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2020年:對抗反亞裔、反非裔種族主義的好時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29日 07:06   僑報

【僑報訊】150多年前,當第一批中國移民抵達加州,開始從事橫跨大陸鐵路(Transcontinental Railroad)的建設工作時,美國社會就出現了反亞裔種族主義。長期以來,亞裔美國人很容易成爲人們指責的目標,而新冠肺炎疫情更是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的最新例證。非裔、拉丁裔和土著羣體同時站出來爲正義而戰,這僅僅是巧合嗎?科羅拉多大學波爾得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Boulder)人文與藝術中心主任、種族研究教授珍妮弗·何(Jennifer Ho)接受了美國醫學會倫理學雜誌(AMA Journal ofEthics)的專訪,探討了她對反亞裔種族主義根源的認識,講述了亞裔美國人與受系統性種族主義影響的其他有色人種的共同經歷。

圖爲4月6日,紐約法拉盛華人社區,一名女性頭戴防護面罩行走在街頭。(圖片來源:中新社)圖爲4月6日,紐約法拉盛華人社區,一名女性頭戴防護面罩行走在街頭。(圖片來源:中新社)

寫入法律和語言系統的種族主義

美國醫學會新聞(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7月28日報道,針對有色人種的系統性種族歧視可追溯到美國第一部移民法,即1790年的《移民歸化法》(Naturalization Act)。該法律規定,可獲得美國公民身份者僅限於“任何自由的外國白人”。而1882年的《排華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更拋棄了興建橫跨大陸鐵路的中國移民的利益。二戰期間,對日裔美國人的拘禁則是前總統羅斯福的一項行政命令引起的。

珍妮弗·何指出,反亞裔種族主義除了被編入美國法律、獲政府權威默許外,人們日常使用的語言中也潛藏着種族主義。

她說:“我們在稱呼亞裔爲亞裔美國人(Asian Americans)、或稱非裔爲非裔美國人(African Americans)時使用的斷句就意味着,美國社會存在對真正的美國人是誰這一文化假設。”

舊偏見的“新衣”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重新揭開了這些已潰爛的傷口。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許多美國成年人(約佔受訪人羣的2/5)表示:“現在,人們對亞裔發表種族主義言論或提出種族敏感性看法的頻率比疫情暴發前更高。”

包括美國醫學會在內的機構和組織已指出,種族主義已成爲一項亟待解決的公共衛生威脅,它同時也阻礙了醫療公平的發展,並且成爲實現良好醫療服務的障礙。換言之,種族主義是一種系統性沉痾。

“種族主義沒有癌症那樣的病理。但就像貧窮一樣,它會給健康帶來更糟糕的後果。”珍妮弗·何指出,黑人、原住民和拉丁裔美國人正經歷着種族主義引起的大範圍醫療不平等,而這對於大部分亞裔美國人來說尚未經歷過。“但當下的情況是,亞裔美國人正在經歷新形式的種族主義。他們擔憂會受到人身傷害。”

“我們永遠需要盟友”

上述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報告還顯示,有38%黑人成年人表示,疫情暴發以來,由於種族的緣故,有人表現出與黑人相處不自如。相比之下,只有13%白人成年人有類似感覺。另有20%黑人成年人擔心有人會對其進行威脅或人身攻擊。

珍妮弗·何表示,亞裔美國人與非裔美國人共同抗擊種族主義的經歷令2020年成爲教化社會的好機會。

“如果您是亞裔美國人,之前從未認真考慮過種族和種族主義,但如今卻意識到自己已成爲種族歧視的目標,那麼我希望您藉助當下的機會,思考影響亞裔和其他終須長達及世紀的系統性種族主義。”珍妮弗·何說。

她補充說,亞裔與非裔活動家之間有着長期的友好合作關係,例如在民權運動期間,亞裔美國人河內山百合(Yuri Kochiyama)和李玉平(Grace Lee Boggs)曾與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和馬爾科姆(Malcolm X)一起爲抗擊種族主義而戰鬥。

“只有一個羣體參與的社會正義或人權運動是無法取得成功的。”珍妮弗·何說,“我們永遠需要盟友。”(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