中國公民,我是在“白化”的西雅圖長大的美國公民,但這種代際創傷仍然縈繞在我的腦海。在我所有的白人朋友都去參加遊行抗議時,他們有父母支持,還受到白人特權的保護。我對此無法理解,也感受到脆弱。

那就是你,年輕的、作爲華裔美國人的你。但隨後,你決定前往國會山參加佔領抗議。

作爲亞裔,敲開黑人和原住民開墾的土地之門是一種複雜的體驗,因爲這些領土從未屬於你。你發現抗議活動實際上是一個羣體,而不單單是個區域,也不是集體聚會,或是定期舉行的抗議活動。

參加抗議遊行的第二天,你再次回到了國會山佔領區。你沒有在Instagram上發帖。你沒有積極抗議。全國大事件的消息也沒有傳到你的耳朵裏。

但是你打開了心扉。你選擇打破代際創傷的循環——來到抗議現場,發聲、學習。你選擇體驗那些傷痛。

此時此刻,還有更多事等你去做,不用等你有更多金錢、更多時間或更多資源時才付出行動。你可以選擇付出你所擁有的,其中包括愛。心的容量總是可以增長的。

所以,我問你,你將如何安放心中的愛呢?

你會將所有的愛保留給自己?保留給親人?保留給外表和行爲像你的人?還是會盡全力將愛與儘可能多的人分享?

你要講述自己的故事。爲慣於沉默的文化背景留出空間的同時,你要意識到自己擁有着在心中容納其他東西的權利。

你有權利分享你的故事,你的旅程,你的愛。因此,請分享它。

鍾青青(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